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产品

案例学习 - Grocery List的iOS7重设计 »

周六中午,仍没什么阳光,却也不算阴沉,说冷不冷说暖不暖,我把这种天气叫做棉花天。太棉花了,打不碎揉不开,蒸不熟煮不烂的。

这个博客,就像个日历,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有时自己不太敢看以前的东西,特别是开篇的闲言碎语,看到想到,岁月的感觉就出来了;得到的,失去的,纠结的,茫然的...过去的东西却是最安全的,因为都已了然在心;过去的东西又是近在眼前想抓却抓不到的,看的越多,越觉得无力。

棉花天里容易惆怅...说正经的吧。新的一篇iOS7重设计案例文章,和我们之前的Luvocracy改版Commit改版等等相同性质,拿实际产品的重设计工作说事儿,有实战参考价值(更多关于iOS7设计的文章可以戳右边栏里的iOS7应用设计系列)。好呗,开始呗。

这里进入译文。最初在WWDC上看到iOS7的时候,我们看着自己的应用Grocery List,琢磨着:这次的iOS更新够彻底好吗,就像当年iPhone刚刚推出时的那种感觉呢。要让产品适应新系统,简单的修改界面设计是不够的,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重新创建,使其能够真正融入新系统的环境当中。然后我们就这么干了。

另外,虽然应用的基本功能不会发生变动,但我们还是决定基于用户的反馈以及我们自己的需求来改进一些流程,例如在过去的版本中,为清单中的条目设置数量需要多个步骤才能实现,在这次的Grocery List 2中,我们会将此类功能简化到在同一屏内即可完成。

关于三星Gear智能手表的UX评测 »

上周三的倒库和小路考过了,还不坏。三周前第一次考,连小路都没上,直接倒库两次挂掉。如今考试太不合乎情理,倒库和小路必须连续过掉才算合格,否则就要等上三周再交上三百块钱的补考费。天了噜。

接下来要等到1月份才可以继续学大路,眼下两周的周末不用再折腾了,总算轻松一些。说是这么说,早上不到9点也就再也睡不着,只得起来。听说老了都这样。

话说上周貌似没有插播轰?本来做了个小中见大的第三期,小忙,没搞完,扔到下周好了。这个周末时间既然长些,就做了个长文,来自Nielsen Norman Group的三星Gear智能手表UX评测,作者是两位爷手下的研究员Raluca Budiu,我们之前的一篇“交互成本的定义及案例分析”也是出自她手。接下来进入译文(脱水版,直接捞干的,原文铺垫较多)。

打造成功的产品 - 以小为始,公听并观 »

我恨秋天和冬天。喵们和我都容易在这个季节生病。另外尤其讨厌的一点是,无论早上起床,还是晚上回家,以及洗澡——穿衣脱衣的过程都要花上比夏天多很多的时间。

其实说到这个,想想看会让自己厌恶烦躁的倒也远不止穿衣脱衣的事。总结下来,只要当下产生了做某种事情的需要,却不可以立刻进入做那件事的状态,就会很难受,甚至是恼怒。例如晚上打算学点东西,但这之前必须吃饭洗澡,这个“中间”的状态就很讨厌...而吃饭之后,又必须首先花时间把碗刷掉才能洗澡,这也很讨厌...总之从计划到实施,这当中涉及的中间状态越多,越讨厌。中间状态对于目标的完成永远是一种阻挠,这让我觉得目标与现实之间有着无比强大的摩擦力;什么时候才可以平滑的好像牛油一样呢。

这些听上去像是无病呻吟的废话,其实你仔细琢磨琢磨,不是没道理。你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愤怒,为什么不着急,为什么任凭目标以外的事物干扰自己的前行,而不去想想那些事物是否真的像吃饭睡觉这类刚需一样无法改变?话说,如果你和我一样对这些事情较为敏感,那么其实我们所在的行业,我们平日所做的事情,正为我们提供着一系列的机会,让我们可以创造一些在生活当中帮助人们减少这类摩擦力的东西。可是话说回来,如果只有我们自己在意,只有我们自己能感受到负面体验给人带来的沮丧,那这一切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我只知道闲话可以到此为止了。看正文。

“新创产品的目标,是找到一个奇妙的点。在这里,最小化的形态与可行性可以完美的结合,让人们乐于使用。经过一段时间,你听取用户的意见建议,对产品进行改进,并逐渐提高‘可行性’的标准,使竞争对手逐渐无法跟上你的步伐。” - John Radoff

案例学习 - Commit的iOS7重设计 »

我这套肠胃,从小到大就没消停过。最近一个月因为要打起精神照顾喵,着实煮了不少咖啡,到这一两周里果然开始盯不住了,每喝必拉。想想两年半之前有阵子咖啡喝过量了差点挂掉,最后还做了肠镜,而且是人生第一次用那种静脉麻药,还记得那股凉嗖嗖的东西被灌进胳膊里的赶脚,然后一下子就涌进了脑子里面,接下来就迷糊过去了;且醒来之后的几分钟是没有记忆的,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已经把裤子穿上了。

