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产品设计

近来的播客尝试,净是些有的没的 »

喝了一整天粥的周六;办公区人烟稀少,静的安详;天台缺少遮雨之处。

近一个月来尝试了一些声音;播客,尬聊,脱水朗读,以及手机或黑胶唱片播放的所谓背景音乐;还蛮有意思,至少自己觉得。

汇总一下到目前为止的九期,放到这边。​声音目前只放在公众号(Beforweb)与喜马拉雅;将来或许会扔更多平台,我不知道,看需求。

全新组件库 WireframeKit for Sketch - Impart 上架 »

不久前与鹅厂老同事合作了一个关于艺术画作与创意灵感的App概念设计项目,“Impart - iOS App Design Concept”,涵盖视觉设计、交互动效、Logo设计等多方面要素,特别是卡片/画廊形式的界面元素尝试;详情请移步Behance上的案例展示

在项目中,我基于之前的系统级组件库 WireframeKit for Sketch (iOS 11) 制作了相关线框原型,并进一步优化整理成这套全新的应用级线框稿组件库,WireframeKit for Sketch - Impart。

Julie Zhuo:设计师有哪些非常规学习途径 »

编者按:C问各位周一早安。像是正经入夏了,从湿冷到湿热,时间来往的匆匆忙忙。周六第一次尝试以“播音”的形式与各位见面,即“[有声回顾] 优秀的UX设计师应该做好的五件事”,错过的朋友不妨回听;同时也向各位给予了支持和建议的朋友们道声感谢,我会试着在第二期里做的更好些。

今天的译文来自Beforweb合作作者Hesivell,江湖人称“皇上”的便是了,她之前的“Design Systems 读书笔记”仍强烈推荐。本文原文“Many Ways to Learn”,作者Julie Zhuo。- C7210

和C一样,我也是Julie Zhuo的忠实读者。另外我心目中最帅的产品经理也是。

其实最近很久没看JZ的更新了。就前几天读到这篇“Many Ways to Learn”,非常感触,只要你想要扩展自己的边界,那么从周围很多人和事情中都能学到新的东西。翻译的过程中不由自主想到很多人,不同职能和行业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有趣的小世界。

我想发些声音了 »

字面意思的“声音”,而非“意见表达”一类。这事或许会有意思,我不知道。连麦都买好了,叫做“Blue Yeti”。简单聊聊来龙去脉吧。

或许各位还有印象,今年春节期间在公众号做了一个“Laws of UX”系列,每期都很简短,介绍一些设计原则或“定律”,譬如费兹定律、席克定律等等。

在做第一篇的时候,去搜索相关内容希望作为补充阅读;发现一篇叫做“费兹定律与移动应用界面设计”的文章在很多网站出现,心想好烦哦同一篇东西转来转去的,去读看看好了。然后越发觉得文风似曾相识,如此亲切…

通过转载信息,我了解到这是我自己在2013年6月发的一篇译文。捂脸。

Facebook产品VP谈设计新人的成长 »

杭州,午间至午夜,归沪,寂静,《猎户星座》,凌晨一点四十三分,心仍飘在外,斑斑团成个团子宁静睡着。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如此精力无限。

将来如果可以拥有庭院该会如何。而这一年半载逐渐将杭州看作庭院一般动不动跑去走走坐坐,心态与时光都倍感珍惜。夜间的西湖是安静的,去年秋天某晚一路沿着保椒路骑行至岸边在星巴克写字到人家打烊收工,美妙极了。

这个城市拥有那么两三种截然不同的面貌,与地点及时间都有关系。西湖与城区的雨润白昼及晚间;六和塔与灵隐寺山区;西溪湿地及周边。滨江又如何?

