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产品

以更好的方式引导用户为应用打分 »

上周的更新中提到周末事务繁多;还真是,且比预想的更忙,因为喵又身体不好了。几天的拒绝进食,和去年推推刚刚查出问题之前的表现一样;理性的讲我简直要疯了。

一周过去了,靠营养密集的罐头调整回来一些状态,干粮也开始自主吃一些了;谨慎乐观,因为去两家医院检查下来始终也没确定具体的问题所在,只能针对一些较差的指标先恢复身体机能再做观察。喵生病的过程里,“观察”是最难熬的一件事,尤其是在情况不明的状态下。另外从2011年到现在,每次喵生病的时候都会在这里记录下来,其实也是挺讨厌的一种感觉,因为在鉴证着坏事的发生。

此事的念叨告一段落,终归眼下几日的状态不算太坏,还是尽量让自己有些心情去做做事,周末照常更新吧,一篇关于“让开心的用户去打分,让不开心的用户来交流”的文章。下面进入正文。

没人希望被打扰,特别是当他们正在做各种事情的时候。既然这样,移动应用也没有道理在用户正在进行任务的时候请求他们打分。为什么不试着以更好的方式与用户交流呢?

本文中,我们将探讨引导用户为应用打分的策略,看看怎样做才会更有效,并且使用户及产品方都受益。

别让坏的流程与架构扼杀好设计 »

加餐,务虚之文,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虚实实,万象归宗。这都哪跟哪呢?

把昨晚看到的一篇小文更新上来。一到这样的夏天中午就会想到EVA里加持与美里“共处”的那个段子,昏黄、风扇声、微风、烟灰。就是这样。另外刚刚打开电梯的同学记得看昨天的更新,本周末两篇。不多说了,放文。

“坏设计很少是由设计师造成的。多数时候,原因在于坏的组织架构。” - Don Norman

在设计咨询公司及in-house团队当中担任了多年UX设计师的经历,让我有足够的把握去说,我真真切切的看到过很多优秀的设计方案被坏的流程及组织架构所扼杀。

我曾和许多非常有才华的设计师一同工作,也看到过他们的很多设计最终只能被放进文件夹中。人们无法看到这些令人兴奋的设计方案被落实到产品当中并推向市场,我们能做的只有对着自己的“废稿”幻想它们被开发出来的样子。

这是让人非常伤心的事情。我在本文中给出几点小小的建议,希望能帮你、帮你的公司打造更加正确的流程与组织架构,看在伟大设计的份上。

与其纠结完美,不如保持进化 »

今次的标题,参考了Neil Young的歌词“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当然也是Kurt Cobain用在遗书中的最后一句话;中文“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来自郝舫老师的翻译。译的好经典。

对我来说身体状况对精神状态的影响一直很大。上周日晚间做俯卧撑时把肩膀的肌肉拉到,典型no zuo no die。去了人肉地狱一般的六院也没看出个所以然,膏药贴了一周不仅没有缓和反而让疼痛蔓延到手臂,肌肉会自己跳,连杯子也没力气拿起来。沮丧哦。

伤筋动骨一百零五,我也不指望一两周就能养好了。其实前面刚刚又从医院回来,只是周六肌电图没的做,又要耗下去。明天有明天的安排,今天上一篇价值观短文;其实我也想了,现在越来越多看到这种篇幅精炼主题清晰的小文章,自己很喜欢;是不是该多拿来做些,提高发布频次,而不是一直抱着大部头难啃的文章不放呢。不知道,接下来看喽。进入正文吧。

前年,我们完全是抱着“慢工出细活”的心态来重新设计我们的Web应用Trading Paints的。我们告诉自己,除非到了100%完美的程度,否则我们是不会让它上线的,毕竟这次重设计会为该产品奠定一个较为长期的基调;要最准确最全面的展示各项新功能,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Google Glass - “多任务”生活体验 »

猜我在看什么剧?港剧,1989年,“司机大佬”。自虐一般的暴露年龄。应该是93年左右电视台中午会放这个剧,每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就看喽,关于一些情节甚至是场景细节的记忆一直保持到如今,现在再看就完全想起来了;还是蛮搞笑的。

现在是端午假期吗,还是什么假期,总之知道可以休息三天;号称是连续八周每逢周末必下雨?看这天的意思是差不多了,下就下喽,也没打算出去,我还有GTA5要玩。

又是一篇Google Glass的文章,蛮简短的,作者介绍了关于开箱、设置、MyGlass管理、摄像头等方面的体验;我自己用来脑补,大家随意。有些细节的介绍也在之前的“Google Glass日常交互体验”以及“为智能眼镜而设计”当中有提到,几篇结合起来,从不同的角度已经能够向只能YY的我们展现出一幅越来越完整的图景了。好了,进入译文。

