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视觉设计

Web设计先驱Jeffrey Zeldman访谈 »

又是一个白天湿热如夏,晚间秋意尽显的周末。我非常乐于抱怨这魔地的天气。

戒掉朋友圈已经第三周了,期间在每个周日会弥补一些,然而在平日越发觉得可有可无了。起初进入微信每每看到“发现”tab上的红点就会骚动,日子久了也便熟视无睹起来,甚至有种“排除毒素一身轻松”的感觉不知怎么回事。有谁知道前面这八个字是过去哪家药品的slogan吗?

上周末和优设的同学做了一期访谈,关于个人职业经历、交互与产品设计观念、ISUX团队、音乐与生活等等方面,又是那种写着写着又收不住的感觉。自己也发现了,只要不是做译文,就怎样都想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叨个明明白白,每每搞的脑浆好似要从耳洞流出,自己也是难过,但乐此不疲。

而本周又恰巧读到这样一篇Jeffrey Zeldman访谈 - Interview with Jeffrey Zeldman: A Candid Look at the Life & Work of a Web Standards Pioneer。宗师级Web设计师的心声,而且如作者所说“充满了个人化与直率的色彩”,读过之后无论如何都想拿来在本周做掉了。其中一些关于创业伙伴和他们举办的设计大会的内容,在主题上略偏,也就过掉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访问原文。下面进入译文。

任何从事互联网设计工作的同学或许都听说过Jeffrey Zeldman的大名。作为现代互联网标准的最大贡献者之一,他在Web这个行当里做事的时间怕是比我的活过的年头都长。

能对他进行访谈,并将他对职业、生活及互联网设计的深挚热情分享给各位,对我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事。

好设计师 vs. 优秀设计师 »

可以预计的忙碌周末即将到来,还挺冷的这天,晚间穿成海胆怕也不过分。

之前提到的《贝多芬传》读完,蛮难受的;也连续听了一周,英雄、命运、田园、悲怆、月光等等约略也能叫上名来。所谓连续,即包括早上起床及家务劳动直至出门、白天工作、晚间迷迷糊糊的写app等等这些典型时段。你知,无论读书还是音乐,对我来说若是花上一段时间持续浸泡在其中便会全身心的沉沦进去,外面的世界仿佛不存在了一样,连看《About Face 3》一类专业书籍时也会如此。

岂不是很好么,没什么挑费就可以心远地自偏了。“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然则忙碌归忙碌,博客舍不得不更新也是真的,正好偶拾小文一篇,Good Designers vs Great Designers,关于对需求的辨识,对目标的理解;和上周的关于设计原则的思考在某些方面有些异曲同工。篇幅不长很快做掉放上来我也就安心了。下面进入译文。周末愉快各位。

作为设计师,我们约莫都经历过这种情况吧,比如客户或需求方胸有成竹的把你叫去,指示你应该出一套怎样怎样的方案,连细节都替你想好了。如果你刚刚入行不久,怕是会立刻接受命令 - 需求么,就是应该被迅速执行到位才对,既然对方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关于设计原则的思考 »

有那么几篇文章可以用来做本周和接下来的译文,因为自己读过之后都觉得有意义和有用以至于开心起来。最近一段日子里值得阅读的文章多了起来,你可以在潜移默化当中感受到这样的趋势。

上周继续给自己的小app写出那么一两个界面的代码,了解了一些在教程里不会有机会学到的实践化的东西,也有些问题需要下周拿去问问开发同事才能解决。有位美女iOS开发被其他人称作老师来的,我却也不太好意思去请教,“师生”什么的虽然听上去很带感。其他熟识的开发呢离职的离职转岗的转岗关小黑屋封闭的关小黑屋封闭。正在读这些文字的有开发同学吗?

哪家网站若是连这些都囫囵吞枣的一并转载出去让太多人看到的话我就真的再也不去看你们网站了再也不了。最多看看公众号。

第二十几遍来着的看掉了《麦田守望者》之后约莫是想平衡一下心境,于是突然买来一些卡夫卡、叔本华的念叨集子,以及罗曼罗兰所著、傅雷翻译的《贝多芬传》一类,同时想着有两周没玩GTA了,而且因为再下周轮到自己做内部分享所以下个周末怕是没时间做译文了吧。

此外接二连三的亲人罹患绝症的消息让我一次又一次决心晚上少喝点Jim Beam最多喝点红葡萄酒好了据说属于碱性饮食而且可以养胃。

可以进入正文了。来自Facebook产品设计director Julie Zhuo的文章,A Matter of Principle - Surfacing the core truths in every design。再次验证了我真的不会给译文起个即准确又吸引人的好标题。下面进入译文。

念叨 - 关于年轻的朋友、咖啡、iOS开发学习 »

之前在汇总本周文章的时候,很偶然的在Medium看到一篇关于Kurt Cobain的文字,加之确实没有哪篇设计文章让自己很有心情去做译文,于是琢磨着要么这周翻这样一篇音乐的东西吧,换换脑子。当时在公众号(beforweb)和自己的朋友圈里征询了一下大家的看法,其实就是这事。得到了好多支持,还有一些朋友给出了其他方面话题的建议,在这里再次谢过大家了。

