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产品设计

为什么而设计 »

印象里这是近年来最难翻译的文章,可能就没有“之一”了。Julie Zhuo的“Why Design”。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普普通通的语言,只是感觉有些飘,有些地方能感到女神正在接近意识流的状态,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那样。想到自己时不时在前言里的任性,怕是也够难读的。

全文更像是几篇随笔的集合,内容相关却不是在结构分明的论述某个主题。从幼年得到Walkman,到帮助妈妈做科技类家务,到“设计师”的定义、唐·诺曼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产品设计意图、Discman。倒也无需多想,片刻闲暇时跟着文字飘下去就好,其实主线就在那里。

下面进入译文。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二期 »

感谢所有在征集问题期间给予我和Beforweb支持的朋友们。

最终选定了22个问题进行回复(见本文末尾的清单),其中关于“C7210”究竟是什么鬼名字、对于现在视觉和交互逐渐融合的UX/Product Designer岗位的看法、最喜欢的产品等问题已经在第一期当中进行回复,之前错过了的朋友们不妨稍作回顾。

今天放出Ask Me Anything互动活动第二期,包括四组问答。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一期 »

认真脸。上周五突然发起Ask Me Anything互动活动,两天之间真切感受到了各位朋友的热情,先道声谢了。在目前收到的所有问题当中挑选出了如下17个确定进行回复交流(实际顺序可能有所调整):

  1. 所以说“C7210”究竟是什么鬼名字…(本期)
  2. 小C的第一篇译文是在什么样的心境和场景下完成的?(本期)
  3. 请问对于现在视觉和交互逐渐融合的UX/Product Designer岗位有什么看法?(本期)
  4. 最喜欢的产品是哪一款,为什么?现在有没有很想做的项目?(本期)
  5. 用VR能做到的很极致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6. 你为什么对于建构一个完全个人的世界如此着迷,诸如打鼓、VR…
  7. 请问有没有遇到不知道怎么做下去的时候,比如专业性很强的场景,该怎么推进?
  8. 如何提升在交互领域的专业度呢?有什么好的B端产品的设计建议没?
  9. 如果要进BAT的UED团队,我需要掌握哪些核心技能呢?
  10. 我是平面设计师,不太了解交互,想问交互设计师平时的工作是什么,主要用到的软件都是些什么?
  11. 有什么免费好用的素材管理工具呢?最近做设计好累啊,大神神,有啥方法可以瞬间觉得充满了能量。
  12. 越发感觉专注很难,你是如何保持学习的持久性的?能说说你的自律情况吗?
  13. 你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的人吗?这个问题是我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脱口而出的,现在回想起觉得有点不太尊重别人(捂脸)。
  14. 我是一名研三的学生,研究方向为交互设计,明年毕业也会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交互设计关注您的博客很久了。看到您在征集问题,自己有一点疑惑,请问您,交互设计也一定要去关注各种设计实势吗,问题的缘由是平时工作量大,回到家中想放松一下,不想去刷各种设计公众号。
  15. 来问问题嘻嘻,想知道你做Beforweb时遇到的最有趣的事情(或者人)是什么?
  16. 请问你有多少只不重样的企鹅公仔?
  17. 请问如何归纳出比较系统的交互设计知识框架?比如以考试为目的。

而对于另外一些有趣的有些过头的问题,譬如“最喜欢的体位”一类,只能说声抱歉无法给予回答了。

C互动 - Ask Me Anything »

之前在公众号做了三期“Julie Zhuo有问有答”,有朋友建议我也搞搞这样的AMA互动;试试也无妨?

所谓AMA,即“Ask Me Anything”,只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说法,其实并不敢以“回答问题”的态度自居,自己的所知所能实在有限,所以本质更在于“交流”,而非“问答”。有时在评论或消息当中看到一些朋友抛出的讨论话题,也真是会让自己思考许久并有所收获。

开始收集问题:请直接通过Beforweb公众号的对话界面将问题发送给我,形式为“#AMA# 问题内容”,譬如:

#AMA# 请问“C7210”是什么鬼名字?

第一轮问题收集的截止时间是下周二(12月6日)之前

一些必要的说明还请关注:

  • 问题不限于产品/交互设计等专业领域,但专业话题更具分享和交流价值。
  • 我会根据问题的实际数量和质量,阶段性的选择最具代表性或最有趣的进行回答与交流。如果提出问题而没有得到答复,还请见谅。
  • 在时间精力允许的情况下,会尽自己所能的详尽回复,并在Beforweb公众号及博客放出。
  • 由于公众号的消息有会话时长限制,所以如果希望在第一时间收到入选及完成回答的消息,还请留下个人id便于联系。
  • 最终解释权一类的鬼归主页君所有。

“Waiting for you.”(有谁知道这是哪款经典恐怖游戏当中的OST?)

