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用户体验

从减少点击次数,到降低使用负荷 »

昨天B.B.King病逝,享年89岁。几乎循环了一晚上The Thrill Is Gone.

这种事从情感上讲有点不真实,心里自然知道这些老艺人到了这把年纪真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走一位,只是真的发生了真的看到消息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种好像断层一样的东西出现在脑海中,不知是怎么回事。

窗帘没了,于是现在窗前黑洞洞的,几乎分不清对面楼顶和天空的界线。再也无力像7年前的夏天晚上一样端着啤酒坐在阳台幻想外面是夏威夷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之前这一周有很多东西想留到周末一起念叨出来,一些关于Watch啊原型啊一类什么,现在却发现彻底语塞,只想听着B.B.King啊Neil Young啊Bob Dylan啊然后慢慢的睡去,不知是怎么回事。

夏天就是这么有趣。还是说正事好了,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一篇文章,有者自有,无者也可无中生有。what the fuck...下面进入译文。

去年秋天,Luke Wroblewski发了一篇名为“Requiring Less Taps in Mobile UI”的文章,并在其中提出了“流体点击手势”的概念,旨在减少用户在特定操作过程中需要执行的点击次数。

案例学习 - 关于Watch应用的导航、通知、复杂任务及动效 »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距离Kurt Cobain把Neil Young的这句歌词引用到自己的遗书里然后给自己来了一枪的21年之后,Neil Young本人依然在世并仍在高唱着Keep on rockin’ in the free world.

翻翻自己常听的歌单,歌手几乎都是如今已经50岁上下和70岁上下的,除了那些自杀的和吸毒过量挂掉的。所以有时想想看,自己所爱的这些,也真算的上是恶趣味呢。

Watch已经到手一周,仍在适应和习惯,也许接下来一两周可以念叨念叨了。所谓适应,并非指十多年不戴表之后突然每天在腕上戴这么个东西的不习惯,而是指还在根据自己的生活来摸索Watch与iPhone的共生关系,还在一点点的打破“在任何情况下都通过手机来获取信息”的习惯。不少人说“有了Watch就会更加沉浸于各种app各种信息交流了吧”,我只能说实际情况正相反,我已经亲身感觉到自己在“设备”上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就像之前有几篇关于Apple Watch的文章里说过的那样;那些作者很是有先见之明。

今天仍是Watch应用设计案例。我很喜欢案例学习,所以不会介意连续三周来做相同的话题。下面进入译文。

Wallaby是一款个人财务app,可以在你购物时根据不同的场所帮你选择最适合的信用卡进行付款,以最大程度的获取优惠或积分。不过根据我们的了解,在实际当中,很多用户在结账时常常忘记或懒得把手机拿出来使用Wallaby提供的功能。

我们希望Apple Watch版本的Wallaby能从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其实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打造过Pebbel、Android Wear、Samsung Galaxy Gear甚至是Google Glass的版本了,所以对于哪些功能更适用于可穿戴设备还是比较清楚的。

案例学习 - 为Soundwave设计Watch应用时学到的五件事 »

五一假期第二天。眼前摆着脏兮兮的咖啡杯,伽莫夫的《物理世界奇遇记》,以及用来在iPhone上玩GTA San Andreas的蓝牙手柄。外面雨着,Neil Young轻声唱着“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记得老杨曾经埋汰过iTunes提供的音乐质量,乔布斯很光火;老杨送给乔布斯唱片一类的礼物以图修好,乔布斯拒收。都是一辈子长不大的小孩儿。

突然间天气像是变的晴朗起来,外面也有鸟叫的声音了。最近时常发现一只特别小的小黑鸟不知叫做什么名字来的会落在阳台外面的晾衣杆上左顾右盼的叫着,倒是有些像燕子。

可能还是想再做一些Apple Watch的产品案例。最近开始有些设计师讲到怎样通过After Effects制作动画图片序列的事儿了。不多说了,进入译文。

Soundwave已经在iOS及Android平台上发展了将近两年。我(英文原文作者)最近有幸得到机会,能够为Apple Watch版本的Soundwave进行UI与交互设计,使其成为4月24日之后Watch平台上的首批第三方应用之一。

为Apple Watch这样的新平台设计app,这对于我们的设计与开发团队来说都是绝佳的学习机会。作为设计师,我在这个过程当中学到了一些很关键的东西。

案例学习 - 为Apple Watch简化现有产品的设计思路 »

