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产品

关于设计原则的思考 »

有那么几篇文章可以用来做本周和接下来的译文,因为自己读过之后都觉得有意义和有用以至于开心起来。最近一段日子里值得阅读的文章多了起来,你可以在潜移默化当中感受到这样的趋势。

上周继续给自己的小app写出那么一两个界面的代码,了解了一些在教程里不会有机会学到的实践化的东西,也有些问题需要下周拿去问问开发同事才能解决。有位美女iOS开发被其他人称作老师来的,我却也不太好意思去请教,“师生”什么的虽然听上去很带感。其他熟识的开发呢离职的离职转岗的转岗关小黑屋封闭的关小黑屋封闭。正在读这些文字的有开发同学吗?

哪家网站若是连这些都囫囵吞枣的一并转载出去让太多人看到的话我就真的再也不去看你们网站了再也不了。最多看看公众号。

第二十几遍来着的看掉了《麦田守望者》之后约莫是想平衡一下心境,于是突然买来一些卡夫卡、叔本华的念叨集子,以及罗曼罗兰所著、傅雷翻译的《贝多芬传》一类,同时想着有两周没玩GTA了,而且因为再下周轮到自己做内部分享所以下个周末怕是没时间做译文了吧。

此外接二连三的亲人罹患绝症的消息让我一次又一次决心晚上少喝点Jim Beam最多喝点红葡萄酒好了据说属于碱性饮食而且可以养胃。

可以进入正文了。来自Facebook产品设计director Julie Zhuo的文章,A Matter of Principle - Surfacing the core truths in every design。再次验证了我真的不会给译文起个即准确又吸引人的好标题。下面进入译文。

显而易见的,易达易用的,可达可用的 »

上次更新像是好久好久之前了,凉爽的十一假期什么的,裹着帽衫窝在灯下听着Nirvana写着西雅图什么的。依稀记得接下来便是日复一日的晴朗天气,阳光从早到晚肆无忌惮的倾泻在这个魔怔的城市,气温稳步攀升,仿佛即将入夏。烦躁与不安,一切都太亮了。

想起来这些日子还是有些什么值得念叨一下的样子,除了天气。

上周五,和结识了二十年,并且十三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一起呆了一个下午。想起来仍然恍恍惚惚的做梦一样。吃了顿汉堡王,好像当初在天津一边扯淡一边逛滨江道一样,贯穿了整个南京路,然后在人民公园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玩了一会他刚刚在乐器展花了十二万买到的古典琴。我自然不是古典流,甜美清澈的声音到我手里简直是糟蹋;多数时候看着他弹着那些我叫得上名叫不上名的曲子,头脑中还会时不时的闪回出十三年前在天津一起jam布鲁斯的情景。

再回溯到上周日,烦躁的翻看朋友圈时突然立志接下来的一周不看不po。这一周里还真有那么几次产生过欲望,于是筛掉那些过于情绪化的没什么意义的东西,把一些可能会在一周后也就是今天仍想发的东西记录了下来,要么一会更新掉博客之后一并发去好了。指C7210个人小号,不是Beforweb订阅号呢。上一句话“指...呢”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纯粹打广告的废话。

然后我们进入本周译文吧,小文一篇,最近不敢上篇幅了,周末越发忙碌。忙什么呢?忙写代码写app。之前那篇念叨里提到的莫名其妙把“做个自己的小app”写到了下半年个人发展目标里的便是这个了。典型的自己挖坑自己跳。整天的,除了码字就是码代码,设计师的情怀呢。下面进入译文。

别让用户觉得自己蠢 »

几年前的我倒也无法设想自己在这样一个周日午后听着英伦味道的东西好像六七十年代美国嬉皮士一样披着一条蓝白格子被单坐在冷气下时不时看看外面尴尬的所谓台风天气做着自己关于UX设计的博客。

一年又一年,自己一直在努力争取一些东西,而期间失去的却越来越多。心里曾经有些让自己觉得有力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暗淡下来,好像上海的冬天将热量从你骨子当中一丝丝抽取出来那样,一点点变成回忆,直到整个人都变成自己的回忆。fade to black?

空空如也的冷意,不适合这样的夏日。说是夏日,貌似昨天刚刚立秋。连续10多天的酷暑,每天中午最热的时间段却要赶回家里,自己没在这段日子里倒下也算幸运。

那么也该说说正经的了。下面进入本周译文。一些显而易见的小道理。

要使产品被用户接受而且乐于使用,需要满足的条件不少。你需要知道产品服务的目标人群是哪些,他们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你的产品提供的解决之道和他们现在采用的方法相比有哪些优势,你需要怎样引导和帮助他们,等等。

案例学习 - 在实践中重新思考Apple Watch版本的Todoist »

