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原型

Facebook产品设计实习生的VR之路 »

一场春节终于结束。该回到正轨的回到正轨,该开始的开始,该改变的改变;设立过的目标已经进入时间线,而不再仅是新年之前的憧憬与畅想。

所幸的是,今年开春不必再像一年前那样痛彻筋骨的休养生息一两个月才能让自己开始动起来。目力所及的格局并没很大,哪怕仅有眼前一年之内的目标与动力让自己feel alive也不错。所谓计划,便是尝试做好单位时间以内能够做到的事,然后任由物是人非,再去面对接下来一个全然未知的单位时间。things change,that's the way it is.

开工之后的第一篇译文回到VR主题。产品设计实习生的总结。我越来越喜欢FB了,他们有社交,他们有VR,他们有John Carmack,他们有Julie Zhuo,他们有坚实且越发具有影响力的产品设计与开发文化。

下面进入译文。

2016年夏天,我(英文原文作者)有幸成为Facebook的一名产品设计实习生。在上岗之前的几周,我了解到自己将会被分派到VR团队。这个消息让我紧张而茫然,因为自己完全没有过相关经验。不过还好,经过几周的准备,我对VR的激情越发高涨,同时也开始自信起来。

回头看来,我意识到自己能进入这个团队真的是非常幸运。实习期间, 关于VR设计,我学到了重要的五件事,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希望能为有兴趣进入3D设计领域的朋友们提供些参考和帮助。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阶段小结 »

分明距离上一期没多久,仅一两天的样子么。继续写字。

已然八月中旬,烈日依旧,在酷热的午间出门也真不是件轻松的事,越发感到阳光像是某种需要竭尽所能加以对抗的顽劣实体。再次来到红坊的both MUSIC(官方的拼写方式确是这样),坐在灯光昏黄的二楼边角,对面的水泥墙上投映着关于戴安娜王妃的电影。今天是Daily Vinyl Weekend活动日,所谓“爵士凉舱”,有唱片可以淘,也有现场演出可以看,貌似还有网络电台在现场录制。从前并没有参与过,对于黑胶的关注与实践也只是从上个月第一次过来both写字那次开始;相比于公众活动而言,还是喜欢自己私下做研究功课,自娱自乐、自给自足。不过既然来了,还是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吧。

DJ和乐手们在调试设备,电影不再播放,取而代之的是JZ Lips Radio的logo打在墙上。些许无聊,晚些再做播报,先来简单念叨一下正经事。

前次的“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3) ”成文略为不易,跨越周末及数个工作日,希望可以为各位的学习与探索带来一些参考价值。算下来,从四月份下旬开始,已经连续做了十五期的VR话题,将近四个月的历程(说起来自己也有些惊讶,真的已经四个月了吗?),不同类型的内容或多或少也有了些积累。对于VR领域的一些基本概念以及设计开发相关的理念技术,自己感到有了一些浅薄的认知 - 虽然依旧站在VR世界的门外,不过确实有向前挪了一小步的样子。不知各位感觉如何?

所以本周给自己放个假,不再做新的译文或教程,而是将之前这十五期的内容做以归纳和小结,便于集中索引与回顾。

唔,活动正式开始,无非是DJ推荐自己喜欢的音乐来现场播放,然后一票听众坐在下面玩着手机或是聊天?巴西的音乐么,并不了解,Bossa Nova?关于这个国家的音乐,原始、粗鲁而肮脏的Thrash Metal乐团Sepultura便是我认知当中的全部了(并且仍是挚爱之一)。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便捷实用的POV纸质原型 »

周日下午,今天是头伏还是什么,有些热的样子。没有茶水间,没有松饼店,没有咖啡馆或黑羊餐厅 - 一本正经的坐在工位上,名曰加班。实际也是要加班的,产品经理提供的仿佛是在喝高了之后用任天堂八位机画出来的需求文档就摆在眼前;耳边是Lester Young的“I Guess I'll Have to Change My Plan”,记得提醒我嵌到文章后面的彩蛋里吧,极为动听。

十五年前老乐队的老主唱正在微信上有的没的聊着重聚排练和录歌的计划(确实不怎么像在加班的样子)。这家伙如今约莫快五十岁了吧我怀疑(并没有)。“总之只是想着,如果不能留下点什么,对不起那么多年前胡闹过的岁月”,承认有被这句话打动到。所谓“怀旧”,如今对我而言除了揭开伤疤让自己疼痛以外已再无意义,倒不如以“旧”的名义做些新的事情,尝试为此刻与未来赋予一些更加值得回味的意义才是。