意愿是真切的,实际执行时认真考虑起来却发现当时看到的那篇以及之后又浏览了的若干相关文章,相对于这里的基调来说,确实是太过阴暗了些,毕竟,关于Cobain,关于Nirvana,关于Grunge,关于西雅图,这些方面的话题从通常意义上讲很难正面起来 - 充满关于自杀的探讨。我希望偶尔发一些更个人化的、不是通篇设计产品一类话题的文章,但也不想搞到让多数朋友觉得陌生或是太过反感一类。

所以想想看还是放弃了那篇。正好周四晚间和一个小朋友交流着关于交互职能的话题,有感而发,于是将彼时彼刻自己的想法、状态串联成一期念叨,作为本周的更新好了。没头没尾的东西,旨在以更加个人化的形式与大家有的没的瞎念叨吧。

关于在iOS当中实践Material Design的访谈 »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气温逐渐平稳回落,维持在某种不那么极端的夏天水平,且下了雨;秋天快要来了的样子。突然想到一些网站没有编辑人员介入,直接通过系统抓内容生成引言然后转载,抓到我这里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堆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东西约莫200来字,混杂在其他文章当中一并陈列下来…想想觉得好好笑...

说不定如果我哪天写一篇和设计完全无关的东西,也会被那些系统抓过去隐藏掉来源出处然后打上什么“行业资讯”或“设计干货”一类的标签,读者打开页面就会看到譬如“设计师必读干货!重点导读:刚刚过去的这一周,气温逐渐平稳回落,维持在某种不那么极端的夏天水平,且下了雨;秋天快要来了的样子”…想想又觉得好好笑...

恩,明天下午去看终结者,所以博客尽量在周六更新掉。篇幅不长,感觉与以往的文章略有不同 - 一篇访谈,设计师Jason Zigrino(不认识)谈他在iOS平台上尝试Material Design设计语言的经验。不知各位如何,我个人对于Material Design的认知还比较浅层,也未曾实际使用过相关系统,只是弱弱的觉得,在五颜六色绚烂多彩的视觉形式背后,最值得关注的还是它在交互空间、界面和元素状态转场过渡等交互层面的价值;一些具体的设计模式相比于iOS来说可能更具探索性和合理性。平台差异的背后其实是大家对于更合理更进步的人机互动方式的探寻,这里不存在阵营或流派。

说着说着认真起来了呢。下面进入译文。原文当中关于这位设计师成长经历和近期项目介绍的内容省去了,脱一层水。小节标题是host的提问。

空状态的设计值得更多关注 »

这一周刷微博的总量怕是超过过去一整年的总和了。那天早上还在想着老朋友老同学们,然后就看到新闻。几天下来,从无序,到明显的正能量导向,到掩盖、封锁,到慢慢的冷却…和历来的灾难尤其是人祸相比没什么区别,只是这次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已经离开了十四年的家乡。无论背后有些什么,大苦大难只会降临在“普通”的、“底层”的、“不重要”的人身上。

所以整个一周的精神和心情也不是很好。当然恐怕在多数平时能实际接触的人看来我这一周和所有其他时间相比没什么不同因为看上去精神和心情都不像很好的样子。说到这里自己也想笑了。

不会终日通过朋友圈或微博记录生活,一周又一周,自己的小博客就成了生存下去的见证,小小的,里程碑。不知道下一周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下一周这样念叨的时候有哪些可以回顾;有点想知道,比如想知道一周之后自己所关心的ta们是不是都好,比如想知道自己一周之后有没有完成工作里具有挑战的事情,一类。

想起来,昨天上午忙好家事躺下迷糊了一刻钟然后做了那么个梦,说起来也完全没有什么特别,就是突然回到了早就被爸妈卖掉了的天津的家里,像高中时那样坐在床边笨拙的跟着Aerosmith的一盘什么磁带里的什么歌在弹即兴。醒来恍恍惚惚的感到温暖和开心。家乡的家的暖。十四年。

花了四段文字瞎念叨,那我就不多说了。本周译文,关于空状态,记得从前也做过一篇来着。有点道理。同时也特别送给一些正挣扎在空状态设计当中的小朋友。下面进入译文。

别让用户觉得自己蠢 »

几年前的我倒也无法设想自己在这样一个周日午后听着英伦味道的东西好像六七十年代美国嬉皮士一样披着一条蓝白格子被单坐在冷气下时不时看看外面尴尬的所谓台风天气做着自己关于UX设计的博客。

一年又一年,自己一直在努力争取一些东西,而期间失去的却越来越多。心里曾经有些让自己觉得有力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暗淡下来,好像上海的冬天将热量从你骨子当中一丝丝抽取出来那样,一点点变成回忆,直到整个人都变成自己的回忆。fade to black?

