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视觉设计

“愉悦性”的陷阱 »

早上在朋友圈转了一篇关于网易云音乐的文章(早读课),文中谈到“为什么不做音乐评分,而突出评论呢?”,有所感触。“第一点是产品要重视内容本身,而非一味地方便用户,把内容价值落化为分数。第二点,用户看评论的习惯和氛围才是最重要的,内容的深度要远远大于一个简单的数字。”

这些年也时常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手握海量资源的大厂们就是不懂得实实在在的运用“情感共鸣”将音乐与庞大的用户基础关联起来,年复一年无非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提供着冰冷的音乐播放功能,依托于这一点那一点的“重设计”卖弄和讨巧着。

不知道,看情况 »

怕是入冬前最后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四点不到,已经眼见着阳光开始暗淡下来,那团柔和的光亮向着西边的天际线渐渐沉去,挂在床头的麻叶头巾与美国国旗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有些乖巧。

在一个天气仿佛文科班姑娘难以名状与揣摩的心绪一样的城市里,冬天从不会如此可爱,周末却很久没有如此安宁闲散,我甚至睡了午觉,并梦见在练鼓,将一首节奏机械的舞曲改编成了Dave Grohl风格,醒来之后依旧心潮澎湃。

太多是真的,太多是假的。记忆是真的,记忆是假的。亦真亦假的现实的气息就这样一周一周的通过一些弱不禁风的文字做着标记。我就是在做这件事。

VR休耕一周。回归传统UX话题。

下面进入译文。译文。译文。

UXer们很喜欢讨论,而且总会因为某些话题而最终升级为争论。在同行们碰面的时候,试着抛出这些问题:

  • Material Design(或“扁平化设计”等等)好还是不好?
  • 哪款原型工具最好?
  • 我是不是不应该在界面里使用轮播(或“汉堡包菜单”等等)?

多数人会侃侃而谈,你能得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形形色色的似乎都有道理。

但很少有人会说:“不知道,看情况。”

他们雇佣我们,我们设计产品 »

开学第二天,周日,大家陆续返校。可有做事的心情?大致需要调整,看到有些同学格外不想讲话。

只言片语而已,不是正经做博客的心情与时间,闲话便不多说,茶点一般的小文一篇。“I’ve stopped designing for designers”,Michael Peraza。

作为数字产品的界面设计师,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时期。这个行业相对还很年轻,很多所谓的“标准”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成熟,甚至每隔数月便会有所演变。相信很多人有着类似的感受,那就是我们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抉择着自己的工作目标 - 究竟要面向产品与用户脚踏实地的构造上乘的体验,还是以老板、评委或其他设计师的审美为目标来精心创作美观的“作品”?

关于“简”与“洁”的二三言 »

周日午间,Cafe In London,沉重的落地木窗努力隔绝着时至初秋却依旧苟延残喘的烈日,华丽的吊灯映照在马赛克玻璃墙上,轻柔的泛出红色、黄色、绿色与蓝色的光。

大吉岭茶,通红的壶与茶碗上下相扣着端了上来,莫名给人一种贴心的感觉,仿佛一个低语着“我是茶壶”,一个呢喃着“我是茶碗”,然后提升音量异口同声道“我们认真泡茶,请您务必安心品尝”,这样。

九月初了,九月初。历经了上个周末的大风与所谓的降温,酷暑这东西约莫难以再猖獗起来;而看看天气,距离“没错了一定是秋天了”的秋天怕是仍需时日。换季期间往往身心不定 - 健康状况高不成低不就,心智也极易迷乱,说不定在怎样的瞬间便会义无反顾的坠入暗处,而在另外一些时候又如鹅毛一般随着气流而飞舞起来,甚至奋不顾身的漫扬至云端之上,即便被阳光灼焦也在所不惜。

