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产品设计

他们雇佣我们,我们设计产品 »

开学第二天,周日,大家陆续返校。可有做事的心情?大致需要调整,看到有些同学格外不想讲话。

只言片语而已,不是正经做博客的心情与时间,闲话便不多说,茶点一般的小文一篇。“I’ve stopped designing for designers”,Michael Peraza。

作为数字产品的界面设计师,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时期。这个行业相对还很年轻,很多所谓的“标准”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成熟,甚至每隔数月便会有所演变。相信很多人有着类似的感受,那就是我们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抉择着自己的工作目标 - 究竟要面向产品与用户脚踏实地的构造上乘的体验,还是以老板、评委或其他设计师的审美为目标来精心创作美观的“作品”?

眼见为实的产品设计 »

倒是个秋天味道十足的周末,除了没有遍地的落叶。说起来也是常年被上海的气候折磨到失去了一些底线,仅仅因为气温伴随着一轮所谓的冷空气而降至最高31度,便几乎要大呼小叫到“好凉快,的确舒适又怡人”,而转眼看看北京、天津的下周天气预报,才略为尴尬的忆起自己在最初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所熟悉的“夏末秋初”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所谓入乡随俗,入了也有十多年,可以真切自然的随起来的却少之又少(什么么,分明是越来越少),对于“气候”这种既然生存就永远无法脱离干系的基本要素都要几年如一日的在几乎每个周末絮絮叨叨的抱怨一番(有些看上去只是中性的描绘,但抽象到本质也无非是“什么么,又湿又晒的鬼天气呢”一类),我也着实应该认真反省才是。然而说起来,追溯至十到十五年前,无论考取上海的院校,还是全家搬迁并落户,究其根本还是有着“实现爸妈叶落归根的夙愿”这个层面的原因;至于自我的角度,则并不能看到什么实际的动机,或是曾经有,而如今忘却了也未可知。总之整件事仿佛一场误会,时至今日无论对于双亲还是自己都更显尴尬。

本不属于这里,本不属于沪上文化所孕育出的任何生存与价值体系。而严格讲来对于“究竟属于哪里”这样的问题也难以回答,若如今得以回归北方城市,便当真可以释然与安心么?也未可知 - 简直一副归属感尽失的样子。唯一可以勉强确认的是在人生最为纯真的阶段所结识的一票故友还真真切切的生活在京津区域,若自己得以叶落归根,则至少不会形同如今这般孤独。

是的,孤独就是孤独,故作无畏的否认和回避这两个字并不会让人生显得更强大更洒脱。

(转)访C7210:站在VR世界大门前的UX设计师 »

确实曾有一些充斥着凌波丽与Bjork的夏日。

坐在茶水间看着窗外,一只黑鸟落在了外面的路灯上,左顾右盼着,即便有车经过也毫不慌张,仅是前后挪动几下,抖一抖翅膀。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很忌讳这种黑鸟。似乎在一段时间里(直到如今),每逢看到它们,接下来便会遇到不那么让人开心的事。

最初以为是乌鸦,但无论外形还是叫声却都不像,至今也不是很清楚究竟是怎样一种鸟类。这些家伙总唐突的出现在视野当中,譬如当我正站在阳台上眺望窗外时,便会从不知什么地方冲出一只来横着从眼前飞过;或是准备走出小区大门时,又会有一只从正前方俯冲着向我飞来,甚至连翅膀上的羽毛都可以越发清楚的看到;亦或是像之前在动物园散步时那样,莫名其妙的降落了一只到小路上,就在我身前几米处慢悠悠的向前踱步,我几乎可以确定它还会走几步便回头看我一眼,像是在说,“我又来了哦,你咬我啊”,一类。

我敲了两段字,只为描述一种我甚至叫不上名字的黑鸟。

之前的一周很漫长,不知是因为满脑子只想着等到周末这样得出一些空闲敲敲字,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宇宙现象发生,总之相当漫长,回头看看却也没有发现曾忙出过什么正经的名堂。不,绝不希望通过“无聊”这个词来概括如此的状态,我一定是花费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来忙于一些“过程当中”的事情,譬如开始看最近的第三本村上春树的杂文集子、搜罗文章、最后打磨两遍Designing For Touch的稿子(并准备今晚之前把货全部交掉)、翻来覆去的弹Nothing Else Matters却总会磕磕绊绊(这可是早在2000年就已经学会从头到尾顺畅弹下来的曲子,如今却像个傻瓜一样)。

唯一酣畅一些的“有事”状态就是帮BangWork的同学整理这篇小小的专访。这里删掉了二百多字的样子,只是描述在交货的前一晚怎样因为毫无节制的喝晕然后不得不在转天肾上腺素过载一般的啪啪出几千字的过程。想想看既然是自己产出的文字,所以干脆拿过来作为本周的博客更新好了,但形式上仍属于转载,所以需要在标题及正文中做出相关的声明: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一名UX设计师的VR设计初体验 »

