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Julie Zhuo

Julie Zhuo谈设计师的职业成功之路 »

新的周六。突然觉得这样的说法还蛮充满希望的 - 轻松的、愉悦的、闲暇的、无压力的任性忙碌或发呆着的。外面正酣畅淋漓的下着大雨,问题在于即便如此也仍感受不到一丝凉意,温热的湿气包裹在周身,同时在体内迟缓的循环着。

M50,莫干山路,几乎半年没有来过的样子。路边的涂鸦在这段时间里不知换过几批,J.Coffee还是一样的处乱不惊,在路边转角从容的待着客。莫名感到有种放暑假的心情。近来在各处持续读书期间喝掉了大量的、味道各异的冰美式,偶尔如此小模小样的斟上一壶水蜜桃乌龙茶,香气热气一并饮下,很是舒心。

是不是有阵子没有做Julie Zhuo的译文了。这篇其实蛮早就想做掉了,只是一再耽搁。关于怎样定义、追寻与实现职业成功的话题,很好的文字,有些篇幅,希望你不会觉得枯燥;正如文中所述,“在追寻成功的道路上不会只有欢乐相陪,真正值得去做的事情在很多时候其实是艰难而无趣的。”

下面进入译文。

在非舒适地带实现自我成长与提升 »

每周博文伊始,要么肆意描述一下身边的环境以及自己的心情状态,要么一时语塞,左顾右盼却不知如何言语;像此刻这样强烈的希望将最近忙于的各项事务全盘托出的状况好像不大常见。

比如?可以用“精心打磨”来形容的WireframeKit For Sketch(线框稿风格Sketch控件库)最近一两天应该可以上架了;Beforweb订制书签的样品也已收到,接下来可以制作一批,用于赠送友人和上架售卖,搭配着《触类旁通:多终端时代的触屏界面设计》一起也不坏;博客与公众号自不必说,近来开始帮助教会翻译释经短文的工作也越发成为一件日常事项。

另外,之前虽在朋友圈念叨过“连续摔碎两瓶新买的威士忌”这一离奇事件,却没有提到其中一瓶完整的碎在背包里,并将MacBook Pro彻底泡坏的状况。跟了自己五年的老伙计,本以为能在半年到一年之内寿终正寝,却未料到这结局。维修小哥碎碎念着“酒精虽然挥发的差不多了,主板闻着还挺香的”,也是挺扎心的。因实在不愿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花费1.5W购买那样一款不伦不类的MBP,便收了一台2015款的二手Air,用起来倒也自在轻松。于是耽搁了一阵子的side project(s)也该继续。

Facebook的产品设计师如何思考 (2) »

即将进入雨季?雨着,冷下来,暗下来,静下来;平复后再继续着。

每隔那么一段日子 - 或几个月,或几年,就总会花上一段时间彻底沦陷在 Buckethead 制造的或孤寂柔美或敏感狂躁的旋律与氛围之中难以或不愿自拔,直至触底。遥想十多年前也到了戴着 KFC 全家桶和全白无表情面具来 cos 的地步。是的,就是过去那么多年来一直在用的头像那样。似乎总会吓到一些朋友。

“面无表情与深情的旋律构成了美妙的张力”,的确如此。

如果要我选择一些对自己的历程影响最大的人,打印成视效深邃的黑白照片放在白相框里摆在眼前话,约莫可以找到三、四个的样子,Buckethead 一定是其中之一。实际上最近也真的常在想这个些许无聊的、甚至从形式上讲不那么吉利的事情。

Julie Zhuo 不算吧,毕竟到目前为止也只是职业、专业方面的敬佩、崇拜与学习,还不会涉及性情方面的影响力;不过话说回来,真该多找些这样正常而正面的高手来影响影响自己才好;不然尽是些说唱乐手、拳击手、精神病患者一般的吉他手一类,想想也蛮搞事的。

Facebook的产品设计师如何思考 (1) »

假期快乐吧,各位。正是好时节,值得拥有开心。

之前发现这部 Julie Zhuo 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视频,主题为“How Facebook Designer Thinks”,全长37分钟,共分为四个主题,包括“怎样识别问题、定义需求”、“解决真正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要设计新表情”以及“预先定义成功”。