关于“胡闹”,一些关系亲近的人有所了解也就够了,何况所谓“亲近的人”,多是会来过又离去的样子(“But lovers always come and lovers always go and no one's really sure who's lettin' go today”,有谁可以立刻讲出这是哪首歌的歌词没?),所以想来也是没必要像拆破旧的棉衣一样拿出来念叨;倒是“留下点什么”才重要一些。近来每每想到过去十多年里用来寄托心与情感的事物,有多少是可以“留下”的,哪些是在纷纷扬扬的世界中极易消散的,算下来的比例也真是会失衡到令自己无颜以对。但无论怎样也不愿相信这是个无可寄托的“nothing lasts forever”的世界,只是会时常提醒自己应当小心从事;但无论对人还是事物,总应报以希望 - 总会有可以last下去的人和事在那,总会有值得期许、值得爱的人和事在那。

念叨 - 关于Keynote与Sketch、UX与音乐,以及Xcode 7 »

这个博客从2011年秋天开始做到现在,我就从来没学会怎样起个像样点的标题。随便翻翻这里那里的各种科技频道,无数充满创意与时代气息的标题时常让我自惭形愧。

话说这周是实在找不到什么有欲望做掉的译文,周末下午大好时光总不好荒废过去,雨下的固然疯狂,昏昏沉沉有的没的随便念叨念叨好了。做译文其实挺省心的;换到自己念叨的时候,思路容易飘飞,如若刻意收敛又写不出几句人话;亦或是认真起来扯个一万多字好像之前有篇Apple Watch平台认知什么的文章那样写完照照镜子发现有脑浆从耳朵里面流出来,也是蛮危险的。

念叨三件事吧。我不得不说现在各位看到的已经是自己砍掉各种过分飘飞的闲言碎语之后的字了。

念叨 - 关于Sketch、Origami、Swift及Apple Watch »

周末,清明,所谓弹簧式天气,夏日般的高温,高温之后的风,雨,乌云,尴尬的阳光,一屋子猫毛,Pearl Jam MTV Unplugged 1992,威士忌,扔在门外的Air Force 1,晚间21:55,凌波丽,Eddie Vedder正在绝望的嘶吼“We belong together,together”,目光神经质且坚毅着。

翻开朋友圈满眼都是精致的文艺的酒吧餐厅餐盘美食小清新民谣Live吧啦吧啦...just fuck off...

话说,这周没有看到像样的或是愿意做的文章,想想就自己念叨念叨好了。从来都只是在正式译文前念叨,这次搞大了;记得以前有些朋友评论说每篇开始的念叨属于信息噪音,尽快进入正文才好;也是个角度,不过抱歉今次怕是没正文了,都是念叨呢。我几乎把自己逗乐了。

当然念叨的也是正经东西居多,只是随性了吧,毕竟不是一板一眼的做译文或团队博客,脑子里没什么中心思想啊框架啊提纲一类,想哪说哪好了。谁知道会不会念叨上瘾以至于以后越来越多这样呢。谁知道。

临摹,理解,启发,提升 »

很快要过年了倒是真的。却也完全感受不到。大约明天上班看到回家的同学留下的空座位时才会有那样的感觉吧;突然想起去年春节之前坐2号线下班时一车的人都安然出站而只有我被警察叔叔拦下搜包的段子,那所谓的警犬白白的真的很萌,搞不好是兼职小狗。

楼外突然开始放炮;厌恶至极。

这周末虽然只有一天休息,不过更新要做掉两篇。都很短,一篇关于日常积累,一篇关于对设计潮流的反思。其实说起来两篇当中的某些点看上去甚至互有矛盾;抓住核心就好,例如本篇作者平时是怎样关注产品并取其精华为我所用的。之前在一篇关于草图的文章当中我也提到自己喜欢对着随便什么应用用纸币临摹界面,差不多的样子 - 实际动手临摹,会比“看”更加投入。下面进入译文。

我(英文原文作者)每年都会设计不少应用,方法和技巧还是有一些的;其中之一,就是每天花很多时间去寻找和汲取灵感。

我会去看那些设计模式收集站点还有设计师的个人作品集,会去读UI设计相关的新闻,会去下载排名靠前的应用并仔细把玩。

自力更生,不求开发 - 设计师怎样使用Xcode 5制作app原型 »

连续5天的休假业已开始,于是怎样都觉得今天是元旦的样子。天气倒是不坏,可屋里还是会冷的让人站不是坐不是,每到冬天便会一堆牢骚着怀念起北方的暖气,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呵。

然后呢,之前在微博也念叨过,读到几篇Xcode科普文章,第一反应就是搬来噜。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轰:希望能够看掉几篇科普文章就掌握iOS开发基础,这确实不是件很现实的事,但只要你想向目标迈进,俺们就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看过文章,觉得有所了解,具体工作还是留给开发,那也合情合理;有了些心得,觉得有兴趣有欲望进一步学习,以求真正掌握开发技能摆脱该死的束缚,则再好不过。我要在这里做的,就是把更多信息分享给更多设计师,让大家看到更多可能性。

今天的这篇,不涉及任何代码编程,纯粹通过大量图片与少许说明来展示实践方式;作者还提供了该案例的完整项目文件,我们可以边参考边学习。我个人建议,可以先读一遍我们之前的“设计师应该了解的iOS应用开发基础知识”一文,对相关的一点点理论知识有所认知,然后再跟着今天这篇文章进行实践。那我就不多念叨了。