周六午后的六楼茶水间。实际上今天本质是加班来的,不过眼下仍可以自在的一个人坐在这里,敲敲字再看看窗外,风很大的一天。晚点再去开评审会。

说起来,也是挺艰难的一周吧。已三个月,这样的起伏经历了若干次。置身谷底时,时刻心如刀绞的日复一日,好起来些,然后再下坠到更深一些的地方。仅仅反复一两次的时候,似乎还会激励自己;而一次又一次的周而复始,会感到有些徒劳。

想到了在朋友微博里看到一句话:“Pain is temporary. It may last for a minute, or an hour, or a day, or even a year. But eventually it will subside and something else will take it’s place. If I quit, however, it will last forever.”

我相信这些是一个人仍在pain当中时所讲,而非一切过去之后淡然的回头总结,因为你能看到一点绝望当中的求生欲。当然也因为句子当中没有任何过去式。

今天没有任何译文工作需要做,因为这一篇是上周的几天里面抽出零散时间做掉的。这个博客刚刚开始时的几个月其实正是这样的模式,在这四年半当中慢慢才演变成全部留到周末来进行。极坏的状态下要保持更新,必须在平日分摊一些。

说起来,上周也并没有更新吧。去了一个所谓的VR主题乐园体验了一下,还好,其中一个场景至少还算真正的VR互动,而另外两个略水。一些照片放到后文的彩蛋中。哪有这样直接在正文前面预告彩蛋的。

恩,这次仍是VR探索,从设计师职能出发的实战经验漫谈;对比之前的几篇,慢慢可以发现如今的设计先行者们所汇总的东西当中会有一些重要的交集。在尚未实际进入领域之前,通过识别这些交集,我们或许也可以摸到一些关键的东西了。我个人目前还没有能力去做任何偏技术的文章,例如3D方面;在当前阶段,对包括我在内的多数设计师来说,充分的感性认知,以及思维模式的逐步调整才是更现实更重要的。下面进入译文;对原文开篇的作者个人介绍进行了一定的浓缩。

从二维界面到虚拟现实(2) - 基础概念与设计工具 »

并非周六或周日,而是周二夜间于客厅。很少在这个时间更新博客,我知。突然间斑斑跳到桌上讨宠,见我没有反应便自顾自的走到我与屏幕之间,用身体的侧面蹭着我的脸,于是我除了一团会走路的毛以外就什么也无法看到的样子了。

喝了一口冰可乐,继续。这两天有些冷,即便白天在楼顶抽烟也会被风吹的感到无处安身,夜间这样坐在窗前只好将窗子关严。前些天温度较高的时候还会有夏日的飞虫执着的撞着玻璃,以为可以纵身扑向暗黄色的灯光,却一次次的无功而返。

这两天抽了些时间希望尽快将周末开始的这篇“从二维界面到虚拟现实”完结,本来计划分三期,结果一口气做到末尾,于是今天在第二部分便可以结掉了。接下来的周末是五一假期,说不好会怎样安排,希望会做更新,但或许会用睡眠和Halo来打发掉醒着的时间;如今的假期不如平日也不同于往日,多是空洞,只得尽力而为。

和前一篇“初识VR”不同,做到后面这部分的时候,特别是涉及到3D技术的内容,感到陌生的有些胆怯了,不敢和专业行家相提并论,只希望自己少犯些初学者的低级错误。下面进入译文吧。

从二维界面到虚拟现实(1) - 初识VR »

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依然是腾云大厦六楼茶水间。时不时的听到电梯间里叮咚作响的提示音,知道这个时间在这幢楼里还有很多人,但莫名的觉得大家都不在同一个时空层面,不知为什么。

仍在风雨着,天色本就灰暗,到这个时间更是阴沉的几乎压迫下来。于是不急于回去,发掉这篇之后去园区里面的汉堡王解决掉晚饭就可以了。皇堡,可乐换作热红茶,新出锅的薯条,不用任何沙司。只有在确定一会可以吃到的情况下才会放任自己一边饥肠辘辘一边描绘着这些垃圾食品供自己垂涎。

抬头看窗外,一只三花喵迅速的穿过小路,消失在了树丛里面;新绿的枝叶摇摆着,你似乎能看出风的形状,雨不像之前那么大了。一辆黄色出租车停在大楼门口,灯牌忽明忽暗着,像是要坏掉了的样子,司机师傅自己知道吗。