斯坦福官网已将完整演讲以及围绕四个主题的节选视频放出,建议各位直接观看原汁原味的演讲;官网同时提供了文字副本,我这边会分为两期做掉译文。

近来越来越多在做 Facebook 产品设计相关话题,包括之前的“VR 产品设计经验讲谈 - Facebook 360”以及“Facebook 产品设计实习生的 VR 之路”等等,也推荐各位阅读;当然,Julie Zhuo 的文章一直都在做着。都是实实在在的内容,不会故作姿态或卖弄存在感,我喜欢这些。

Julie Zhuo谈怎样在繁忙中保持学习状态 »

春季天气多变,易感冒受凉,运动游玩后还需当心冷风。

近来开始运动量骤增,专心练习拳击,如教练所说,正是“练哪哪疼”的阶段。谁说不是呢,以往哼哼唧唧跑上一个小时的疲劳感也不及如今十分钟的模拟对抗训练,加之随同进行的力量练习,以及偶尔被打红眼睛或是打出鼻血 - 身体与精神上的快意承载于疲惫和疼痛之上,令其他干巴巴的所谓健身运动都显得那么无聊。

没有疼痛感便有罪恶感,如今便是这样的状态。这和“喜好受虐”一类还是两码事。这意味着身体在发生变化,一如生活中的痛苦往往意味着正在挣扎前行而非安逸不前。

说起来,女神Julie Zhuo如今除了在Medium上发文以外,也开设了邮件订阅“The Looking Glass”,不方便访问Medium的朋友不妨留下邮箱,几乎每周都会有好看的小文章送到,正如今天这篇。会打算这样做两、三期VR或UX相关设计长文章,然后通过这样的小文换换心情。

关于如何在繁忙之中保持学习状态,想必也是很多朋友在思考和尝试的。Julie推荐的几点建议较为温和易行,而我(斗胆在此相提并论)曾经在Ask Me Anything当中聊到的一些方法可能更适于一些特定的阶段与状态,硬度也会高些;讲不好,具体情况终归引人而已。

为什么而设计 »

印象里这是近年来最难翻译的文章,可能就没有“之一”了。Julie Zhuo的“Why Design”。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普普通通的语言,只是感觉有些飘,有些地方能感到女神正在接近意识流的状态,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那样。想到自己时不时在前言里的任性,怕是也够难读的。

全文更像是几篇随笔的集合,内容相关却不是在结构分明的论述某个主题。从幼年得到Walkman,到帮助妈妈做科技类家务,到“设计师”的定义、唐·诺曼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产品设计意图、Discman。倒也无需多想,片刻闲暇时跟着文字飘下去就好,其实主线就在那里。

下面进入译文。

Julie Zhuo有问有答 »

文中所有来自Medium的文章链接均需跨墙。

Julie Zhuo,Facebook产品设计VP,美食、游戏及文字爱好者,主页君C7210心中的女神之一。

Julie Zhuo在Medium发表过多篇影响力巨大的的文章,由Beforweb带来的译文包括“眼见为实的产品设计”、“设计与制约”、“向产品经理学习”、“产品设计当中常见的5个误区”、“关于设计原则的思考”等等。

本文来自Julie Zhuo受TheNextWeb.com的邀请而进行的AMA活动(Ask Me Anything),共包括八组问答,下面进入正文。

眼见为实的产品设计 »

倒是个秋天味道十足的周末,除了没有遍地的落叶。说起来也是常年被上海的气候折磨到失去了一些底线,仅仅因为气温伴随着一轮所谓的冷空气而降至最高31度,便几乎要大呼小叫到“好凉快,的确舒适又怡人”,而转眼看看北京、天津的下周天气预报,才略为尴尬的忆起自己在最初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所熟悉的“夏末秋初”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所谓入乡随俗,入了也有十多年,可以真切自然的随起来的却少之又少(什么么,分明是越来越少),对于“气候”这种既然生存就永远无法脱离干系的基本要素都要几年如一日的在几乎每个周末絮絮叨叨的抱怨一番(有些看上去只是中性的描绘,但抽象到本质也无非是“什么么,又湿又晒的鬼天气呢”一类),我也着实应该认真反省才是。然而说起来,追溯至十到十五年前,无论考取上海的院校,还是全家搬迁并落户,究其根本还是有着“实现爸妈叶落归根的夙愿”这个层面的原因;至于自我的角度,则并不能看到什么实际的动机,或是曾经有,而如今忘却了也未可知。总之整件事仿佛一场误会,时至今日无论对于双亲还是自己都更显尴尬。