空空如也的冷意,不适合这样的夏日。说是夏日,貌似昨天刚刚立秋。连续10多天的酷暑,每天中午最热的时间段却要赶回家里,自己没在这段日子里倒下也算幸运。

那么也该说说正经的了。下面进入本周译文。一些显而易见的小道理。

要使产品被用户接受而且乐于使用,需要满足的条件不少。你需要知道产品服务的目标人群是哪些,他们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你的产品提供的解决之道和他们现在采用的方法相比有哪些优势,你需要怎样引导和帮助他们,等等。

iOS当中4种UI元素的可用性问题及优化建议 »

连续一个多星期,日子就突然变成这种,每天白茫茫一片刺眼的阳光,空气又湿又热难以呼吸,炎热摧枯拉朽无法抵抗的,样子了。怎样都想去到一个更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也许是我出生的城市,也许是我向往着将来可以终老的城市或乡镇,无论哪里,有朝一日离开这片魔境,便可以。

我说我爱LA,爱美国的一些城市,妹妹对我说,论精彩,这些地方可能还比不过上海;国内其他一二三线城市约莫也就不必说了。幸运的是,我并不需要也不热爱那些精彩。这里的精彩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这里。我就是一混合硬盘,母亲属于这里倒是真的,步入老年可以叶落归根也是幸福安心的事,只是我自己以后归去哪里还真是个问题。这样的问题想着想着便会困倦。

然后这周又是一篇来自Nielsen Norman Group的文章。供参考吧,这种文章背后的思维模式甚至是精神才是最该汲取的,内容本身反而是其次;这样的东西看的越多,实践当中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案例经历的越多,你越会发现,设计这种事,在很多时候,无明无暗,无是无非,有的只是特定的产品、特定的资源、特定的情境、特定的用户群体,以及所有这些因素混杂在一起之后摆在面前的需要不断权衡、争取或妥协的各种可能性。下面进入正文。

简约之道 - 最小化界面设计的组成要素及可用性分析 »

暑热,真正暑热,温度还好吧,湿度太大,这才知道什么叫做酷热指数。前面几年有过这样湿热的夏天吗,不是很记得了;打开窗子就是一股桑拿空气漫进房间,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蛮想在这里上那个表情的。

平日里每天早上迷糊着回笼觉总会决心周末一定要安心的拉着窗帘吹着空调睡个安稳的午觉一类,只是一到周末又牵扯了一堆事情,或是有时间睡时又舍不得花时间睡了呢。

说起来前面两周略忙,公事私事折腾掉两个周末,蛮抱歉的。今天的更新是上一次的简约之道当中的第二篇,关注那些比较有代表性的最小化界面设计要素以及相关的可用性分析。下面进入译文。

最小化设计的目标是移除界面当中不必要的元素或内容,减少干扰,使界面最大程度的支持用户的任务流程。

要将界面以恰当的方式简化到只保留必要元素的程度,设计师需要对一系列与最小化策略高度相关的设计模式有所了解。界面设计,就像人类的语言一样,最终是由人们的使用方式所定义的。如今,虽然“最小化”和“极简”的概念时常被人们抛出,但我们还是无法精确的、量化的去定义具体是哪些功能特性构成了最小化界面。为了更加清晰的对概念进行解构,我们对112个带有明显最小化风格的网站进行了分析。

简约之道 - 最小化界面设计的起源 »

家里两边通着空气,这样坐着光脚甚至有些凉意,看一眼天气明天最高气温21度,想起前两天有消息说今年厄尔尼诺要持续几个月什么什么,本想买个小龟王平时骑一骑,现在看来不是很乐观。

从没炒过股票,连所谓的理财产品都很少购买,每每听到周围的人聊起这些,理论、机遇、政策、分析,或是看到相关新闻,有时会觉得自己不识时务不求上进,有时又觉得自己幸运,不至于倾家荡产跳楼了事。和自己有什么相关。

然后这周拖延到周日傍晚才来更新博客,时间似乎是越发的少越发的紧,也许和人的年龄增长有关?年纪越大,思维和行为的速度越慢,而自己却不得而知?脚越来越凉了。本周文章来自Nielsen Norman Group,有点儿文化的味儿呢。下面进入译文。

扁平化、巨幅背景图片、默认隐藏的全局导航…当前盛行的很多设计风格都直接或间接的受到2000年左右开始的极简网页设计运动的影响。向前追溯,这些风格背后的简约哲学则来源于美术及人机交互领域当中的一些早期运动。

对于界面设计而言,极简风格,或是说“最小化设计”,其根本目的是最大化的突出内容本身,而非界面框架。如果设计的得当,极简风格可以使重要信息及功能更容易被聚焦,从而提升界面整体的易用性。

然而如今,很多设计师错误的将“极简”理解成了一种单纯意义上的视觉设计风格 - 他们将重要的界面元素移除或隐藏起来,为了追求极简的视觉效果而忽视了那些需要从整体上综合考虑的其他因素,包括可用性、易用性、产品设计策略等等。他们忽略了极简风格的核心哲学以及最初孕育了这种风格的历史情境,其结果就是,从产品整体的角度来看,复杂度非但没有被降低,反而被进一步提升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