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VR界面设计实践指南 »

刚刚还在和朋友念叨,近来很少再像去年夏秋时那样大段大段的当作随笔一样写着各种有的没的,以至于需要在公众号中单独分一篇“前言”出来才好。时间变少了或是事情变多了,或是需要依靠那般的状态才能调整身心的时期已经过去。不知道,只是不想再那样写了。

突然想到走心和走肾的问题。简直不知这是从何说起。哦对了,前面一个朋友特意加了个人微信号来询问5年多以前一篇译文里提到的一本英文书是否有中文版引进的问题,无法提供帮助,抱歉移除了好友。也希望任何有意交流这类通过任何搜索引擎都能轻松得到答案的问题的朋友真的不必花时间找到我的个人号然后等待好友验证之后在手机上打字交流,大家时间都很宝贵。

仍是2月时节却开始时不时的一副春意盎然的面目,这世界。身在红坊,Musee Cafe,阳光下的人们那么幸福,老老少少,狗狗们在追逐奔跑,小朋友们踢着足球。真不坏啊,有时你甚至会这样觉得。

时间不多。一篇VR实践指导文章。Smashing Magazine好久没有这样新一些的东西了。实践指导性质的内容非常简单易行,个人感觉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将传统UX设计流程及方法融入VR产品设计的思路,以及作者对于VR设计开发工作前景的观点。新技术,新事物,大风刮去之后留下的一批实践者所始终坚持的那些,才是真实的、有长期价值的东西。这是走心;集体意淫无非走肾而已。

Facebook产品设计实习生的VR之路 »

一场春节终于结束。该回到正轨的回到正轨,该开始的开始,该改变的改变;设立过的目标已经进入时间线,而不再仅是新年之前的憧憬与畅想。

所幸的是,今年开春不必再像一年前那样痛彻筋骨的休养生息一两个月才能让自己开始动起来。目力所及的格局并没很大,哪怕仅有眼前一年之内的目标与动力让自己feel alive也不错。所谓计划,便是尝试做好单位时间以内能够做到的事,然后任由物是人非,再去面对接下来一个全然未知的单位时间。things change,that's the way it is.

开工之后的第一篇译文回到VR主题。产品设计实习生的总结。我越来越喜欢FB了,他们有社交,他们有VR,他们有John Carmack,他们有Julie Zhuo,他们有坚实且越发具有影响力的产品设计与开发文化。

下面进入译文。

2016年夏天,我(英文原文作者)有幸成为Facebook的一名产品设计实习生。在上岗之前的几周,我了解到自己将会被分派到VR团队。这个消息让我紧张而茫然,因为自己完全没有过相关经验。不过还好,经过几周的准备,我对VR的激情越发高涨,同时也开始自信起来。

回头看来,我意识到自己能进入这个团队真的是非常幸运。实习期间, 关于VR设计,我学到了重要的五件事,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希望能为有兴趣进入3D设计领域的朋友们提供些参考和帮助。

关于好斗与内容付费的三言两语 »

刚刚在和朋友聊,自从开始沉迷Tupac、Eminem的音乐,以及泰森的拳击(...)之后,能感到自己又开始变得好斗起来,从无力迷茫的困斗,到多多少少有些宿命与使命感的好斗,这样。我从小到大所敬佩的人当中的绝大多数怎样看都算不上道德模范,这一点颇为奇趣 - 只是一众在各自的shady世界中穷极所能打拼天地的mother fucker而已,却能让我感到关联。

于我而言,着实无法喜欢和人明争暗斗的感觉,但偏偏想要去一点点的、不断的让自己变得比同类人强那么一些,至少不要更弱些,于是只有自己躲起来,躲进shady的世界,远离任何可能与同行在这片不大的天地里产生纠葛的互动,做一些自认为有意义的事,经年累月,期望通过依靠个人力量产出的结果来证明些什么。在这个行业中,那些看似阳光健康、一片和美,实则充满bullshit的任何东西从不是我的菜 - 除了足够强硬的结果,其他全部是自娱自乐 - 所谓交流、协作、团队...没有足够强硬的力量输出,全部是bullshit。不过这样讲也并非因为我对这个所谓的行业有着怎样透彻骨髓的认知,我只是更加不了解其他行业而已。

新年之前 »

2017年1月26日晚间,上海,腾云大厦,SNG社交网络事业群,社交用户体验设计部,工位07008,izzy,A.K.A. C7210。

除了一楼的保安,真正意义上的空无一人,即便是在周末或假期加班最为勤奋的产品们也不见了踪影。需求做到了年前的最后一天,然后人去楼空。

慵懒的看了整整一个下午的迈克.泰森K.O.集锦与纪录片,去顶楼望着落日一点点退至天幕之下,回来座位打开备忘,一条条过着春节间的待办事项以及2017年的目标计划。很有意思的感觉,在心里与自己对话。

随时会想念已经回家过年的朋友们。anywhere but here,c ya next year.

