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念叨

C7210的年度总结及新年展望 »

也算值得纪念的日子。刚刚完成了人生第一个纹身。此时正安坐在纹身店边的摩托车俱乐部咖啡店,所在的位子窗外赫然停立着一辆超赞的宝马摩托车,看得心里痒痒的,将来必须拥有一辆这样的车子才好,我揣摩 - 一辈子躲在四轮金属壳子里面,感受不到速度的凛冽,岂不可惜?

柠檬红茶的温暖舒适与窗外那象征着速度和力量的机械形成了难以名状的对比。胸前凉凉沙沙的。纹身的过程完全没有想象的疼痛,甚至意犹未尽。接下来呵护几天便可以任其和自己融为一体了。

念叨 - 村上接力之书单分享(一至二十) »

中秋假期第二天,18:18分,漆黑的办公区与只开一盏台灯的工位,耳边是Stan Getz的次中音萨克斯风。产品经理们渐渐散去,热身结束,大家等待着明天的正式加班。

实际上刚刚从十九楼天台回来。天色几乎彻底褪至黑暗,连续两日的大雨稍作停歇,不远的地方一声响雷,天台的藤蔓与树丛被风拂过,毫无节奏感的四处摇曳。一支烟的功夫选好了外卖,黄焖鸡米饭和老鸭粉丝汤。饥肠辘辘,目标是在晚餐送到之前将前言完成,更新上线。略感狼狈,半天的时间本该相当充裕,只是半途突然决定去练鼓 - 充斥着巨量底鼓的基础练习以及同样底鼓泛滥的Rammstein的Eifersucht - 周身浸透汗水的来到公司时已将近四点。

总是如此任性的将自己逼迫到毫无余地的境地,却也乐此不疲。

“The folks who live on the hill”,乐曲尚未结束,窗外淋漓的雨声便透过耳机直刺耳鼓,紧致的噪音仿佛沉重的幕布一般密不透风,令一切优雅的乐音毫无喘息的机会。“刚一下雨好大”,的确是这样,想必是厚实的雨云刚刚抵达,不知多久才会离去。却也不急于如何,任其自便罢了。

然而不到20分钟晚餐便已送到。这样摆在桌边,我才明白最为考验毅力的并非刚刚那样在饥饿难耐时努力敲字,而是如此这般在更加饥饿难耐的时候放任美味在手边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刺激味觉的香气,而自己须不断吞着口水,严格(分明是严酷)要求自己将需要完成的事情完成先。

耳边的音乐换作Rammstein的“LOS”,我分明记得在2005年相同季节的一个同样是雨着的夜晚,坐在出租车里戴着耳机绝望的任由原声吉他与贝斯的低音经由耳道漫延进脑,雨水在车窗上毫无形状的积聚与流淌着。

念叨 - 关于村上春树、电子鼓及VR小游戏 »

最近雨水不少,但在很多时候是那样所谓的毛毛雨,像烟气一样。所谓“烟雨”?撑伞会觉得有些多余,不撑的话过不了许久眼镜上就会覆满细小的水珠,衣服也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完全湿掉。

没有什么正经事的一个周末。译文并没有做,只是来到公司,钻进小仓库里把电鼓完全装配好,然后接通电源戴好耳机啪啪啪啪。时至傍晚,去天台抽掉两根烟,突然感到不敲几个字出来便会沮丧下去,于是回到六楼茶水间,这样自顾自的随便说些什么吧;和设计无关呢。

但我还是要先念叨一下村上春树。之前某一周去新天地看掉美队,然后逛了那家据说蛮有名气的“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真的叫做这个名字吗?现在这样回忆起来,里面真正用于售书的空间似乎并无很多,倒是杂七杂八很有味道的小物件一类摆了不少,还有那些“寄给未来”的明信片。印象或许有些失真,如此刻这样坐在安静的茶水间里,玻璃墙外的天色也在越发昏暗下去,似乎对于任何事物的印象都开始变得失真。

念叨 - 关于怎样学习VR设计 »

周日,六楼茶水间,对面广场门前的草地上,一个人带着一黑一黄两只小狗在玩闹。小黑狗会更加积极一些的追着一颗球跑来跑去,小黄狗多数时间在边上摇着尾巴只是看着。围栏后面一名保安大哥正在抽烟。

耳边正好是Tom Waits的A Sight For Sore Eyes,曾经在“初识VR”那一期的彩蛋里有做介绍,极具情境感的歌词,我简直着了迷,每次听到这里时总会单曲循环一阵子;歌词的中文版本翻译的也相当有味道,毫不做作,对原版歌词的沧桑意境把握的恰到好处。“我说酒保这酒都快满得溢出来了你怎么还在倒?” 我简直着了迷。

今天温度并不高,但很闷热,周身像是被水汽包围着。每年从大约6月份开始直到秋季结束,常会因为这样的天气而不爽着;不然就是大风啊或是赤裸裸的烈日。终归总会因为天气的原因不爽。从这个角度想我真是个适合于终日呆在室内的人呢。

对。写到这里才想起多少该说些正经事。这周没有译文了。并不是没的可做,实际上文章多的已经需要排期了,只是上周的闲暇时间多数用来做另外的事情了,周末又有些个人事务牵扯。今天下午多少有一两个小时可以坐在这里稍作休息,所以只是简单的念叨些有的没的吧。

我一定不会告诉你们昨晚我其实只是一边灌着波本威士忌一边看掉了钢铁侠的前两部直到夜里将近两点。

念叨 - 关于近期的情况 »

