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设计模式

不知道,看情况 »

怕是入冬前最后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四点不到,已经眼见着阳光开始暗淡下来,那团柔和的光亮向着西边的天际线渐渐沉去,挂在床头的麻叶头巾与美国国旗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有些乖巧。

在一个天气仿佛文科班姑娘难以名状与揣摩的心绪一样的城市里,冬天从不会如此可爱,周末却很久没有如此安宁闲散,我甚至睡了午觉,并梦见在练鼓,将一首节奏机械的舞曲改编成了Dave Grohl风格,醒来之后依旧心潮澎湃。

太多是真的,太多是假的。记忆是真的,记忆是假的。亦真亦假的现实的气息就这样一周一周的通过一些弱不禁风的文字做着标记。我就是在做这件事。

VR休耕一周。回归传统UX话题。

下面进入译文。译文。译文。

UXer们很喜欢讨论,而且总会因为某些话题而最终升级为争论。在同行们碰面的时候,试着抛出这些问题:

  • Material Design(或“扁平化设计”等等)好还是不好?
  • 哪款原型工具最好?
  • 我是不是不应该在界面里使用轮播(或“汉堡包菜单”等等)?

多数人会侃侃而谈,你能得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形形色色的似乎都有道理。

但很少有人会说:“不知道,看情况。”

临摹,理解,启发,提升 »

很快要过年了倒是真的。却也完全感受不到。大约明天上班看到回家的同学留下的空座位时才会有那样的感觉吧;突然想起去年春节之前坐2号线下班时一车的人都安然出站而只有我被警察叔叔拦下搜包的段子,那所谓的警犬白白的真的很萌,搞不好是兼职小狗。

楼外突然开始放炮;厌恶至极。

这周末虽然只有一天休息,不过更新要做掉两篇。都很短,一篇关于日常积累,一篇关于对设计潮流的反思。其实说起来两篇当中的某些点看上去甚至互有矛盾;抓住核心就好,例如本篇作者平时是怎样关注产品并取其精华为我所用的。之前在一篇关于草图的文章当中我也提到自己喜欢对着随便什么应用用纸币临摹界面,差不多的样子 - 实际动手临摹,会比“看”更加投入。下面进入译文。

我(英文原文作者)每年都会设计不少应用,方法和技巧还是有一些的;其中之一,就是每天花很多时间去寻找和汲取灵感。

我会去看那些设计模式收集站点还有设计师的个人作品集,会去读UI设计相关的新闻,会去下载排名靠前的应用并仔细把玩。

为大屏手机而设计 »

想来还真是难得在周日傍晚坐在公司发更新。恍恍惚惚的一个周末,因为今天要加班,所以把想做的事情都集中在昨天一天做掉了,玩GTA啊COD啊重温加勒比海盗啊吃饺子啊做博客啊一类。此时头疼欲裂,想想明天才是周一,好想冲回家吞几口威士忌;哦突然想到包包里面带着芬必得诶,就吃掉了。

突然想知道有多少人乐于在好歹也算个UX博客的地方看我这样满嘴跑自行车?又有多少人是跳过前面这些直接进入译文的?话说就算都是后者我也不会停止絮叨的,savvy?

生活工作中和我接触的人10个里面有23个知道我是不爱说话的人。只是情境不对,savvy?我打开话匣子的时候谁都拦不住,savvy?

立刻停止絮叨开始说正经的;来自Luke.W,说真的标题起的大了点,正文其实和上周的汉堡包菜单在大屏设备上的可用性问题差不多是一回事,不过多些思路供参考而已。下面进入正文。

如今的手机越来越大,我们的手则不然。怎样的设计解决方案可以确保大屏手机上的交互体验依然轻松舒适?下面是一些小建议,供你参考。

汉堡包菜单在大屏设备上的可用性问题 »

周五夜间,或是说周六凌晨。无论怎样,都不那么像更新博客的时间。累累的窝在床上用Pad写着字,还真是很少这样;对我来说Pad难得成为内容创作工具,尤其文字;最多是用Amplitube录些demo罢了。

雨停了,不然还好应景的听听November Rain来着。这歌,听了有20年没?

话说,因为本周末确是要忙碌,没时间做正经文章,但又不想空置一周无所迹痕,便挑来一篇连文章都算不上的,怎么说,案例思考,关于大屏手机时代下的导航模式改造。作者也只是根据自家产品的特定案例拿出这样一个点来叨咕三言两语;权且作为参考吧。

更新掉之后,我要睡下了,5个小时之后起来伺候喵,然后开始又一个忙碌的周末。下面进入译文。

汉堡包菜单与设计原则的突破 »

周六晚间。这一周更像是秋天了,夜里窗子不可以开的很大,也会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了。

今天花了3个小时看了教父,让我又想玩GTA了;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意大利名字。刚刚呢,下去一些冰啤酒啊,少许威士忌啊,还嚼了个槟郎,烟抽的也有点晕。有朋友说了你丫是作死么?然也。我相信如果我手头还有其他东西的话我会一样不剩的全都塞进食管和气管。

最近几周情绪化的严重了,前面几分钟还在和喵一起躺在床上有的没的念叨着幻想这一切都是在从前推推斑斑都健康平安的时日,过一会便因为对斑斑身体的担心而极致低落,然后突然会想想工作项目里的事有哪些可以优化啊哪些坚决不能带上线啊,然后歇斯底里的让自己high起来,接下来便是神经的彻底疲惫如现在这样。Fuck me.