即便是在这样灰暗的傍晚,你仍能看到这个世界当中有很多美丽的颜色,虽然好像离自己那么遥远。

昨天在微博里做了预告,要做这篇From product design to virtual reality了,也算是自己第一次正式接触VR话题吧。全文较长,不给自己太大负担,所以分为三期来做,包括初识VR、基础概念和设计工具三个方面,其中有很多陌生的东西,我尽力而为,希望不会对各位有所误导。我不知道自己能否通过这样的摸索与学习来进入新领域,现实中也看不到任何实践机会,但事情就是这样,好像在跑步机上,你即便在努力跑着,也未必会向前,但如果原地踏步,就一定会被甩下来。

当我们犯错时 - 修复问题,重建信任 »

好的,连续三个周末打起精神回到博客当中写写字,请允许我给自己点个赞吧。

昨天下午到晚间还是摧枯拉朽的风雨,从公司回去的路上眼看着乌云在不远的空中翻滚着向东而去,想到了那句“That cold black cloud is coming down,feel like i’m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Bob Dylan)。而24小时之后舒适的阳光与微风真是让人想要到处走走看看。

但我还是更喜欢看外面的马路被雨水冲刷干净之后的样子。晴朗的日子虽好,空气却不那么清净,到处灰蒙蒙,车辆和行人的一举一动都能扬起尘土的样子。

还是和我一起坐在茶水间听听Tom Waits,时不时看看外面的车来车往,泡杯茶,安静的写写字吧。

当我们犯错时 - 如何知道自己正在犯错? »

上周开始重启译文更新,期间又不断收到各位的鼓励和支持,首先再次向大家表示感谢。

坦诚的说,所谓重启,其实自己并没寄希望于像从前一样每周保持连贯,情绪和身体状况的起伏仍会大到甚至让自己觉得有些好笑,“时间一分一秒的难熬”,但到了周末发现还是有力气继续的,那不坏么,就继续好了。

依然是在公司六楼茶水间(真实视角见上一篇当中的照片),不过终于没有在听几周以来单曲循环的“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新收到一些音乐,来自,叫做什么,Kings of Convenience的很美好的声音。新的、能让自己立刻接纳的音乐,那么久以来并不多见,是值得珍惜的。

是否有在博客里提及过我从一个多月前开始学鼓的事情?每周会有一节课,然后在周末去练习一到两次,到目前大致学过四、五节课的样子,现在可以打些不那么复杂的solo或是跟着真实歌曲练习了。其实这件事想了很久,从来都是找各种借口不去实施;当自己被现实撕扯着重新回到充满变数的世界并开始尝试求生时,才会去“做”,而不只是去“想”。

前方高能。

设计并非艺术(2) - 视觉美学与自我角色 »

我想了一会,但是不大记得往年春节假期晚间通常会听哪些音乐了,于是翻开一张Iggy Pop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发的《Brick By Brick》,有一些很宁静的歌曲。2002年初的春节买到过这张专辑的打口碟,听了一个冬天,而此后的每一个冬天里似乎都会拿出来听一听。

明天才是过年正日子,今天则一方面有着过年的气息,一方面却尚未喧嚣到无法坐下做事的程度。放假或节日之前一天的感觉就是这样有点安心,有点意思。其实和每周五晚上的心情差不多。

讲真,我揣摩在这样的时间做更新的话大体要过很久才会有人读到,所以现在的感觉完全就是记日记,或是和自己讲话,一类。讲着讲着就开始犯困,一类。或许正像有些朋友所描述的那样,开篇总是这样一股子微醺的味道么。

再不说正经事的话我怕自己就要忘记正经事究竟是什么了。我将要在今夜的音乐中睡去。上周发了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设计并非艺术 - 本质区别,本周来做补完。很开心看到很多朋友喜欢第一篇,这是一种好现象,给人希望的感觉。那,祝各位新年快乐,我们进入译文吧。

设计并非艺术(1) - 本质区别 »

又是雨雪交加的晚间,只是周日这般时候才更新博客显得略为违和。

一年365天从清晨忙碌到夜间的人生呢,换得一个哄自己开心的借口,把360换成了One,GTA 5也再一次的撸了起来。狗仔记者刚刚帮我报名了野外小动物拍摄大赛呢。还能抽出时间在不耽误猫事正事的情况下泡泡San Andreas的脱衣舞厅,这也是自己所没有料到的。

说起来,这应该是过年之前的最后一次更新?究竟哪天是过年我现在仍吃不太准,下周六或许还可以再做一次。略长的一篇文章,计划分两期来做,大家方便。之前看到标题便想着拿来翻译,design is not art,简单到没法再简单的道理,却越发觉得被如今太多的设计师们所忽略。第一部分,关于二者的区别。进入译文。

设计与艺术,这两者之间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但本质上却属于不同的学科领域。它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目标、内容来源及实现方式。设计决策无法单纯的经由直觉、看法或自我来达成,谦逊是设计师最应具备的基础心态之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