Julie Zhuo有问有答 »

文中所有来自Medium的文章链接均需跨墙。

Julie Zhuo,Facebook产品设计VP,美食、游戏及文字爱好者,主页君C7210心中的女神之一。

Julie Zhuo在Medium发表过多篇影响力巨大的的文章,由Beforweb带来的译文包括“眼见为实的产品设计”、“设计与制约”、“向产品经理学习”、“产品设计当中常见的5个误区”、“关于设计原则的思考”等等。

本文来自Julie Zhuo受TheNextWeb.com的邀请而进行的AMA活动(Ask Me Anything),共包括八组问答,下面进入正文。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设计实战六原则 »

最近,我(英文原文作者)开始了为期十周的VR设计集中式培训。期间,最令我兴奋的莫过于可以使自己过去几年间在动画设计工作中习得的技术能力得到进化和重塑,重新思考设计流程,以适应全新的领域。

在第二堂课中,我们以小组的形式进行实践,任务是将传统的即时战略游戏模式(帝国时代、魔兽争霸等)移植到HTC Vive提供的VR体验环境当中。构思时间只有二十分钟,我试着在16x9的网格纸上绘画故事板草图,然后很快意识到,相比于日复一日所熟识的工作领域,面向VR的设计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事物。

对于实体屏幕的界面设计,我们习惯于从二维外观表现及操作感受的角度出发来思考,而在VR项目中,你需要面向三维场景综合考虑人机互动、视觉呈现、音效设计等诸多方面的要素,就像一名游戏设计师所做的那样,而且要对于用户在沉浸化的环境中的心理及行为模式有所洞见。

我需要扩展自己的设计思维模式,从传统的界面设计向空间感知、音效、触觉、人机工学等方面进化。坦诚的讲,在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里,面对这些扑面而来的新概念,我甚至找不到入手的方向。但无疑,如此具有挑战的实践课程真的可以让人大开眼界并学到很多东西。

他们雇佣我们,我们设计产品 »

开学第二天,周日,大家陆续返校。可有做事的心情?大致需要调整,看到有些同学格外不想讲话。

只言片语而已,不是正经做博客的心情与时间,闲话便不多说,茶点一般的小文一篇。“I’ve stopped designing for designers”,Michael Peraza。

作为数字产品的界面设计师,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时期。这个行业相对还很年轻,很多所谓的“标准”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成熟,甚至每隔数月便会有所演变。相信很多人有着类似的感受,那就是我们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抉择着自己的工作目标 - 究竟要面向产品与用户脚踏实地的构造上乘的体验,还是以老板、评委或其他设计师的审美为目标来精心创作美观的“作品”?

眼见为实的产品设计 »

倒是个秋天味道十足的周末,除了没有遍地的落叶。说起来也是常年被上海的气候折磨到失去了一些底线,仅仅因为气温伴随着一轮所谓的冷空气而降至最高31度,便几乎要大呼小叫到“好凉快,的确舒适又怡人”,而转眼看看北京、天津的下周天气预报,才略为尴尬的忆起自己在最初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所熟悉的“夏末秋初”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所谓入乡随俗,入了也有十多年,可以真切自然的随起来的却少之又少(什么么,分明是越来越少),对于“气候”这种既然生存就永远无法脱离干系的基本要素都要几年如一日的在几乎每个周末絮絮叨叨的抱怨一番(有些看上去只是中性的描绘,但抽象到本质也无非是“什么么,又湿又晒的鬼天气呢”一类),我也着实应该认真反省才是。然而说起来,追溯至十到十五年前,无论考取上海的院校,还是全家搬迁并落户,究其根本还是有着“实现爸妈叶落归根的夙愿”这个层面的原因;至于自我的角度,则并不能看到什么实际的动机,或是曾经有,而如今忘却了也未可知。总之整件事仿佛一场误会,时至今日无论对于双亲还是自己都更显尴尬。

本不属于这里,本不属于沪上文化所孕育出的任何生存与价值体系。而严格讲来对于“究竟属于哪里”这样的问题也难以回答,若如今得以回归北方城市,便当真可以释然与安心么?也未可知 - 简直一副归属感尽失的样子。唯一可以勉强确认的是在人生最为纯真的阶段所结识的一票故友还真真切切的生活在京津区域,若自己得以叶落归根,则至少不会形同如今这般孤独。