有人说放任意识如此随波逐流未必有益(然而并没有人这样说),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认同的(然而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认同些什么)。只是窝在如此舒适的咖啡店,看着热气从茶碗中悠然蒸腾起来的样子,“我”这个存在本已变得似有若无;既然全无安定的所在,任其游离或流淌,又有何妨。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VR UI设计案例学习 »

周日晚间将近10点。说起来也是不记得有多久没这样在家里做博客了。不是公司茶水间就是咖啡厅、餐厅一类;已有将近四个月的样子?难以想象。

说是“这样”,却也完全不同于从前的任何一样。彻头彻尾的单人空间,以极大的音量释放着Charlie Parker的萨克斯旋律,冰镇到恰好可以清心明目又不会导致牙疼的啤酒。写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嗝;斑斑慵懒的窝在冰箱顶上睡着,每到夏天便食欲不振。

到了这般时候才准备更新博客,并且要更晚一些才会放到公众号上,实在抱歉,抱歉。因为一些家事、公事,周末两天的多数时间被占据,到了周日下午又突然想到“不如给自己放个假吧”而跑去看了《惊天魔盗团2》。与之前那次看美队时一样的跑到了UME,趁时间尚早,再次冲去“猫的天空之城”。在微博或朋友圈常来常往的朋友们约莫知道我这两个月来只是在不断的读村上春树的随笔、杂文、游记集子,而这一切都开始于那次去“猫空”随手买回来的一本《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这篇念叨里有介绍,很推荐)。两个月间一共搜罗到22本这样的集子(不包括他的任何小说,仍会感到心力不足以去读小说,只是看这些小文便很开心),目前在读第7本 - 我将这一过程称为“村上接力”。

今天买到的是《生日故事集》,其实这本当中只有一篇出自村上春树;问题在于,书店里已经买不到任何我还没有的短篇集子了,而长篇小说又一概不愿买回来。怎样都要收一本回来才好,我是这样揣摩的,并也决定每逢去UME看电影便一定要去“猫空”买一本实体书回来;有时很喜欢凭空制造一些这样的“仪式”、“习惯”一类,或许只是为了不会忘却第一次发生时给自己带来的记忆与意义。

当我们犯错时 - 修复问题,重建信任 »

好的,连续三个周末打起精神回到博客当中写写字,请允许我给自己点个赞吧。

昨天下午到晚间还是摧枯拉朽的风雨,从公司回去的路上眼看着乌云在不远的空中翻滚着向东而去,想到了那句“That cold black cloud is coming down,feel like i’m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Bob Dylan)。而24小时之后舒适的阳光与微风真是让人想要到处走走看看。

但我还是更喜欢看外面的马路被雨水冲刷干净之后的样子。晴朗的日子虽好,空气却不那么清净,到处灰蒙蒙,车辆和行人的一举一动都能扬起尘土的样子。

还是和我一起坐在茶水间听听Tom Waits,时不时看看外面的车来车往,泡杯茶,安静的写写字吧。

当我们犯错时 - 如何知道自己正在犯错? »

上周开始重启译文更新,期间又不断收到各位的鼓励和支持,首先再次向大家表示感谢。

坦诚的说,所谓重启,其实自己并没寄希望于像从前一样每周保持连贯,情绪和身体状况的起伏仍会大到甚至让自己觉得有些好笑,“时间一分一秒的难熬”,但到了周末发现还是有力气继续的,那不坏么,就继续好了。

依然是在公司六楼茶水间(真实视角见上一篇当中的照片),不过终于没有在听几周以来单曲循环的“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新收到一些音乐,来自,叫做什么,Kings of Convenience的很美好的声音。新的、能让自己立刻接纳的音乐,那么久以来并不多见,是值得珍惜的。

是否有在博客里提及过我从一个多月前开始学鼓的事情?每周会有一节课,然后在周末去练习一到两次,到目前大致学过四、五节课的样子,现在可以打些不那么复杂的solo或是跟着真实歌曲练习了。其实这件事想了很久,从来都是找各种借口不去实施;当自己被现实撕扯着重新回到充满变数的世界并开始尝试求生时,才会去“做”,而不只是去“想”。

