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视觉设计

Sketch 47 Libraries功能图文详解 »

每日劳作到充实和兴奋的即将飞起,唯一的担心便是一周一周积攒的内容与想法会因缺乏时间而难以形成文字。固然痛快吃喝与纵情玩乐可以作为对自己一周忙碌的犒赏,但这下午时光用来坐在办公区吧台前敲敲键盘也是惬意不过。

外面烈日当头又秋意四溢,说起来也是浮躁不安。苦的是美式,凉的是风,平静而纵情的是朴树。“关于未来,就请你坦然,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正事是关于Sketch 47 Beta带来的Libraries功能。终于。可以被调用的库文件。一些第三方插件早已实现,确实,但原生功能是另一码事;在如此重要的、可能涉及诸如设计体系这样庞大项目的功能上,依赖第三方解决方案的做法终归有所牵制。

想来想去还是感到Sketch官方文档对Libraries新功能的概念和用法解释的最为全面和恰当;当然Medium上还有一些很棒的实践经验供参考。

有问有答:怎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UX设计师? »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闭上眼,摊在凡人咖啡馆昏暗的二楼角落里,告诉自己这篇文章终于完成了。

本周末四处游走并且没日没夜的喝掉太多咖啡和啤酒以至于虽然抱着忙里抽闲的态度却发现无论在哪里坐下都难以面对屏幕打出什么字来。只有等到周日午后此刻才知时不我待,错过了今日便只有等到下个周末才可能进行更新。

其实近两周在新的团队当中忙碌的难以得到空闲去顾及博客和公众号倒是真的。在这里需要向各位说声抱歉,我知道每一次的催更都代表着背后长久以来的支持,真的感谢。新的节奏还需要适应,写字一类事情的方式也有待调整。

这次仍是“有问有答”,从动笔到现在已经超过两周,原本只想简单作答,却一发不可收拾。回头看看之前一篇“有问有答:一辈子都要做设计师?”已经是8月10号的事了。好久了。今天的篇幅会更长。下面进入正文。

Sketch 44 新版响应式缩放功能详解 »

途径 Maan Coffee 时会想到去年此时坐在露天座位打字和看风景的样子。

17岁那年听了很多许巍,19岁那年和乐队、琴行的朋友们在梅园校区门口的“橘子店”酒吧每日欢快时也常常听到;如今34岁,却又开始喜欢在写字时听一听了。我甚至在和朋友去K歌时唱了两遍“故乡”。

“那是你衣裙漫飞,那是你温柔如水。”

我想读书。突然像失学儿童发出的渴慕。是很想读书来的,近两个多月用了太多有效读书时间来阅读圣经及相关读本,之前积累的一些杂书便很久没有碰了。只是买书这件事不会停下,山本耀司的《我投下一枚炸弹》,与《谷物》杂志,大约稍后会拿到。

此外也有很久没做译文了。当然并没有赋闲,在忙些 Store 的物件。本周恢复,一篇讲解 Sketch 44 新版响应式缩放功能的小文,其实看看里面的演示视频,把两张 cheat sheet 图片保存下来留在手边时不时参考一下即可。

说起来,我初次尝试的 WireframeKit Sketch 组件库接下来也会针对这些新功能以及 iOS 11 进行必要的升级了,基础层面需要更新(已经购买过的朋友无需另外付费),计划中还会制作一些完整的、典型的系统 app 界面。哦,很开心看到 iOS 11 在信息可读性方面做出的显著提升;对于那些仍在不适宜的地方坚守着“纤细、淡雅”风格的同学来说,最后一个理由 - “iOS 就是这么做的” - 终于破碎不再了。呵。苹果爸爸不亲力亲为的话,你们一辈子都不会明白字号和字重都是构建信息对比度的最基础的要素吗?科班出身都学了些什么。

你可能忽略掉的Sketch实用技巧 »

笔记本还有19%电时在咖啡店里一张低调美丽的沙发里窝下,试着发出本周更新。身后两个姑娘聊着朋友圈与点赞,开心开怀。我为什么在这样的时间在这样的地方做这样的事,而再不终日窝在家里守着斑斑做着事或玩着GTA就像过去几年里司空见惯所做的那样。18%电。

时间像永不会停靠歇息的地铁,从一个个站点前飞驰而过,候车的人们被灯光映出一道道剪影。驻留在记忆里的,擦肩而过的,视而不见的。时间只是乖巧的飞奔着绝不停歇。

很少如此花上周末的一个下午做软件工具技术层面的文章,况且并不是什么新东西。但近来身边的一些朋友终于开始愿意尝试Sketch,有句话叫做“It’s better late than never”,于是打算做些对他们有帮助的东西,同时换换脑子。

Sketch毕竟没有什么学习曲线,颇易上手,相应的也时常导致新手在一开始就忽略掉一些重要的、高频的使用小技巧,而将一些稍许费力耗时的方式一路沿用下去。这篇内容所针对的便是这样的情况。几乎没有进阶的要点,只针对初学的同学培养正确习惯,还望各位老司机们见谅。下面进入正文。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最终期 »

Ask Me Anything最终期。与以往不同,本期邀请了三位嘉宾共同参与回复。

说起来,做Beforweb这五年多以来还从未尝试过任何合作形式,鉴于AMA活动当中有些问题确属C所不擅长,譬如涉及到校招具体策略一类,不敢妄言,不如请朋友们来一起聊 - 其中有C多年的好友老包和胖达,以及ISUX负责校招面试的同事小e,相信可以给各位带来更有价值、角度更加丰富的内容。