这里进入译文。过去几个月里,我每天都早上7点起床,然后持续工作到晚上7点,为的就是既能把我自己的应用Ripple搞出来,同时又能保住我在Carshare.hk的全职工作。这个月里,我整个人都扑在iOS的体验设计上了,我的挑战有两点:确保上面说的两个应用在年内发布,并且在这些项目中同时扮演设计师与前端开发的角色。

UX基础 - OmniGraffle新手指南 »

我发现一事儿,就是最近这些年,每到入职一个新公司的时候,听得东西往往会比多数时候听得更重更金属些,此时以Slipknot和大敌为代表,所爱的东西也会更黑一些,激烈而凶猛的黑,并非Grunge所带来的那类绝望而压抑的黑。

话说这是一个难得的不用把工作带回来做的周末,加之昨天又过了个酒精+尼古丁+Rock N' Roll的周五放纵之夜,今天整个人有点倦怠;天气也阴晦着,毫无违和感。最近也许会做几篇与OmniGraffle相关的话题,希望能给用的着的朋友们带来些参考;今天是一篇很基础的入门小文。走起吧。

这里进入译文。OmniGraffle是一款相当全面的工具,用途很广泛,不过今天我们主要侧重在了解怎样使用它来制作线框图。我(英文原文作者)个人在这方面尝试过很多软件,坦诚的说,没有一款是真正完美的,包括OmniGraffle,但它在综合能力及效率方面的表现确实是最让我满意的。

不过首先,我还是想提及OmniGraffle的两点不足。一是它并不擅长于生成完美的可交互原型,当然,你还是能够制作可点击的界面原型的,譬如在某些情况下显示或隐藏某些图层,或是切换界面等等;另外一点就是这款软件只能运行在Mac当中。

移动应用可用性测试的实践经验总结 »

印象里,似乎最近地震的消息蛮多的,世界各地;前面一周的天气也是大起大落的赶脚,很热接下去又很冷。

我很高兴自己接下来可以投入一个绝对以移动产品为主的工作当中了,终于。这事儿可是真心盼了好久,却始终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实现。那么,在这里感谢所有有意无意帮助我走进这个阶段的人吧,无论你们是否可以看到。对我来说,每年的春天总会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发生些能够让自己记住很久的事情,今年在工作上的进化算是不错的一笔。

不多念叨了,进入本周译文。我个人觉得很受益的一篇文章,作者总结了自己过去几年中在移动产品可用性测试的工作里获取的一些实践经验,或是说小贴士小方法,值得借鉴。走起。

这里进入译文。如果你不大熟悉移动应用的可用性测试,没关系,这事儿没你想象的那么困难;不过移动应用与传统网站产品在可用性测试方面确实有一些关键的区别需要我们注意。

过去的几年当中,我(英文原文作者)为不少移动产品做过测试,从戒烟应用到移动版的车辆保险网站,其中既包括在实验室使用复杂设备进行的测试,也包括在各种实境化的条件下进行的非正式测试。在本文中,我将为各位分享一些经验心得,希望能帮诸位在实际工作中节约时间,提升效率。

关于扁平化界面风格的设计美学讨论 »

似乎真的没发生什么,也就是玛雅人过了个年。本周的更新如约和大家见面,视觉方面的一篇悠悠闲闲的小文章,关于扁平化与拟物化风格的讨论。

我个人对这方面的话题是蛮关注的,偶尔在微博上弱弱的念叨两句,也会有不少朋友来发表各自的看法,确实是大家都蛮关心的设计问题。另外最近看到不少文章观点也都是围绕这些展开的,其中有些比较公允务实,有些则比较偏颇;所谓偏颇,也就是片面表达某种风格一定比某种风格更好,以及好在哪里。说真的,都有一定的道理,都能看出发表论调的设计师的思考和激情。

有人说了你怎么这么没节操呢,你到底觉得哪种好呢?我要说的是叭,在我看来这个事情里的的确确不应该存在哪个强于哪个的争议,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个非黑即白非美即丑泾渭分明的问题;脱离了实际产品的上下文环境,脱离了产品功能与目标用户群类型之间的关联,所谓好与不好的命题压根就不成立。

说的具体些,远的不讲,单说Beforweb这边的视觉风格,除了每篇文章的图标以外,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扁平化了(当然,细心的朋友可以在侧边栏标题背景底部发现类似阴影效果的1像素边框,这个不算数...),但如果有人说我是扁平风格的卫道者的话,我会很不开心,因为我只是在自己觉得合适的地方使用这种风格而已。我喜欢iOS里很多拟物拟真风格的界面,最典型的包括语音备忘录、iBooks、iPad里的日历等等,它们的界面让我觉得亲切自然,让我可以在冰冷的电子设备当中找到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就这么简单。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