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Google VR

Google设计师谈VR设计的现状、挑战与前景 »

周中加播一期。若隐若现的感到开春之后好内容开始多了起来,在越发忙碌的日子里尽可能利用散碎时间做译。

要说眼前的这些字是一天一天工作之后拳击或跑步或练鼓然后回到公司继续工作然后回家内务家务直到午夜浑身酸痛而兴奋的敲打出来的也毫不过分。事实就是这样。回头看所有这些日子,我越发活在这世界里,同时又越发沉迷于独特或特定的世界。我亲眼见识到有人能够以这种方式强大的存在着,这让我着迷。你咬我啊。

今天被师哥的几记前手拳打的边疼边笑。

简单介绍下本文。访谈性质,两位在技术前沿探索许久的设计师谈论VR设计的现状、挑战与前景。其中Mike Alger是我所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VR设计师,他的几段设计理念讲解视频能让你明白作为设计师可以用怎样的思考与实践方式来面对全新技术的挑战,建议搜来看,不看会遗憾。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实战起步指南 »

还有些冷呢。天也早早的黑了下来。你们好吗,还都在吗。一年又一年的一个季节随着又一个季节,同样的温度和似有若无的气味、声音以及所有这些所承载的一年又一年的记忆。你们好吗,还都在吗。

继续VR话题。对此的探索、学习或哪怕只是浅尝,我自己在继续,也希望同样愿意继续的朋友(即便只有很少的一些)也能够一起继续。今天是一篇极具初学指南风格的初学指南,是那种,如果身边有同事说起“想了解一些尝试一下”的时候你会愿意把文章分享给他们看的初学指南,有作者自身的学习经验,也有她所推荐的更多学习资源(以及我所提供的译文学习资源)。

下面进入译文。

本文面向有兴趣了解和上手VR设计开发、却无从起步的朋友们。

为了更具实践性,我们将聚焦于最易上手的平台与技术,包括Google Cardboard和Unity等等,希望能够帮助尽可能多的朋友顺利启程,逐渐体会到构建VR世界的乐趣所在。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阶段小结 »

分明距离上一期没多久,仅一两天的样子么。继续写字。

已然八月中旬,烈日依旧,在酷热的午间出门也真不是件轻松的事,越发感到阳光像是某种需要竭尽所能加以对抗的顽劣实体。再次来到红坊的both MUSIC(官方的拼写方式确是这样),坐在灯光昏黄的二楼边角,对面的水泥墙上投映着关于戴安娜王妃的电影。今天是Daily Vinyl Weekend活动日,所谓“爵士凉舱”,有唱片可以淘,也有现场演出可以看,貌似还有网络电台在现场录制。从前并没有参与过,对于黑胶的关注与实践也只是从上个月第一次过来both写字那次开始;相比于公众活动而言,还是喜欢自己私下做研究功课,自娱自乐、自给自足。不过既然来了,还是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吧。

DJ和乐手们在调试设备,电影不再播放,取而代之的是JZ Lips Radio的logo打在墙上。些许无聊,晚些再做播报,先来简单念叨一下正经事。

前次的“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3) ”成文略为不易,跨越周末及数个工作日,希望可以为各位的学习与探索带来一些参考价值。算下来,从四月份下旬开始,已经连续做了十五期的VR话题,将近四个月的历程(说起来自己也有些惊讶,真的已经四个月了吗?),不同类型的内容或多或少也有了些积累。对于VR领域的一些基本概念以及设计开发相关的理念技术,自己感到有了一些浅薄的认知 - 虽然依旧站在VR世界的门外,不过确实有向前挪了一小步的样子。不知各位感觉如何?

所以本周给自己放个假,不再做新的译文或教程,而是将之前这十五期的内容做以归纳和小结,便于集中索引与回顾。

唔,活动正式开始,无非是DJ推荐自己喜欢的音乐来现场播放,然后一票听众坐在下面玩着手机或是聊天?巴西的音乐么,并不了解,Bossa Nova?关于这个国家的音乐,原始、粗鲁而肮脏的Thrash Metal乐团Sepultura便是我认知当中的全部了(并且仍是挚爱之一)。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3) »

因为有的没的一些事情,推迟到周中来做更新,抱歉,抱歉。从上周五夜里开始念叨前言,到周末零零散散写了一些正文(本周不是译文),期间忙些家事、任性的放了空、看了些片子,一直持续到今天才完成配图一类,自己也觉得有些拖沓,好像节气上的立秋之后却依然难熬的烈日与暑热,夏天怎样也结束不掉的样子。以上是前言的前言,下面是前言。who cares.

坦承本周并没有明亮如皓月一般的心情来念叨太多。近段时间家中的一些状况让自己时不时的难以打起精神。几年来每逢夏季便总要与生老病死、分崩离析一类的事情有所瓜葛,真实到无从躲闪,你期待我期待些什么?悠然洒脱的告诉自己thing’s will be just fine然后一切便如太鼓达人里面的寿司卷一样玲珑剔透生机盎然起来?很想将自己深深埋在什么东西里面安心睡一会,一些冰冷而坚硬的什么东西,或是一些柔软而拥有体温的什么东西。你猜我想到了些什么?