好吧来看看呢,过于个人的计划不用多说,譬如更多的展、更多的唱片、更多的纹身、完成一到两个个人产品一类,或是走遍这里所有有趣的音乐去处,像House of Blues & Jazz、Hard Rock Cafe、JZ Club等等。

C7210的年度总结及新年展望 »

也算值得纪念的日子。刚刚完成了人生第一个纹身。此时正安坐在纹身店边的摩托车俱乐部咖啡店,所在的位子窗外赫然停立着一辆超赞的宝马摩托车,看得心里痒痒的,将来必须拥有一辆这样的车子才好,我揣摩 - 一辈子躲在四轮金属壳子里面,感受不到速度的凛冽,岂不可惜?

柠檬红茶的温暖舒适与窗外那象征着速度和力量的机械形成了难以名状的对比。胸前凉凉沙沙的。纹身的过程完全没有想象的疼痛,甚至意犹未尽。接下来呵护几天便可以任其和自己融为一体了。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最终期 »

Ask Me Anything最终期。与以往不同,本期邀请了三位嘉宾共同参与回复。

说起来,做Beforweb这五年多以来还从未尝试过任何合作形式,鉴于AMA活动当中有些问题确属C所不擅长,譬如涉及到校招具体策略一类,不敢妄言,不如请朋友们来一起聊 - 其中有C多年的好友老包和胖达,以及ISUX负责校招面试的同事小e,相信可以给各位带来更有价值、角度更加丰富的内容。

最终期共包含五组问答。之前四期的更多内容详见本文末的清单。

先来介绍一下嘉宾:

为什么而设计 »

印象里这是近年来最难翻译的文章,可能就没有“之一”了。Julie Zhuo的“Why Design”。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普普通通的语言,只是感觉有些飘,有些地方能感到女神正在接近意识流的状态,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那样。想到自己时不时在前言里的任性,怕是也够难读的。

全文更像是几篇随笔的集合,内容相关却不是在结构分明的论述某个主题。从幼年得到Walkman,到帮助妈妈做科技类家务,到“设计师”的定义、唐·诺曼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产品设计意图、Discman。倒也无需多想,片刻闲暇时跟着文字飘下去就好,其实主线就在那里。

下面进入译文。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四期 »

Ask Me Anything第四期,包含三组问答(四个问题):

  1. 越发感觉专注很难,你是如何保持学习的持久性的?能说说你的自律情况吗?
  2. 请问C对设计动力的源泉来自哪里?就我个人来讲,日常支持各类产品需求的设计很难让我产生持续动力,于是比较想参考C的理解。
  3. 我是一名研三的学生,研究方向为交互设计,明年毕业也会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交互设计。自己有一点疑惑,请问交互设计也一定要去关注各种设计时势吗,问题的缘由是平时工作量大,回到家中想放松一下,不想去刷各种设计公众号。
  4. 你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的人吗?这个问题是我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脱口而出的,现在回想起觉得有点不太尊重别人(捂脸)。

全部问题的清单见文末。上一期也不错,开会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呢恩?

另外说,计划邀请产品和视觉设计方面的两位神嘉宾共同完成下一期问答。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三期 »

这个冬天没有从前的冷还是怎么的。到了十二月中旬皮衣也不曾穿过一次,每年早早戴上的围脖也搁置着,一条头巾随意折折系在脖子上将就到现在。

如今头巾倒是派上了大用场,除了在家和办公室时不时戴一戴,其余的用作围巾,用作给Xbox们防尘,用作床头和办公桌装饰,用作盖唱片,用作摆在那里什么都不做。

怎样都觉得一到傍晚时分便会播放到When I'm Gone,也是乖巧。身心静下来,不再想要喝茶或抽烟一类也可安好。

天色变得黯淡,记忆在脑袋里回闪,我本来要坐的飞机坠得稀巴烂。
这时我从梦里醒来,闹钟响着,小鸟鸣叫着。
正值春天,Hailie在外面荡着秋千,我走向Kim亲吻了她的脸,倾诉自己的想念;Hailie笑着对她的妹妹眨了眨眼。

好美。

Ask Me Anything已经做到第三期,写着写着自己也会觉得有点意思,好像在聊天,又像在和笔友通信。错过了第一期第二期的朋友不妨稍作回顾。

今天是第三期,包含五组问题。全部问题的清单见文末。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二期 »

感谢所有在征集问题期间给予我和Beforweb支持的朋友们。

最终选定了22个问题进行回复(见本文末尾的清单),其中关于“C7210”究竟是什么鬼名字、对于现在视觉和交互逐渐融合的UX/Product Designer岗位的看法、最喜欢的产品等问题已经在第一期当中进行回复,之前错过了的朋友们不妨稍作回顾。

今天放出Ask Me Anything互动活动第二期,包括四组问答。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