前方高能。

清晰、高效、一致、美观 - 关于设计原则的优先级排序 »

首先,向在上一篇念叨当中留言评论过的所有朋友真挚的说一声谢谢。你们说的话,无论长短,我都认真读过,就不一一回复了;感谢你们对我的鼓励,以及对这个博客一直以来的关注。

所以我仍是要努力继续才可以。依旧是坐在公司的茶水间,对着被搁置在角落里的圣诞树、桌足球台和一柜子企鹅,写着这些字。耳边也依然是中岛美嘉的“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对的,上一篇的评论当中也有些朋友提到这首歌,看到你们说起的时候,我觉得很暖。

暖或冷,关于这些,其实我已经,不知该怎样在这里描述了。说起来也真是莫大的自我嘲讽,当有着爱人日复一日陪伴在我身旁的时候,我在文字当中所能表述出来的只有自欺欺人的孤独的意识流,那么善于在本不孤独的温暖状态下营造一个真空的世界。而当两个人的世界真的只剩下一人的时候,我却,不知该怎样描述这种冷寂和绝望了。

“如果明天想要有所改变,现在就必须开始变…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啊...”

好吧,怎样讲,也终于完成了自春节之后的第一篇译文。本不算长的一篇文章,却做的好艰难。在家,在咖啡厅,在公司的茶水间,努力去寻找能让自己安心平复哪怕一会会去打几个字的时间和空间,才终于完成掉。至少,完成了。

设计并非艺术(2) - 视觉美学与自我角色 »

我想了一会,但是不大记得往年春节假期晚间通常会听哪些音乐了,于是翻开一张Iggy Pop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发的《Brick By Brick》,有一些很宁静的歌曲。2002年初的春节买到过这张专辑的打口碟,听了一个冬天,而此后的每一个冬天里似乎都会拿出来听一听。

明天才是过年正日子,今天则一方面有着过年的气息,一方面却尚未喧嚣到无法坐下做事的程度。放假或节日之前一天的感觉就是这样有点安心,有点意思。其实和每周五晚上的心情差不多。

讲真,我揣摩在这样的时间做更新的话大体要过很久才会有人读到,所以现在的感觉完全就是记日记,或是和自己讲话,一类。讲着讲着就开始犯困,一类。或许正像有些朋友所描述的那样,开篇总是这样一股子微醺的味道么。

再不说正经事的话我怕自己就要忘记正经事究竟是什么了。我将要在今夜的音乐中睡去。上周发了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设计并非艺术 - 本质区别,本周来做补完。很开心看到很多朋友喜欢第一篇,这是一种好现象,给人希望的感觉。那,祝各位新年快乐,我们进入译文吧。

设计并非艺术(1) - 本质区别 »

又是雨雪交加的晚间,只是周日这般时候才更新博客显得略为违和。

一年365天从清晨忙碌到夜间的人生呢,换得一个哄自己开心的借口,把360换成了One,GTA 5也再一次的撸了起来。狗仔记者刚刚帮我报名了野外小动物拍摄大赛呢。还能抽出时间在不耽误猫事正事的情况下泡泡San Andreas的脱衣舞厅,这也是自己所没有料到的。

说起来,这应该是过年之前的最后一次更新?究竟哪天是过年我现在仍吃不太准,下周六或许还可以再做一次。略长的一篇文章,计划分两期来做,大家方便。之前看到标题便想着拿来翻译,design is not art,简单到没法再简单的道理,却越发觉得被如今太多的设计师们所忽略。第一部分,关于二者的区别。进入译文。

设计与艺术,这两者之间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但本质上却属于不同的学科领域。它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目标、内容来源及实现方式。设计决策无法单纯的经由直觉、看法或自我来达成,谦逊是设计师最应具备的基础心态之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