最终期共包含五组问答。之前四期的更多内容详见本文末的清单。

先来介绍一下嘉宾:

为什么而设计 »

印象里这是近年来最难翻译的文章,可能就没有“之一”了。Julie Zhuo的“Why Design”。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普普通通的语言,只是感觉有些飘,有些地方能感到女神正在接近意识流的状态,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那样。想到自己时不时在前言里的任性,怕是也够难读的。

全文更像是几篇随笔的集合,内容相关却不是在结构分明的论述某个主题。从幼年得到Walkman,到帮助妈妈做科技类家务,到“设计师”的定义、唐·诺曼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产品设计意图、Discman。倒也无需多想,片刻闲暇时跟着文字飘下去就好,其实主线就在那里。

下面进入译文。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一期 »

认真脸。上周五突然发起Ask Me Anything互动活动,两天之间真切感受到了各位朋友的热情,先道声谢了。在目前收到的所有问题当中挑选出了如下17个确定进行回复交流(实际顺序可能有所调整):

  1. 所以说“C7210”究竟是什么鬼名字…(本期)
  2. 小C的第一篇译文是在什么样的心境和场景下完成的?(本期)
  3. 请问对于现在视觉和交互逐渐融合的UX/Product Designer岗位有什么看法?(本期)
  4. 最喜欢的产品是哪一款,为什么?现在有没有很想做的项目?(本期)
  5. 用VR能做到的很极致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6. 你为什么对于建构一个完全个人的世界如此着迷,诸如打鼓、VR…
  7. 请问有没有遇到不知道怎么做下去的时候,比如专业性很强的场景,该怎么推进?
  8. 如何提升在交互领域的专业度呢?有什么好的B端产品的设计建议没?
  9. 如果要进BAT的UED团队,我需要掌握哪些核心技能呢?
  10. 我是平面设计师,不太了解交互,想问交互设计师平时的工作是什么,主要用到的软件都是些什么?
  11. 有什么免费好用的素材管理工具呢?最近做设计好累啊,大神神,有啥方法可以瞬间觉得充满了能量。
  12. 越发感觉专注很难,你是如何保持学习的持久性的?能说说你的自律情况吗?
  13. 你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的人吗?这个问题是我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脱口而出的,现在回想起觉得有点不太尊重别人(捂脸)。
  14. 我是一名研三的学生,研究方向为交互设计,明年毕业也会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交互设计关注您的博客很久了。看到您在征集问题,自己有一点疑惑,请问您,交互设计也一定要去关注各种设计实势吗,问题的缘由是平时工作量大,回到家中想放松一下,不想去刷各种设计公众号。
  15. 来问问题嘻嘻,想知道你做Beforweb时遇到的最有趣的事情(或者人)是什么?
  16. 请问你有多少只不重样的企鹅公仔?
  17. 请问如何归纳出比较系统的交互设计知识框架?比如以考试为目的。

而对于另外一些有趣的有些过头的问题,譬如“最喜欢的体位”一类,只能说声抱歉无法给予回答了。

“愉悦性”的陷阱 »

早上在朋友圈转了一篇关于网易云音乐的文章(早读课),文中谈到“为什么不做音乐评分,而突出评论呢?”,有所感触。“第一点是产品要重视内容本身,而非一味地方便用户,把内容价值落化为分数。第二点,用户看评论的习惯和氛围才是最重要的,内容的深度要远远大于一个简单的数字。”

这些年也时常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手握海量资源的大厂们就是不懂得实实在在的运用“情感共鸣”将音乐与庞大的用户基础关联起来,年复一年无非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提供着冰冷的音乐播放功能,依托于这一点那一点的“重设计”卖弄和讨巧着。

不知道,看情况 »

怕是入冬前最后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四点不到,已经眼见着阳光开始暗淡下来,那团柔和的光亮向着西边的天际线渐渐沉去,挂在床头的麻叶头巾与美国国旗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有些乖巧。

在一个天气仿佛文科班姑娘难以名状与揣摩的心绪一样的城市里,冬天从不会如此可爱,周末却很久没有如此安宁闲散,我甚至睡了午觉,并梦见在练鼓,将一首节奏机械的舞曲改编成了Dave Grohl风格,醒来之后依旧心潮澎湃。

太多是真的,太多是假的。记忆是真的,记忆是假的。亦真亦假的现实的气息就这样一周一周的通过一些弱不禁风的文字做着标记。我就是在做这件事。

VR休耕一周。回归传统UX话题。

下面进入译文。译文。译文。

UXer们很喜欢讨论,而且总会因为某些话题而最终升级为争论。在同行们碰面的时候,试着抛出这些问题:

  • Material Design(或“扁平化设计”等等)好还是不好?
  • 哪款原型工具最好?
  • 我是不是不应该在界面里使用轮播(或“汉堡包菜单”等等)?

多数人会侃侃而谈,你能得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形形色色的似乎都有道理。

但很少有人会说:“不知道,看情况。”

他们雇佣我们,我们设计产品 »

开学第二天,周日,大家陆续返校。可有做事的心情?大致需要调整,看到有些同学格外不想讲话。

只言片语而已,不是正经做博客的心情与时间,闲话便不多说,茶点一般的小文一篇。“I’ve stopped designing for designers”,Michael Peraza。

作为数字产品的界面设计师,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时期。这个行业相对还很年轻,很多所谓的“标准”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成熟,甚至每隔数月便会有所演变。相信很多人有着类似的感受,那就是我们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抉择着自己的工作目标 - 究竟要面向产品与用户脚踏实地的构造上乘的体验,还是以老板、评委或其他设计师的审美为目标来精心创作美观的“作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