这是扯哪去了呢。还是说正经的。今次更新放上来iOS7重设计实战案例一篇。之前已经做过一篇Luke Wroblewski重设计他家Polar的案例了;而这次的故事讲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小App的iOS7重设计之旅,我们一起看看吧。

这里进入译文。几年前,我(英文原文作者)设计了一款名叫Commit的应用,它给我带来的间接收益比我做过的任何事情所带来的都多。所谓“间接收入”,是指Commit帮我形成的良好习惯,而不是它的销售业绩。

具体介绍一下Commit。这是一款基于Jerry Seinfield的生产力理论打造的习惯养成工具。大致的产品概念就是,如果你希望自己能够擅长某些事情(譬如写笑话),那么你应该每天都去做这件事。Commit可以追踪你每天的行为,将记录串联起来,长此以往,“保持记录连贯完整”就会成为你持续练习的动机之一了。

这个理念是奏效的。我从2012年3月开始每天坚持写一千个单词(书、博客、客座文章等等),截止今年7月,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超过400天了。

产品就介绍到这;接下来,我将和各位分享Commit的iOS7重设计历程。

Josh Clark谈移动设备与界面设计的未来 »

我正在采用卧佛的姿态倒在沙发上打着这些字,脚和傻喵的脚互相抵着,电视里放着过把瘾,方言和杜梅离婚了。话说这俩字在这个周末是热词了吧。说真的,人家的事我们似乎压根管不着,只是周五那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多少人都堵在路上和地铁上,一切都显得那么怪异与不真实;不知为什么,那晚虽然黑压压的,我印象里的各种东西却像是被闪光灯照着一样空洞的明亮着。

这周拿来一篇InfoQ做的Josh Clark访谈,译文稍长,相对务虚,左顾右盼,畅想未来;其间Josh谈到的话题包括移动应用界面设计、响应式设计、交互模式与隐私、传感技术、和智能手表等话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稍作阅读。今天不多说废话了,开始正经的。

这里进入译文。移动设备的崛起带来了用户界面设计的变革。除了我们所熟悉小尺寸触屏设备之外,物联网的概念也逐渐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新设备类型;相应的,我们在设计内容输出格式以及诸如语音和手势这样的自然化输入模式的时候,需要考虑的问题以及要面对的挑战就逐渐多了起来。

Josh Clark——业界知名的用户界面设计顾问,《触动人心 - 设计优秀的iPhone应用》的作者——时常在全球各地的设计开发大会中发表关于界面设计的现状及未来的见解。今天,我们(InfoQ)有幸与他面对面就这些问题进行交流探讨。

导读文摘130906 - App体验记录、更多iOS7设计规范译文 »

周五晚上还算精神,既没有一周工作结束后的轻松与愉悦,也没有摧枯拉朽的疲劳与无力;平常心。

于是临时来一发导读;不过眼看着已然10点半了,今天能不能发上来还两说的;平常心。靠在沙发上,看着傻猫猫仰面朝天的睡着,偶尔抖抖爪子,然后自己抱住自己的小脑袋瓜,也许是在做梦吧;听着Foo Fighters,完全是去年这个时节的节奏,仍是秋高气爽,却物是人非。

今次的导读包括两篇已经放在Beforapps上面的App体验记录(均为投稿作品,欢迎各位投稿或瞎聊呗,发coda7210的gmail或者到微博联系我都好),以及我目前所在团队中几位交互设计师翻译的若干章节的iOS7设计规范;个人认为是HIG中最关键的几个章节,关于各类栏、控件的外观、交互规则等方面。

哦另外说,最近试着在这边一些页面侧边增加了一个“推广”,链到一笔一画的iPhone5草图本;她家还有其他一些不错的本子,喜欢的朋友可以看看呗。

十佳应用的故事(2) - 视觉设计与开发 »

周日傍晚了,心情不好。每次发博客,就像是给过去的一周做个记号;一周又一周,发生过的、想忘记的、要到来的...虽然这里不是个人的生活博客,但在自己看来却像是刻满了记号的墙壁或石碑一样。不说了。

继续“十佳应用的故事”。上周的译文中,Languages的作者Jeremy Olson和我们分享了关于想法、产品定义和交互设计方面的实战经验,今次来看视觉设计与开发方面的话题。

这里进入译文。从这里开始,事情变得真正让人兴奋起来;从这里开始,想法一点点变为现实;从这里开始,我们要将那些被用户真实触控到的界面元素设计并开发出来。

有些人认为,这个阶段就是关于设计制作漂亮的图片的,这是庸人之见。在这个阶段,我们要在每个层次上对界面进行抛光打磨,包括交互方式、可用性和视觉表现方式。一个好的应用会从这里开始变的优秀

虽然我们希望在交互阶段制作的草图或线框图可以呈现出一个清晰的产品轮廓,但每当看到更加可视化的视觉稿,或是把玩着通过真实代码制作的高保真原型时,我们意识到草图和线框稿是远远不够的。

