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Unity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2) »

John Coltrane的“Say It”,轻声开始整张《Ballads》专辑。空中似乎正有大片的云飘过,阳光忽的弱了下来,刚刚还是彻头彻尾的刺眼的白亮,现在已是灰蒙蒙的一片。片刻喘息之后,阳光的棱角重新变得分明起来。

给自己制定了额度,七月的已经用掉,再等上两天进入八月,额度恢复之后便可以收新的唱片了,首先会买来这张《Ballads》,以及《John Coltrane and Johnny Hartman》等若干。我猜八月的额度很快便会用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只有眼巴巴的等待着九月的到来。

如此依序行事,并非古怪的癖好,我的功课便是这样做的 - 将之前听下来感到喜爱的爵士乐手一一列出(譬如John Coltrane、Lester Young、Charlie Parker、Count Basie、Duke Ellington、Louis Armstrong、Miles Davis和Chet Baker等等),对应着每位乐手,在淘宝上搜索出所有可以买到的唱片,去重,记录下来,然后逐一在线试听、分级,排名最为优先且价格可以接受的便放入购买清单;此外若遇到几乎是“全网仅此一套”的稀有品,也会无论怎样都要将优先级提到最高。这件事做起来相当不轻松,所需的耐心和耐力超出自己预想。目前仅前三位乐手就已经整理出二百多张,而从中挑选出十余张就足够排满接下来一两个月的购买计划了 - 不敢也无力过于奢侈和大张旗鼓的做这件事,若得以滋润便细水长流也好。

说起来很是奇怪,在这样的周末午后,公司里却像是有几百万个人在加班。坐在茶水间敲着这些字的时间里,只是接连不断的有人过来泡饮料、铲冰、泡饮料、铲冰,简直心烦意乱。免费冷气与一大箱子冰块 - 不禁开始寻思人们或许真的愿意为了这些而在炎热的周末跑来公司;为什么不呢,毕竟不坏,或是如我一般无法在周末面对空寂的“家”而宁愿四处栖身也未可知。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Unity与Cardboard app基础实践(1) »

手背有些痒,隐约看到有个小包,却也不像是被蚊所咬,因为呆呆的看了几分钟也没见它变大。用指尖抓出了一些红印子,凌乱的遍布在小包周围,远远看去就像有小人国刚刚在那里打过一场山丘争夺战,无数小小的勇士血染疆场。

今年的首个高温红色预警的日子,此刻约莫40度的样子,即便是在冷气充足的六楼茶水间,这样坐在靠窗的位置也仍算不得凉快,被烈日灼到几乎燃烧起来的空气奋力的在玻璃墙上寻找着任何可以渗透进来的缝隙。“喂,让我们从这里进来可好?” “这个么,不大好,外面可有什么不妥?” “热的不行。” “理解倒是理解的。” 这样说起来,怎样都觉得窗子就像是上了年岁的看门人,面对一群想闯进来的小家伙,明知他们要使坏,却无论如何都会顾此失彼的时不时被他们溜进来两三个。

并没有。既没有小人国在打仗,也不存在坏小子与看门人的周旋。实际上眼前的一切都宁静的仿佛凝固了一般。阳光肆无忌惮的充斥在各个角落,好像某种具有弹性的实体填充在空间当中,反倒是办公楼、草坪、树木或是道路一类,却因为被暴晒至疲惫不堪,而慢慢蜕变成为虚无的、不成形的幻像。

一个穿着热辣短裤的短发姑娘似有若无的撑着阳伞慢悠悠的从楼下走过。

对我个人而言,今年夏天在整体感知上并不如去年那样难捱。一年前,同样是在七月下旬,天气变得真正炎热起来;我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每日中午奔波回家,只为给斑喵开开空调、喂喂化毛膏和蜂蜜水,然后再赶回公司继续后半天的工作。期间对两种“热”的印象最为深刻,一是正午时分在光天化日之下等待出租车时的热 - 打开手机,地图上的小车图标仿佛热蚂蚁一样四处涌动却无人接单,放下手机,同样连半辆车都无法招到 - 那是一种极为无助又无处可逃的热;二是回到家打开门的瞬间从屋内翻滚着扑面而来的干燥而憋闷的热 - 斑喵就这样自己在房间里泡了半天,只是垂头丧气的把小脸依在毛茸茸的手上,并不再出来迎接我 - 那是一种可以通过自己辛苦奔波来驱散的热;虽然凉爽的效果持续不了许久,但对斑喵来说却是整个白天里最为舒适、最愿打起精神吃些东西的一段时间,我想那或许值得吧。

今年因为一些变故而导致生活模式转变,无需每日如此奔波,于是对炎热的感知自然不再像去年那样强烈了。说起来,一年前,三、四年前,甚至十余年前的林林总总,时不时的便会清晰的闪回到眼前,仿佛是昨天刚刚撕下来扔进垃圾桶的日历纸,或是像街边转角的杂货店里陈列的小物件那样,你每每路过便会在不经意间瞥上一眼。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