周六晚间,木头的小床头桌,上面有一个2009年买的宜家闹钟,方方正正的,顶上一个条状的大按钮,平时按一下屏幕会有背光,闹钟响起时看都不用看直接伸手随便一拍就能拍到然后闹钟停止,好棒的设计。那些年习惯给它定好夜里3点闹一次,为的是醒来发现还有那么长时间可以睡,徒增幸福感。

前面在朋友圈看到一篇摄影师跟拍无人领养的喵汪被安乐死的文章,如鲠在喉,心里剜着的那么难受。只代表我自己,做出一些微不足道的呼吁:如果哪位朋友有养喵养汪的打算,并且生活状况确实允许长期守护,还请以领养代替购买;它们当中有太多,平白无故就等待着被人类终结生命。

自从2006年开始养喵,整个人从过去无所顾忌无心无虑,到如今对家庭卫生环境细节神经质一般的维护以及对外面喵汪的关注,自己回头看看,也是百感交集。我好希望自己死后能化作某种,能够在冥冥之中守护所有这些小动物的,存在,让这些单纯而美好的生灵在这个世界上自然的发展着,而不被人类这种丑陋的物种伤害。

说正事吧。最近一两周陆续看到一些实实在在的Watch app设计案例文章,而不是过去那些概念设计或是臆想,于是想要拿来一些做掉译文。今天是第一篇,希望接下来还会多做些。下面进入译文。

英文原文:4 Ways we Simplified Our App for the Apple Watch By by Michelle Li and Abby Deering

UX路漫漫 - 产品设计当中常见的5个误区 »

周末傍晚,拉着窗帘在屋里开着昏黄的台灯,几乎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正听着Neil Young的一首27分钟的歌,这首歌在此张专辑(Psychedelic Pill)当中从长度上来说排名第二,比第一名短了整整10分钟。

很多时候觉得要靠微信朋友圈来了解外部世界,但那无非只是所有人吃喝玩乐的时间轴。发生在别人身上的喜怒哀乐,就像世界名胜他乡异地风土文化,对我有什么意义。"What the hell i'm doing here?"

陷入这种静的让人沉下去的身心状态当中,落到文字上却是要给人看的,我想让别人看到什么,从而让自己获得怎样的共鸣与认同呢?"But i'm a creep."

表演仍要继续,我们来看本周的译文。原文标题看的我觉得挺无趣的(优叉路漫漫几个字是我自己更加无趣的加上去的),仔细读过觉得站的层面比标题表达出来的要高一些,于是很喜欢。原文作者Julie Zhuo,Facebook产品设计director,貌似在Medium上看过好几篇她写的东西了。开始吧。

学习的过程中没有不犯错误的。本文当中提到的这些产品设计流程当中的错误,我(英文原文作者)个人犯过很多次,也见过很多人同样在犯着。幸运的是,有种东西叫做互联网,有种媒介叫做文章,我们可以讨论这些错误及其背后的成因,今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避免。

图标,文字,还是图标加文字? »

周六傍晚,白天天气不错,这时间还是亮堂堂的没有哪怕一丝夜色要融入进来的意思。

前面刚刚拍了新的身份证照片;提起这事儿才发觉现在手里这张塑料卡片已然是10年前拿到的了;2005年那天早上去拍照片然后被工作人员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最终拍出一张哭丧的衰脸。这次我也一点都没笑,脸上跟抹了胶一样。

话说,本来天真的以为这个月底开始就能基于实际设备来念叨Apple Watch那些事儿了,只是没有想到需等到6月才能拿到,也是一阵肝儿颤与恶寒。

更新译文一篇,关于UI当中图标的使用。其实吧,我觉得像上周末那样,不做译文,只是边喝边听歌边絮叨,还是蛮舒服的。正文吧。

图标是界面的基本组成部分之一,然而在很多时候,图标本身也在破坏着界面的清晰性。

念叨 - 关于Sketch、Origami、Swift及Apple Watch »

周末,清明,所谓弹簧式天气,夏日般的高温,高温之后的风,雨,乌云,尴尬的阳光,一屋子猫毛,Pearl Jam MTV Unplugged 1992,威士忌,扔在门外的Air Force 1,晚间21:55,凌波丽,Eddie Vedder正在绝望的嘶吼“We belong together,together”,目光神经质且坚毅着。

翻开朋友圈满眼都是精致的文艺的酒吧餐厅餐盘美食小清新民谣Live吧啦吧啦...just fuck off...