产品上线只是起点 »

春暖花开,生机盎然,“让成熟了的都快开放吧,这世界太快了”。本期不用躲在编者按里轻声言语;剪刀手。

不时了解到一些状况,感叹于年轻的朋友们在成长方面说易也易,说难也难。易的是如今的行业成熟度及信息渠道的猛烈扩张让人不必担心无源可寻、无据可依;难的是发展过快、音源嘈杂的行业环境总会使人茫然无措或踏上歧途而不自知,亦或是在险阻中步步维艰。

话说回来,无论年轻老成,只要在前行,谁不是如此听着风在耳边呼啸着略过;日新月异中,经验并非准则。

“你所制定的目标是否真的源自内心当中的向往?或是仅仅出于内在的理性批判,而非自己真正的热情所在?” 来自“Julie Zhuo谈如何长久保持动力”,时常回顾并共勉。

这些错误不止UX新人会犯 »

想起两件事。一是更新越来越多放在早上了,而前言一类仍习惯于周末下午或晚间写,于是情境感似乎越发不搭。没什么大毛病,但也要像样的至少问一次“早上好”。

第二件事忘记有没说起过;自从文末增加了支援咖啡的赞赏码,很多朋友表达了支持;谢谢各位。然而赞赏消息是看不到用户名的,我很想但无从知晓是哪些朋友在做支持;所以如果愿意,还请各位在赞赏留言中告知;这些代表大家支持的咖啡C一饮为敬;美式。

另外,之前一条赞赏消息里有这样的留言:“好文章是渡过低潮的人生指引”,虽然不知是哪位朋友,但我看到这留言后会抱着共鸣与感激之情,希望您能看到;谢谢。

今早的译文,“Confessions of a UX designer”,UX设计师的忏悔,作者谈到了他在初入UX设计行业时犯过的一些典型错误。觉得原标题有些言重了,虽是戏言;于是稍作演绎,而且这些问题确实不止发生在新手身上。我似乎很少会使用这类风格的标题?

猫与产品设计思维 »

似乎想起,每次边听朴树边敲字时,几乎都是同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每次引用一些歌词时大致也都是相同的两三句;几乎毫不自知。

做上一篇“Julie Zhuo谈如何长久保持动力”时,也在想自己保持动力的深层原因;除了常被评价的“热爱”、“专注”一类有的没的(辞藻过于美好),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里是彻头彻尾的个人自留地吧。没那么好,没那么糟;理想主义的道路上,面对周遭,总要坚守边界,维护一些至少对自己而言非常珍贵的东西。

今天的文章蛮轻松的,第一次读到就觉得很有意思;或许更多是因为猫,文中主角和我的斑部长好像;作者在DIY猫咪玩具屋的过程中充分实践了产品设计思维,有趣又可爱,我一边做译文一边开心的在笑。

模糊设计说 »

编者按:还弄出编者按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有合作作者了。之前有提到会陆续介绍一些新作者,多是我过去或现在的同事,年轻而优秀的设计师们;能通过Beforweb将他们的文字推荐给各位,这是我的荣幸。今天的文章来自Shuya,我在鹅厂时的前同事。   - C7210

最近总在不同的设计文章里遇见vague一词,我不禁杜撰出了一个设计名词——Vague Design。这缘起于我在日常设计中的一些执念。对我个人而言,近些年接触的设计对象全是企业产品,它们庞大又复杂,常使我陷入对逻辑的执念中。这种执念有时候让人有一往无前的勇气,有时候又让人困惑——这个世界确乎是可以被逻辑完整解释的吗?

事实给我的回答通常是否定的。我们总是需要面对(或产出?)一些无法用良好逻辑解释的设计,或是不符合某种依据,或是挑战某种既有结构。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坦然接受这样的模糊设计呢?在此我稍稍整理了曾经遇到的模糊情景,希望对厘清这一标准有所帮助。

Julie Zhuo谈如何思考职业发展 »

只有一个休息日的周末与令人困倦的暖风,身在曾经熟悉的地方就常会有时空上的错乱感,像闪回;味道、声音都会成为断层的线索;想睡去;我为什么在这里或任何地方。感到做事便有意义;行为本身就是动机。

职业本身是目的还是手段;职业与工作是否等同;事业又如何;所有的平凡、不凡该何去何从;往何处行,才不虚此行。

太久没做长译文,做的脑子有些发木。但Julie Zhuo的文章翻译起来一如既往的舒适着,一旦找到她特有的笔触与感觉。实际上每次做她的文章都感到没必要进行介绍,却每每都会讲到“JZ,Facebook产品设计VP”一类,或“我的女神”一类。哈。

略长的文字,值得读与思考。下面进入译文。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