是的,孤独就是孤独,故作无畏的否认和回避这两个字并不会让人生显得更强大更洒脱。

(转)访C7210:站在VR世界大门前的UX设计师 »

确实曾有一些充斥着凌波丽与Bjork的夏日。

坐在茶水间看着窗外,一只黑鸟落在了外面的路灯上,左顾右盼着,即便有车经过也毫不慌张,仅是前后挪动几下,抖一抖翅膀。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很忌讳这种黑鸟。似乎在一段时间里(直到如今),每逢看到它们,接下来便会遇到不那么让人开心的事。

最初以为是乌鸦,但无论外形还是叫声却都不像,至今也不是很清楚究竟是怎样一种鸟类。这些家伙总唐突的出现在视野当中,譬如当我正站在阳台上眺望窗外时,便会从不知什么地方冲出一只来横着从眼前飞过;或是准备走出小区大门时,又会有一只从正前方俯冲着向我飞来,甚至连翅膀上的羽毛都可以越发清楚的看到;亦或是像之前在动物园散步时那样,莫名其妙的降落了一只到小路上,就在我身前几米处慢悠悠的向前踱步,我几乎可以确定它还会走几步便回头看我一眼,像是在说,“我又来了哦,你咬我啊”,一类。

我敲了两段字,只为描述一种我甚至叫不上名字的黑鸟。

之前的一周很漫长,不知是因为满脑子只想着等到周末这样得出一些空闲敲敲字,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宇宙现象发生,总之相当漫长,回头看看却也没有发现曾忙出过什么正经的名堂。不,绝不希望通过“无聊”这个词来概括如此的状态,我一定是花费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来忙于一些“过程当中”的事情,譬如开始看最近的第三本村上春树的杂文集子、搜罗文章、最后打磨两遍Designing For Touch的稿子(并准备今晚之前把货全部交掉)、翻来覆去的弹Nothing Else Matters却总会磕磕绊绊(这可是早在2000年就已经学会从头到尾顺畅弹下来的曲子,如今却像个傻瓜一样)。

唯一酣畅一些的“有事”状态就是帮BangWork的同学整理这篇小小的专访。这里删掉了二百多字的样子,只是描述在交货的前一晚怎样因为毫无节制的喝晕然后不得不在转天肾上腺素过载一般的啪啪出几千字的过程。想想看既然是自己产出的文字,所以干脆拿过来作为本周的博客更新好了,但形式上仍属于转载,所以需要在标题及正文中做出相关的声明: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一名UX设计师的VR设计初体验 »

周六午后的六楼茶水间。实际上今天本质是加班来的,不过眼下仍可以自在的一个人坐在这里,敲敲字再看看窗外,风很大的一天。晚点再去开评审会。

说起来,也是挺艰难的一周吧。已三个月,这样的起伏经历了若干次。置身谷底时,时刻心如刀绞的日复一日,好起来些,然后再下坠到更深一些的地方。仅仅反复一两次的时候,似乎还会激励自己;而一次又一次的周而复始,会感到有些徒劳。

想到了在朋友微博里看到一句话:“Pain is temporary. It may last for a minute, or an hour, or a day, or even a year. But eventually it will subside and something else will take it’s place. If I quit, however, it will last forever.”

我相信这些是一个人仍在pain当中时所讲,而非一切过去之后淡然的回头总结,因为你能看到一点绝望当中的求生欲。当然也因为句子当中没有任何过去式。

今天没有任何译文工作需要做,因为这一篇是上周的几天里面抽出零散时间做掉的。这个博客刚刚开始时的几个月其实正是这样的模式,在这四年半当中慢慢才演变成全部留到周末来进行。极坏的状态下要保持更新,必须在平日分摊一些。

说起来,上周也并没有更新吧。去了一个所谓的VR主题乐园体验了一下,还好,其中一个场景至少还算真正的VR互动,而另外两个略水。一些照片放到后文的彩蛋中。哪有这样直接在正文前面预告彩蛋的。

恩,这次仍是VR探索,从设计师职能出发的实战经验漫谈;对比之前的几篇,慢慢可以发现如今的设计先行者们所汇总的东西当中会有一些重要的交集。在尚未实际进入领域之前,通过识别这些交集,我们或许也可以摸到一些关键的东西了。我个人目前还没有能力去做任何偏技术的文章,例如3D方面;在当前阶段,对包括我在内的多数设计师来说,充分的感性认知,以及思维模式的逐步调整才是更现实更重要的。下面进入译文;对原文开篇的作者个人介绍进行了一定的浓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