同样,当我们仅仅在画草图时,很难去设想出一些极具创意性的细节设计方案,而正是这些细节有可能将我们的应用推动至更高的层次上,超越可用性,给用户带来更多更真实的乐趣。当我们开始进行视觉隐喻、配色和纹理质感方面的工作时,将会更容易想到各种有趣的细节设计方案。

十佳应用的故事(1) - 想法、产品定义与交互设计 »

眼看着进入8月下旬,天气相比前面几周有所凉爽;所谓凉爽,也只是高温从40来度降到36、7度的样子。

刚刚过去的几天怕是要成为人生回忆当中的经典之一了。依次看掉Metallica和Korn的现场,回想起来,有好多像梦一样不那么真实的情景在里面:夏季的夜晚、暴躁的吉他音墙、灯光、嘶喊、摇摆、泪水、满眼的黑T恤和金属礼、散场后打不到车而坐在路灯下抽烟到半夜...然而,如果要我判断,是现在这样安静的坐在屋里吹着空调做博客更像真实的存在,还是那些回忆里的东西更像,我真的难以回答。

想吃曼妥思了。说正经的。本周及接下来一周的话题,原文来自Jeremy Olson,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生一枚,Languages的作者。关于产品是如何从想法概念开始最终走向市场,他所谈到的一些经验和实践方法,值得借鉴。

这里进入译文。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相信,相比于失败,我们能从成功当中学到更多。爱迪生在发明电灯泡的过程中经历了数千次的失败,如果我们仍然要基于各种试验和错误来重新发明灯泡,那简直是愚蠢的。怎样从成功的产品中汲取经验?如今我们有了完整的实践模型。

移动应用产业当中有非常多的闪光点。虽然我很想说我的成功源于自己的才能,但事实并非如此。经过对那些在App Store当中获得成功的独立开发者的反复学习,我掌握了一些用来获取成功的基本原则和实践方法;我也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各位读者学到同样的东西。

Foodspotting创始人谈移动应用的体验设计 »

本周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买到了8月14号Metallica的票。琢磨着买件新T恤以及一些链子、耳环什么的。算起来约莫有6、7年没这样黑T恤银首饰的在外面招摇了。要不要看过演出之后纹个Metallica的logo去呢。

然后还有和朋友们碰头、唱歌喝啤酒啊,对我来说这可不是每周都可以发生的事,所以同样很开心。突然想到其实就这么点信息量已经足够去YY一些比较接地气的产品了吧?本周的译文与这方面的话题也有些许相关。只有自己的生活够丰富,才会有更坚实的基础来做出接地气的产品吧?从这个角度讲我还是蛮惭愧的。开始说正经的,我很喜欢的一篇小文章。

这里进入译文。今年1月,28岁的Alexa Andrzejewski把她的美食发现类应用Foodspotting卖给了餐饮预订平台Open Table,售价是1千万美金——够买很多饺子和杏仁饼了(哪跟哪这都是?译者C7210注)。

Foodspotting的成功秘诀是什么?Andrzejewski相信,该产品取得成功所依赖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其“扩展到屏幕以外”的能力,也就是充分利用移动设备独有的体验模式来帮助人们将现实生活体验变得更好些的能力。

实际上,催化出Foodspotting产品概念的,正是Andrzejewski本人在改进个人餐饮体验方面的需求。2009年在日本时,Andrzejewski发现了很多闻所未闻的美食,回到美国后,她感觉要在本土找到供应这些美食的店家,实在是件难事。“我觉得,做这么个小项目,比如让你可以找到某种特定的美食,而不只是某类餐馆,可能是个比较酷的主意。” 然后,Foodspotting就诞生了。

iPad是真正的移动设备吗? »

我想今天应该是周日。甚至有些阴冷的赶脚。端午放假的日期与其他地方不太相同,所以明明大家还在上班的日子,我窝在家里做做博客。

一天没吃饭,却在最扛不住的时候和以前的同事聊起地方小吃方面的话题,天津的煎饼果子,南京的皮肚面,把自己馋的半死,简直蠢到家了。最受不了的是我现在竟然还在这里写这件事。这让我想起06年进入Web行当之前那段惨烈的日子,每顿只有馒头,没菜,最后一边抽烟一边吃,权当是作料了。

头昏昏的,不说闲话了。恰如其分的在比较需要的时候发现这样一篇关于iPad应用设计的文章,拿过来做下译文,分享给大家,走起。

这里进入译文。有次在轨交上,我(英文原文作者)的安卓手机挂了。我应该记得自己要在哪站下车的,但和如今的很多人一样,我太依赖于科技了;后悔不该把这些信息全部记录在手机当中,应该依靠自己的大脑呢。

等等,我的背包里还放着iPad和笔记本呢!

可我觉得为了查看Google地图,在一群乘客当中无论拿出这两样设备当中的哪一个都显得很扎眼。最后我还是选择了iPad,毕竟小一些,而且有3G,不过我总觉得身边的人在盯着我的屏幕看...我这些纠结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据我观察,上班族在路上更多的是在使用智能手机或Kindle这样的设备;无论在车站还是车上,或是走在路上,端着iPad的人真心不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