第一次这样在周日下午跑到公司来做些自己的事情。坐在茶水间,平时热热闹闹的地方只剩下冷清,一柜子穿着乱七八糟衣服的傻鹅们也显得有些没精神。外面天气阴冷,倒春寒还有些余孽吧。

上一次更新是2月6日,春节前夕。那之后,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本该做的很多事,却无暇顾及,其实也彻底无心、无力去做。期间曾在微博和朋友圈有所告知,但至今已间隔一个月有余,想想看还是直接更新到博客这边来吧,不想让各位疑惑这里是否会关停一类。

其实我甚至不知是否应该在这里详细告知这件事。含沙射影似有若无的那样提及一些,或是直白的表达出来?这一个多月来着实丧失了很多判断能力。抬头看了一眼外面,园区里的汉堡王店隐隐约约的在那里;中环上面仍然车流涌动,丝毫没有因为周日而轻松一些。

念叨 - 关于转岗、给新人的建议、交互与产品设计、腾讯ISUX »

这一周呢,终于出现了像样的冬季降温。最冷的那两天反而是这一个多月当中最晴朗的日子。感谢北方来的冷空气,一路奔波到这边虽然已不那么凛冽了但还是可以把潮湿和污浊暂时吹散。呼呼的。

下午看掉火星救援了,蛮好的片子,看的过程里就隐隐觉得味道似曾相识,异星地貌啊宇航服啊航天器内部的视觉风格啊一类,最后看到字幕才知道导演是Ridley Scott,这一切都难怪了。好赞。据说老爷子为了接这片子把普罗米修斯2推后了。这样想起来也是黯然神伤。

上周留了个梗,提到想把之前优设帮我做的那篇访谈当中一些涉及专业方面的东西搬来。全文就算了,包括设计和音乐的关系、家里的工作台、喵事一类的话题都拿来的话一是篇幅太长,二是我也不想那么原封不动的就把人家平台上发的东西搬到这里,虽然实际内容还是自己产出的;如果哪位有兴趣的话还请直接过去优设看全文了。今天就拿来这些与专业关系最密切的话题作为一期念叨吧,对我个人来说这些东西确实相当于一个阶段的自我总结了其实。

下面进入正文。共4个话题,包含在对方的编辑同学提出的3个问题当中。

念叨 - 关于年轻的朋友、咖啡、iOS开发学习 »

之前在汇总本周文章的时候,很偶然的在Medium看到一篇关于Kurt Cobain的文字,加之确实没有哪篇设计文章让自己很有心情去做译文,于是琢磨着要么这周翻这样一篇音乐的东西吧,换换脑子。当时在公众号(beforweb)和自己的朋友圈里征询了一下大家的看法,其实就是这事。得到了好多支持,还有一些朋友给出了其他方面话题的建议,在这里再次谢过大家了。

意愿是真切的,实际执行时认真考虑起来却发现当时看到的那篇以及之后又浏览了的若干相关文章,相对于这里的基调来说,确实是太过阴暗了些,毕竟,关于Cobain,关于Nirvana,关于Grunge,关于西雅图,这些方面的话题从通常意义上讲很难正面起来 - 充满关于自杀的探讨。我希望偶尔发一些更个人化的、不是通篇设计产品一类话题的文章,但也不想搞到让多数朋友觉得陌生或是太过反感一类。

所以想想看还是放弃了那篇。正好周四晚间和一个小朋友交流着关于交互职能的话题,有感而发,于是将彼时彼刻自己的想法、状态串联成一期念叨,作为本周的更新好了。没头没尾的东西,旨在以更加个人化的形式与大家有的没的瞎念叨吧。

念叨 - 关于Keynote与Sketch、UX与音乐,以及Xcode 7 »

这个博客从2011年秋天开始做到现在,我就从来没学会怎样起个像样点的标题。随便翻翻这里那里的各种科技频道,无数充满创意与时代气息的标题时常让我自惭形愧。

话说这周是实在找不到什么有欲望做掉的译文,周末下午大好时光总不好荒废过去,雨下的固然疯狂,昏昏沉沉有的没的随便念叨念叨好了。做译文其实挺省心的;换到自己念叨的时候,思路容易飘飞,如若刻意收敛又写不出几句人话;亦或是认真起来扯个一万多字好像之前有篇Apple Watch平台认知什么的文章那样写完照照镜子发现有脑浆从耳朵里面流出来,也是蛮危险的。

念叨三件事吧。我不得不说现在各位看到的已经是自己砍掉各种过分飘飞的闲言碎语之后的字了。

念叨 - 关于Sketch、Origami、Swift及Apple Watch »

周末,清明,所谓弹簧式天气,夏日般的高温,高温之后的风,雨,乌云,尴尬的阳光,一屋子猫毛,Pearl Jam MTV Unplugged 1992,威士忌,扔在门外的Air Force 1,晚间21:55,凌波丽,Eddie Vedder正在绝望的嘶吼“We belong together,together”,目光神经质且坚毅着。

翻开朋友圈满眼都是精致的文艺的酒吧餐厅餐盘美食小清新民谣Live吧啦吧啦...just fuck off...

话说,这周没有看到像样的或是愿意做的文章,想想就自己念叨念叨好了。从来都只是在正式译文前念叨,这次搞大了;记得以前有些朋友评论说每篇开始的念叨属于信息噪音,尽快进入正文才好;也是个角度,不过抱歉今次怕是没正文了,都是念叨呢。我几乎把自己逗乐了。

当然念叨的也是正经东西居多,只是随性了吧,毕竟不是一板一眼的做译文或团队博客,脑子里没什么中心思想啊框架啊提纲一类,想哪说哪好了。谁知道会不会念叨上瘾以至于以后越来越多这样呢。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