当然,接下来的译文并不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做的;之前几天抽时间写的。打住吧,汉堡包,我都恶心了。这篇挺逗的其实,没说多少汉堡包的事儿,后面聊起价值观了。下面进入译文。

汉堡包菜单=地下室 »

凉爽的周末,看看日子已经九月中旬;三个月了。依然从早到晚操心着喵的吃喝和其他需要“保持观察”的问题,依然从早到晚放着相声。

依然是汉堡包菜单的话题;也差不多了的样子。可能每次在公众号里发的时候都让人饿。我爱汉堡王,我也爱Apple Watch。说不出个所以然,说正事。今天这篇文章分为两部分;前一半成文于2013年,文中的一些示例也只代表当时的状况;后半部分是原作者于今年上半年做的更新,跟进了一些这一年来的新状况。进入正文吧。

“好的设计可以让产品具有可理解性” - Dieter Rams

好的导航至少应该做好三件事:1.确保用户可以导航;2.提供寻路功能,让用户知道他们当前在哪里;3.让用户了解产品具有哪些主要功能。如果你设计的导航在这三个方面没有做好,那么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为什么要避免使用汉堡包菜单 »

今天约莫是中秋节。从去年开始我讨厌中秋节,因为不好的事情从去年中秋开始。

唔貌似有些天没有更新博客了,与其说是没时间没精力,不如,说是没有心情了吧。从前,秋天的假期例如中秋或是十一,从来是最轻松最有欲望去做各种事看各种书的时候,而如今最大的愿望只有一切平平安安的了。不多说了;仍然是关于汉堡包的文章。

近来,越来越多的研究及测试表明,侧边栏菜单,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汉堡包菜单,很可能是一种弊大于利的设计模式。

不过我们也要知道,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很微妙的,我们很难以一种非此即彼的标准来判断;我在一系列可用性测试当中所观察到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观点。

所以我个人仅希望各位在制定设计决策之前能够充分了解这种模式当中所存在的问题,有可能导致的结果,以及一些相关的替代方案。

关于汉堡包图标的A/B测试(2) »

继续插播汉堡包图标的A/B测试;关于这套小测试,今天这篇还真不是最终回;第三次测试要不要拿来再看吧。光看文章图标来说有点烦了哦?倒是做了个新图标,留给一篇长文。

一句有用的也没有,大晚上的把东西发掉去闷两口廉价威士忌吃两口猫粮然后去铺床了;道个晚安先。下面进入译文。

最近我(英文原文作者)在读量子力学方面的书,显然我够闲的。

我能看懂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是感觉量子力学这些事挺迷人的。那里的世界似乎处于一种很神秘的状态,会随着人们的观察和测量而发生变化。

关于汉堡包图标的A/B测试(1) »

插播,临时插播;周末更新了关于汉堡包菜单图标的闲言碎语,因为还有几篇相关的,所以堆一小堆一起搞掉,当做个话题自己攒着。先拿来两篇不那么很正式的A/B测试分析小文。道个晚安,进入译文。

堡,汉堡包,navicon,无论怎么叫,我们要说的就是那用来代表菜单的三道杠图标。

说是代表菜单的意思,但和其他很多图标一样,我们也只是假设用户知道它代表的是菜单。

关于汉堡包图标的闲言碎语 »

想起来貌似真的有几天没有开空调了,夏天真的过去了吗?回头看看觉得恍恍惚惚的,好像过去两个多月只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从早到晚的照顾喵以及替喵揪心。眼看着秋天快来了,希望什么事情都能好好的好起来。

前面在微信里有朋友问到美工和设计师的区别在哪里。不很常见的一类问题...记得2006年刚刚入行在博客大巴做网页设计师时还专门叮嘱别人不要叫我设计师,还是美工更好。而现在无论听到别人这样称呼自己还是其他同行,都会蛮气愤的吧。为什么这样呢,大约当年确实觉得自己不够“设计师”的头衔,毕竟不是专业出身,又刚刚入行;而如今大概入了门。说回美工这个话题,我个人觉得应该特指各行各业当中负责对既有结构、内容进行美化工作,而无需考虑结构与内容本身以及业务需求和框架的人。吧?

最近越来越多的看到关于汉堡包图标的议论文章,工作当中也觉得这方面的讨论多了起来;有些观点还是值得参考借鉴的。今天就是这样一篇,也许接下来会做个小系列?不知道,这里进入译文先。

如今,汉堡包图标已经是很常见的移动导航设计模式了;它的三道杠形式非常简单,包括迪士尼、星巴克、Facebook、Google等知名公司都在自己的移动应用及移动版网站当中使用了这一模式。

不过在UX设计圈子当中,关于“汉堡包菜单图标属于反直觉模式”的质疑声也此起彼伏。一些替代方式开始出现,三道杠图标有逐渐被更符合直觉的设计方案所取代的趋势。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