既没有心情敲字,又义无反顾的感到若不将另外一些什么东西依托于文字承载出来便真的愧对于疲惫而乖僻的神经所努力撑过的时而脆弱时而木然时而亢奋时而抑郁时而乖巧时而无比幸福的一周又一周。

这便是所谓“絮叨前言”的意义所在。我的同事称之为“叨逼叨”。表意精准且万分优雅的三个字。

说起来,近日有朋友列了一份好奇宝宝问题清单发给了我 - 尽是关于人生、处世、奋斗...一类,约莫有九个,号称还是从一百来个问题里筛出来的。也忍心,将这样一份清单明晃晃的摆在偌大一个人生输家面前,怎样看都像是法制节目记者隔着牢笼一本正经的采访失足青年那样。后者的脸上至少还会似有若无半推半就的打码,而我的底细你们都知道。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2) »

John Coltrane的“Say It”,轻声开始整张《Ballads》专辑。空中似乎正有大片的云飘过,阳光忽的弱了下来,刚刚还是彻头彻尾的刺眼的白亮,现在已是灰蒙蒙的一片。片刻喘息之后,阳光的棱角重新变得分明起来。

给自己制定了额度,七月的已经用掉,再等上两天进入八月,额度恢复之后便可以收新的唱片了,首先会买来这张《Ballads》,以及《John Coltrane and Johnny Hartman》等若干。我猜八月的额度很快便会用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只有眼巴巴的等待着九月的到来。

如此依序行事,并非古怪的癖好,我的功课便是这样做的 - 将之前听下来感到喜爱的爵士乐手一一列出(譬如John Coltrane、Lester Young、Charlie Parker、Count Basie、Duke Ellington、Louis Armstrong、Miles Davis和Chet Baker等等),对应着每位乐手,在淘宝上搜索出所有可以买到的唱片,去重,记录下来,然后逐一在线试听、分级,排名最为优先且价格可以接受的便放入购买清单;此外若遇到几乎是“全网仅此一套”的稀有品,也会无论怎样都要将优先级提到最高。这件事做起来相当不轻松,所需的耐心和耐力超出自己预想。目前仅前三位乐手就已经整理出二百多张,而从中挑选出十余张就足够排满接下来一两个月的购买计划了 - 不敢也无力过于奢侈和大张旗鼓的做这件事,若得以滋润便细水长流也好。

说起来很是奇怪,在这样的周末午后,公司里却像是有几百万个人在加班。坐在茶水间敲着这些字的时间里,只是接连不断的有人过来泡饮料、铲冰、泡饮料、铲冰,简直心烦意乱。免费冷气与一大箱子冰块 - 不禁开始寻思人们或许真的愿意为了这些而在炎热的周末跑来公司;为什么不呢,毕竟不坏,或是如我一般无法在周末面对空寂的“家”而宁愿四处栖身也未可知。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1) »

手背有些痒,隐约看到有个小包,却也不像是被蚊所咬,因为呆呆的看了几分钟也没见它变大。用指尖抓出了一些红印子,凌乱的遍布在小包周围,远远看去就像有小人国刚刚在那里打过一场山丘争夺战,无数小小的勇士血染疆场。

今年的首个高温红色预警的日子,此刻约莫40度的样子,即便是在冷气充足的六楼茶水间,这样坐在靠窗的位置也仍算不得凉快,被烈日灼到几乎燃烧起来的空气奋力的在玻璃墙上寻找着任何可以渗透进来的缝隙。“喂,让我们从这里进来可好?” “这个么,不大好,外面可有什么不妥?” “热的不行。” “理解倒是理解的。” 这样说起来,怎样都觉得窗子就像是上了年岁的看门人,面对一群想闯进来的小家伙,明知他们要使坏,却无论如何都会顾此失彼的时不时被他们溜进来两三个。

并没有。既没有小人国在打仗,也不存在坏小子与看门人的周旋。实际上眼前的一切都宁静的仿佛凝固了一般。阳光肆无忌惮的充斥在各个角落,好像某种具有弹性的实体填充在空间当中,反倒是办公楼、草坪、树木或是道路一类,却因为被暴晒至疲惫不堪,而慢慢蜕变成为虚无的、不成形的幻像。

一个穿着热辣短裤的短发姑娘似有若无的撑着阳伞慢悠悠的从楼下走过。

对我个人而言,今年夏天在整体感知上并不如去年那样难捱。一年前,同样是在七月下旬,天气变得真正炎热起来;我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每日中午奔波回家,只为给斑喵开开空调、喂喂化毛膏和蜂蜜水,然后再赶回公司继续后半天的工作。期间对两种“热”的印象最为深刻,一是正午时分在光天化日之下等待出租车时的热 - 打开手机,地图上的小车图标仿佛热蚂蚁一样四处涌动却无人接单,放下手机,同样连半辆车都无法招到 - 那是一种极为无助又无处可逃的热;二是回到家打开门的瞬间从屋内翻滚着扑面而来的干燥而憋闷的热 - 斑喵就这样自己在房间里泡了半天,只是垂头丧气的把小脸依在毛茸茸的手上,并不再出来迎接我 - 那是一种可以通过自己辛苦奔波来驱散的热;虽然凉爽的效果持续不了许久,但对斑喵来说却是整个白天里最为舒适、最愿打起精神吃些东西的一段时间,我想那或许值得吧。

今年因为一些变故而导致生活模式转变,无需每日如此奔波,于是对炎热的感知自然不再像去年那样强烈了。说起来,一年前,三、四年前,甚至十余年前的林林总总,时不时的便会清晰的闪回到眼前,仿佛是昨天刚刚撕下来扔进垃圾桶的日历纸,或是像街边转角的杂货店里陈列的小物件那样,你每每路过便会在不经意间瞥上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