本不属于这里,本不属于沪上文化所孕育出的任何生存与价值体系。而严格讲来对于“究竟属于哪里”这样的问题也难以回答,若如今得以回归北方城市,便当真可以释然与安心么?也未可知 - 简直一副归属感尽失的样子。唯一可以勉强确认的是在人生最为纯真的阶段所结识的一票故友还真真切切的生活在京津区域,若自己得以叶落归根,则至少不会形同如今这般孤独。

是的,孤独就是孤独,故作无畏的否认和回避这两个字并不会让人生显得更强大更洒脱。

好的设计 »

看了个星战打乱了周末原本的安排,搞到周日傍晚才准备上来更新。

电影看的很开心。用开心来形容或许不大准确,总之看到那一张张面孔就觉得感慨万千,各种致敬梗也很喜欢,大体就是很买“情怀”的账吧。此情怀非彼情怀,我不吃英语老师那一套。

都说我容易怀旧。每到年关时节怀旧的尤其厉害倒是真的。比如刚刚在窗前抽掉一根烟的功夫就想到了好多小时候过年的,怎么说,氛围。因为严格的说不能算是记忆,失真的成分太多太多,只有隐隐约约的那些红火的、热闹的、开心的氛围能够浮现在眼前。也许有朝一日我们都能再重新回去活过一遍吧。

离过年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样子?这期间总不好每一次都念叨这些。说起来这次又是一篇来自于Julie Zhuo的小文。关于产品设计的随笔,经验,念叨,看这样的文我就是觉得舒服,就是想搬过来放在这里,简单明了的标题也不想进行任何润色。我能从中得到一些东西,希望你也能得到一些东西,这样我们就都得到了一些东西,事情的价值就变成了两倍,三倍或更多。下面进入译文。

2007年,我在微软的OneNote团队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设计师工作,那时我只是个实习生。我的leader,也就是OneNote的创始人Chris Pratley,是个在K歌的时候能把所有还没喝迷糊的人吓着的家伙。那年夏天,我的全部奋斗目标就是不要让自己在他眼中看来像个白痴,而具体策略就是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让他对我不会产生任何印象。

设计与制约 »

周日早上,天是灰的,脚是冷的,刚烧的一壶咖啡有些淡,微微有些飘香,杯子握在手里,温度很舒服。

恩,最近两年每到这个季节就会感叹我们家楼下树上那些鸟起床都没我早。而且它们真的越起越晚,前两周在6:25左右会开始叽喳,最近又晚了10分钟左右。因为小时候养过文鸟,看过它们把头转到后面埋进脖子里睡觉的样子,所以揣摩树上那些麻雀或许也是那样睡着睡着然后看时间差不多了就biang一下的扭头过来抖抖身子开始没有任何道理的鸣叫起来,其他一些还在睡的也会被惊醒,然后觉得或许和大家一起叫会好一些,于是整个树上就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了。

麻雀真的是睡在树上的吗?我突然不是很确定这件事。

上周读到几篇良心好文(说起来突然觉得最近一两年设计方面的良心好书真是变得罕见了呢),就是,读了几句就会感到共鸣,读到一半就想着周末一定要翻一下放到博客上,读完之后还想看同作者更多文章的那种良心好文。眼下这一篇仍是来自于Julie Zhuo,原文Constraints are Hard,让我想到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所处的各种产品项目环境,其中一些前后左右都是制约、让你觉得寸步难行,另一些则看上去是一片全新的自由天地可以任意驰骋的那样。面对这两类产品项目,自己作为设计师,心态上的差异也是很明显的;如果同时摆在面前任由自己选择,从前一定会选新产品新项目去爽快一番,而如今真是未必。当然实际情况难以由己,但心态的变化也是自己可以感受到的。

所以我对于这篇文章的共鸣之处或许就在于此了。良心好文还需用心去读,推荐给有着类似经历或境遇的同学。下面进入译文。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