活过了黄梅季的第一轮,眼见着下周天气预报里各种大雨小雨雷阵雨...Fork。

闷在屋里听着外面夏天的声音,那种,你一听就能感觉到温度和湿度的声音。真的有这样的声音,不骗你。冬天也有他自己的声音,但是没有夏天的这样让人想喝上几杯再看看EVA然后去睡上一觉。

这里写了好多关于夏天关于喵关于Dave Grohl摔下台一类,都被我删掉了;只是之前两周又零零散散的看掉了Philip K. Dick的短篇小说集《少数派报告》。是的,汤爷的同名电影只是来自这部短篇小说集当中的一篇。

上周末倒是略忙,译文做了一半停掉,今天补完更新上来,小伙伴们就不要空落落的了。仍是一篇Apple Watch实践,和之前一篇类似,经过首轮设计并在实际验证中发现问题进而重新思考。眼见着watchOS 2也快来了,不知真正独立的本地化app会有怎样的性能表现。下面进入正文。

Apple Watch发布之后,我们的团队立刻意识到这款新平台将和我们的Todoist形成绝妙组合。作为一款始终依附于用户腕上的设备,Apple Watch可以使我们即刻访问信息内容。

伴随着各种令人兴奋的可能性,巨大的设计挑战也随之而来。我们从头开始,时刻围绕着Watch的三个设计主体思想进行探索:

案例学习 - 面向Apple Watch自身特性及局限的产品重设计 »

我基本可以在较大范围内给自己剪头发了。

从前也只是简单的这修一下那剪一下,这周二突然来劲了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来了一遍。感觉像是第一次做产品,满脑子想法然后手上收不住,其结果就是两边剪出斑秃一般的东西,以至于朋友圈里有童鞋调侃我给自己搞了个鲨鱼纹。

眼见着长了几天的鲨鱼纹慢慢恢复起来,又忍不住要下黑手了,有瘾,好像10多年前一个接一个打耳洞的感觉,又像是幻想中纹身的感觉。今天不坏,懂得以最小化的思路去搞了,剪一点验证一下,大体还好,细节里有些问题,慢慢迭代吧。总算轻薄了一些同时又不至于老远看去好像鹌鹑蛋,这就是成功了。原来自己身上这部分属性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受自己控制,而不是一辈子必须隔三差五出去和洗剪吹们浪费唇舌,想来也是蛮开心的。

除了剪发手艺之外(这也算手艺…),本周另外的收获就是看掉了诺兰的《致命魔术》以及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前者过瘾,震撼,后者阅后如鲠在喉却难以自拔。我爱死这些感觉了。

如果说正事,今天正事上的是蛮晚的。和前面几次Apple Watch产品设计案例不太一样,今天的这篇比实践更加实践一些。作者做了第一版Watch app,然后发现在实际使用当中问题成堆,于是重新思考彻底改变架构,在官方设计规范提供的框架基础上结合硬件性能限制和自家产品特性,做了大胆的突破,蛮精彩的。请看吧。

我(英文原文作者)为我的播客应用Overcast设计的第一个Watch版本,在整体信息架构方面和iPhone平台上的很类似,基本相当于一个缩小版本。

想来是挺合理的一件事,架构清晰,导航和界面的设计模式也完全符合Watch上的规范。不过在实际当中,这个版本的表现糟透了。

从减少点击次数,到降低使用负荷 »

昨天B.B.King病逝,享年89岁。几乎循环了一晚上The Thrill Is Gone.

这种事从情感上讲有点不真实,心里自然知道这些老艺人到了这把年纪真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走一位,只是真的发生了真的看到消息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种好像断层一样的东西出现在脑海中,不知是怎么回事。

窗帘没了,于是现在窗前黑洞洞的,几乎分不清对面楼顶和天空的界线。再也无力像7年前的夏天晚上一样端着啤酒坐在阳台幻想外面是夏威夷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之前这一周有很多东西想留到周末一起念叨出来,一些关于Watch啊原型啊一类什么,现在却发现彻底语塞,只想听着B.B.King啊Neil Young啊Bob Dylan啊然后慢慢的睡去,不知是怎么回事。

夏天就是这么有趣。还是说正事好了,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一篇文章,有者自有,无者也可无中生有。what the fuck...下面进入译文。

去年秋天,Luke Wroblewski发了一篇名为“Requiring Less Taps in Mobile UI”的文章,并在其中提出了“流体点击手势”的概念,旨在减少用户在特定操作过程中需要执行的点击次数。

案例学习 - 为Apple Watch简化现有产品的设计思路 »

周六晚间,木头的小床头桌,上面有一个2009年买的宜家闹钟,方方正正的,顶上一个条状的大按钮,平时按一下屏幕会有背光,闹钟响起时看都不用看直接伸手随便一拍就能拍到然后闹钟停止,好棒的设计。那些年习惯给它定好夜里3点闹一次,为的是醒来发现还有那么长时间可以睡,徒增幸福感。