自从Google Glass在2013年面向开发者发布,我就一直想试试这款设备。我从未体验过这类设备,甚至无法猜测戴起来究竟是什么感觉。漫长的等待之后,我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Google Glass,并很快爱上它。

Google Glass日常交互体验 »

每逢周末必阴雨,却也凉快;就这样好了,不要进入夏天,夏天让我麻木而心慌,且迷恋冰啤酒;秋天都是喵生病的回忆,而冬天又总是阴沉着冷风着,会让人抑郁。这么看来每年就这段时间还能苟活?

猛然提问!知道什么叫做自控力吗?回答:自控力就是放着新买的XBOX和馋了好久的GTA5在书房里连包装都没拆而坐在这里淡定的做着博客。

好吧,之前有做过一篇关于智能眼镜UX设计的话题;今天仍是Google Glass向;自己确实蛮关注这方面的,虽然眼下还是一个很不成熟的平台。为什么很关注Google Glass?因为10多年前开始玩GTA3的时候就觉得未来应该有这样一种设备可以穿戴在身上让你随时看到各种目标、地图、提示等等。另外这篇的原文较长,拿来的时候脱了点水,去掉了一些与产品交互体验关系稍远的话题;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直接过去浏览原文。那么开始呗。

几周前(2014年4月中旬),Google在美国面向大众限量发售了一部分Google Glass(仍是测试阶段的原型机)。我们团队立刻订购了一副,并进行了几天的实用测试,以便更好的理解Google Glass带来的体验。

本文中,我们将站在UX的角度,从近距离为大家简要介绍一下Google Glass的日常使用体验,包括我们自己在测试过程中发现的一些问题。

设计师应该了解的Beacon基础知识 - 交互体验解析 »

上周四和小伙伴们去了辰山植物园。然后预订今天和老小伙伴们再次去辰山植物园。然后因为刮风下雨没去成。没了野餐,没了蛋糕,没了小春游。一切讨厌的事情全都怪天气不好。

周末伴随着坏天气很快就要过去的样子这让我觉得很没劲,根本就是任何事情都没什么心情做,站也没建书也没看琴也没弹,完全没有建设性!...话说博客也是正事,继续上周关于Beacon基础知识的话题,开拓开拓视野呗。下面进入译文。

OK,我们已经了解了Beacon是什么,很棒。接下来的问题是,作为设计师,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能在这种技术平台上打造怎样的交互体验?

我和我的搭档Nick Urban决定把这个问题拆解,将Beacon涉及到的交互模式进行分割,以一种清晰的、尽可能非技术化的方式把其中的每个方面都搞清楚。

设计师应该了解的Beacon基础知识 - 什么是Beacon? »

周四,小假期第一天,天气非常之不错,但是生物钟不对,没在休息的点儿上,整个人都觉得有点别扭。眼看着猫猫伸伸梅花爪换了个方向继续盘起来睡。

又想看《三体》了,2012年的这个时候第一次看,去年也是,然后现在又想,这也是生物钟吗?还是这季节这温度这味道让大脑里的什么记忆模式又开始共振了。无从了解。

话说Beacon这事,从第一次听到iBeacon这个词开始就对这个概念特别有好感,也许是觉得太形象太优雅太有情境感的缘故吧。只是平时最多看看新闻消息然后收藏一下,没有专门对待过。昨天看到一个系列的两篇文章,首先介绍了Beacon技术的大致概念和应用情境,然后是针对Beacon设备的交互设计话题,很喜欢,于是决定分两次把译文做掉。希望自己加深理解,同时对大家也有些学习价值吧。下面进入第一篇的译文。

Beacon(中文“灯塔”、“信标”)是一种“邻近系统(Proximity System)”。在该系统中,运行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或其他计算设备上的应用可以对“Beacon设备”发出的信号进行响应。

Beacon设备自身是一种小巧而廉价的实体设备,你可以将其放置在某些场所,向处于一定距离之内的“响应设备”发送信息。

腾讯ISUX(上海) - 招聘交互、视觉、用研、前端 »

诶明明中午刚刚发过新文章;下午馋了出去吃了个汉堡王到现在打嗝还是牛肉味真满足;现在又来喽,会被嫌絮叨吗?