话说,这周没有看到像样的或是愿意做的文章,想想就自己念叨念叨好了。从来都只是在正式译文前念叨,这次搞大了;记得以前有些朋友评论说每篇开始的念叨属于信息噪音,尽快进入正文才好;也是个角度,不过抱歉今次怕是没正文了,都是念叨呢。我几乎把自己逗乐了。

当然念叨的也是正经东西居多,只是随性了吧,毕竟不是一板一眼的做译文或团队博客,脑子里没什么中心思想啊框架啊提纲一类,想哪说哪好了。谁知道会不会念叨上瘾以至于以后越来越多这样呢。谁知道。

(转) Apple Watch平台认知与产品设计 »

想说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周末,自己却也不大确定了;天气很好倒是真的,只是下周又要风风雨雨的样子,我该给我的自行车配块挡泥板了。

我能确定的是自从2011年开始做这个博客,这是第一次转载;破例也没所谓,因为是自己发布在团队博客上的东西,这周就偷个懒拿过来罢;关于Apple Watch,一直以来想说的很多东西都在这篇当中了,也算是给自己乱七八糟零零散散的想法做以整理。不多说了,进入正文。

本文由腾讯ISUX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时至今日,Apple Watch已然高调进入我们的视野,却仍未正式进入我们的世界,绝大多数人的信息来源仍限于Apple官方的介绍。大家有期许,有探索,也有失望。持负面态度者的普遍看法是,“这些事情在iPhone上都能做…手机屏幕那么大,看起来更爽用起来更舒服…令人心塞的续航能力仅支持5个小时的高强度使用…买它何用…”,而乐观者则普遍相信作为Apple设备生态圈的新生力量,Watch在技术上虽尚未成熟,却具有其他设备难以比拟的优势,并且会像前辈们那样欲扬先抑,在恰当的时间点爆发于消费市场。

在腕上 »

昨天说到的第二篇小更新便是了。按说标题不该这么随意,英文原文标题“On the Wrist”,翻过来怎么也要“面向腕上设备...”、“智能手表blahblah”,但突然想到那本《在路上》,于是顺坡下驴就这样吧。话说有人看过黑旗的主唱当年那本自传没,译名叫做“摇滚在路上”什么的样子,记录Black Flag早年巡演方面的各种事儿,生猛的邪乎。

不多说了,正文吧,和昨天的文章说的大体是一件事儿。下面进入译文。

智能手机永远在线的特性使我们能随时随地联接到互联网上;这一特性也在过去这些年中彻底改变了我们与软件应用之间的关系。应用变得更加个人化、社会化,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造成这些变迁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设备形式的变化:从桌面到掌中。那么,当那块屏幕继续缩小并被我们始终戴在腕上时,事情又会怎样变化呢?

在如今这个多设备世界中,人们在手机、计算机和其他联网设备之间进行切换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常见。大体上讲,桌面设备占据着我们白天的工作时间,平板电脑属于晚间,而手机则从早到晚贯穿于其间。

Apple Watch - 放下你的手机,和世界更高效的沟通 »

今早忙完家事,没有和以往周末上午一样泡到GTA的世界里,而是倒下继续睡了;却做了噩梦,中间叫喊着醒来,咂摸咂摸嘴又继续入梦直到中午;下午开始下雨了吗?

电视里,猪八戒正抱怨着:“这皮软的老和尚...看见妖精,我躲还躲不及呢,还巡山...” 为毛觉得这一切好迷幻?这种时候往往易于怀旧,10年前这时我在干嘛20年这时我在哪里一类,今天我不打算这样做了;凯撒的归凯撒,张大民的归张大民。

话说,最近自然是较为关注Apple Watch方面的话题了;也等不及去把这块美妙的东西戴到自己的手腕上。上次戴表是什么时候,约莫还是在大一那年;正好是拥有人生第一部手机的日子,就再也没有戴过任何手表了。那种感觉已经记不太清了 - 想知道时间抬手看一眼就ok的那样 - 然而通过这种方式去和信息、和人进行互动的感觉,这辈子还从未体验过;快了的样子。

其实明天很可能还会上一篇小新,和今天这篇相比,在篇幅上虽然差了很多,但讲的基本上是一件事儿。小新...还上一篇小白呢。下面进入正文。

我(英文原文作者)爱科技,我着迷于科技的任何方面,从油井到强子对撞机到智能手机。所以每当有新的科技消费品出现时,我总会在早期入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从10多年前就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包括各种不同的智能手表也戴了很多年 - 即便在那些年里这些设备还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如今,智能手表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东西”了,因为Apple终于决定参战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