前面在朋友圈看到一篇摄影师跟拍无人领养的喵汪被安乐死的文章,如鲠在喉,心里剜着的那么难受。只代表我自己,做出一些微不足道的呼吁:如果哪位朋友有养喵养汪的打算,并且生活状况确实允许长期守护,还请以领养代替购买;它们当中有太多,平白无故就等待着被人类终结生命。

自从2006年开始养喵,整个人从过去无所顾忌无心无虑,到如今对家庭卫生环境细节神经质一般的维护以及对外面喵汪的关注,自己回头看看,也是百感交集。我好希望自己死后能化作某种,能够在冥冥之中守护所有这些小动物的,存在,让这些单纯而美好的生灵在这个世界上自然的发展着,而不被人类这种丑陋的物种伤害。

说正事吧。最近一两周陆续看到一些实实在在的Watch app设计案例文章,而不是过去那些概念设计或是臆想,于是想要拿来一些做掉译文。今天是第一篇,希望接下来还会多做些。下面进入译文。

英文原文:4 Ways we Simplified Our App for the Apple Watch By by Michelle Li and Abby Deering

UX路漫漫 - 产品设计当中常见的5个误区 »

周末傍晚,拉着窗帘在屋里开着昏黄的台灯,几乎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正听着Neil Young的一首27分钟的歌,这首歌在此张专辑(Psychedelic Pill)当中从长度上来说排名第二,比第一名短了整整10分钟。

很多时候觉得要靠微信朋友圈来了解外部世界,但那无非只是所有人吃喝玩乐的时间轴。发生在别人身上的喜怒哀乐,就像世界名胜他乡异地风土文化,对我有什么意义。"What the hell i'm doing here?"

陷入这种静的让人沉下去的身心状态当中,落到文字上却是要给人看的,我想让别人看到什么,从而让自己获得怎样的共鸣与认同呢?"But i'm a creep."

表演仍要继续,我们来看本周的译文。原文标题看的我觉得挺无趣的(优叉路漫漫几个字是我自己更加无趣的加上去的),仔细读过觉得站的层面比标题表达出来的要高一些,于是很喜欢。原文作者Julie Zhuo,Facebook产品设计director,貌似在Medium上看过好几篇她写的东西了。开始吧。

学习的过程中没有不犯错误的。本文当中提到的这些产品设计流程当中的错误,我(英文原文作者)个人犯过很多次,也见过很多人同样在犯着。幸运的是,有种东西叫做互联网,有种媒介叫做文章,我们可以讨论这些错误及其背后的成因,今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避免。

(转) Apple Watch平台认知与产品设计 »

想说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周末,自己却也不大确定了;天气很好倒是真的,只是下周又要风风雨雨的样子,我该给我的自行车配块挡泥板了。

我能确定的是自从2011年开始做这个博客,这是第一次转载;破例也没所谓,因为是自己发布在团队博客上的东西,这周就偷个懒拿过来罢;关于Apple Watch,一直以来想说的很多东西都在这篇当中了,也算是给自己乱七八糟零零散散的想法做以整理。不多说了,进入正文。

本文由腾讯ISUX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时至今日,Apple Watch已然高调进入我们的视野,却仍未正式进入我们的世界,绝大多数人的信息来源仍限于Apple官方的介绍。大家有期许,有探索,也有失望。持负面态度者的普遍看法是,“这些事情在iPhone上都能做…手机屏幕那么大,看起来更爽用起来更舒服…令人心塞的续航能力仅支持5个小时的高强度使用…买它何用…”,而乐观者则普遍相信作为Apple设备生态圈的新生力量,Watch在技术上虽尚未成熟,却具有其他设备难以比拟的优势,并且会像前辈们那样欲扬先抑,在恰当的时间点爆发于消费市场。

在腕上 »

昨天说到的第二篇小更新便是了。按说标题不该这么随意,英文原文标题“On the Wrist”,翻过来怎么也要“面向腕上设备...”、“智能手表blahblah”,但突然想到那本《在路上》,于是顺坡下驴就这样吧。话说有人看过黑旗的主唱当年那本自传没,译名叫做“摇滚在路上”什么的样子,记录Black Flag早年巡演方面的各种事儿,生猛的邪乎。

不多说了,正文吧,和昨天的文章说的大体是一件事儿。下面进入译文。

智能手机永远在线的特性使我们能随时随地联接到互联网上;这一特性也在过去这些年中彻底改变了我们与软件应用之间的关系。应用变得更加个人化、社会化,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造成这些变迁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设备形式的变化:从桌面到掌中。那么,当那块屏幕继续缩小并被我们始终戴在腕上时,事情又会怎样变化呢?

在如今这个多设备世界中,人们在手机、计算机和其他联网设备之间进行切换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常见。大体上讲,桌面设备占据着我们白天的工作时间,平板电脑属于晚间,而手机则从早到晚贯穿于其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