这事儿就开门见山直说了。常来常往的朋友都知道这个C最近刚刚入职腾讯ISUX团队(上海),也就是社交用户体验设计组。好棒的团队,从我个人来说,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像是每个团队成员都有那样一股能量,让你觉得有什么东西不断扑面而来,使自己被感染和推动;特别“对”的感觉。

那,现在UX铁四角职位(什么词儿这是,我又乱发明了)均有开放,工作地点上海漕河泾:

  • 交互(资深向)
  • 视觉(资深向)
  • 用研(要男生;老大要,不是我要)
  • 前端(iOS开发向)

希望和一群年轻有为又有才、像风一样在我们热爱的设计世界中奔跑拼搏的小伙伴们一起工作和成长吗?联系我呗,微信(Coda7210)或微博(weibo.com/c7210)都好,详细情况俺们小窗说。

周末过去了,明天是正经清明节了;各位假期快乐!仅一天!

为智能眼镜而设计 »

略忙碌的一周过去了。可以休息三天,周日就不那么赶的样子了,在窗前晒晒太阳,看着喵睡觉的样子也能看上好久。书房的钟坏掉了,换下来放在桌上,眼下就在我手边慵懒的躺着;琢磨着可以怎么搞一下做成一件装饰呢?这种原本正正经经挂在墙上的东西现在就这么放在手边好像个普通物件一样,不知为什么觉得这种情景很搞笑...有多少人看到这里觉得我好无聊?

昨天半夜趁拉肚子的时候把Slash今年新砖的预告视频都看掉了,夜深人静的吧浑身又开始燃了。想想去年这个时候就盼着5月的朝圣,盼了将近20年终于可以亲眼看到礼帽;期待的感觉特别好,这种等新砖的时候也是。没追求,能让自己喜欢起来的新东西少之又少,怎样都还是这帮仍然在用磁带录音的老家伙听着更舒服,声音里有温度。

那,之前有做过一篇关于三星Gear的UX评测,那应该是第一次做可穿戴设备的文章吧;今次是关于智能眼镜方面;建立认知为主吧。不知各位从前有没在PC上玩过一款叫做什么,疯狂的士,还是什么的游戏;你扮演叉头司机,接客送客;每当有客人叫车时,你的视野当中就会显示一个很大的黄色箭头,指示客人所处的大概位置,你对着这个箭头所指的方向开去就好;客人上车之后,又会出现一个绿色大箭头指向他的目的地方向。如今一提到智能眼镜,我总会想到这个游戏;每次坐在叉头上看着司机不顾我死活的在两三台手机上搞着打车应用时也会想到这个游戏。罢,进入译文。

如今,可穿戴智能设备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不过处于聚光灯之下的仍然以智能手表为主。其他类型的设备,例如来自Google和Sony的智能眼镜,虽然目前还称不上主流,仅仅处于各自的原型测试阶段,不过可以预计,过不了许久,我们就会看到智能眼镜正式进入商用及消费者市场。作为移动设计师,我们是否应该将智能眼镜的应用设计考虑起来了?

情境,一切在于情境 »

上周买了辆新自行车,轻轻的快快的,每天趁有太阳的时候出去骑一骑,心情舒畅;只是外面太脏了,路上灰灰的,所以今天又买了口罩。话说口罩前面做个拉链就好了,拉开就可以抽烟,不需要摘下来。

待业假期过半,还剩一周,该看的书还没看完,倒是把Quake4又通关了一遍...难得玩玩游戏,也就原谅自己了...其余很多时间又被Slam Dunk的动画片占据了(现在就在看)...其实从来都不太喜欢动画版,太拖沓;96、97年那时花了蛮多零花钱到处搜刮终于攒齐了一整套书,当时的引进版叫做《篮球飞人》诶;后来被叫做灌篮高手了,矫情。记得买的第一本就是三井回来砸馆子那集,激动啊,看着那么多人一起打架...

那,不说闲话了,趁天气好,进入本周正文时间。下面开始译文。

不久的将来,我们设计的每一样东西都会与情境有关。

如今,广告商比Web/App设计师们更明白一件事:情境。广告商必须对情境敏感,才能知道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展示广告。他们有人专门负责判断在何时何地展示内容,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没有情境,广告就没有任何价值:在关于石油泄漏的纪录片当中插播油气公司的广告,或是在关于PETA(善待动物组织)的故事中播放培根广告,这些都是浪费广告预算的典型例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