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互联网及移动端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UI

扁平化设计与最小化设计不是一回事 »

首先向给推推祝福、给我鼓励的各位朋友说一声谢谢了,我觉得很暖,推推也会感觉到的。

还没到周末,临时插播一篇小文,要表达的东西都在标题里了,纠正了一些认知上的混淆,提出了一些小建议,大致是这样。茶余饭后可稍作阅读,可能有益消化吧,我不知道。看正文喽。

这里进入译文。如今,到处都是“扁平化设计”了,但是似乎很多人将这个潮流与“极简设计”或是说“最小化设计”搞混淆了。其实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根据具体项目不同,它们甚至还会彼此互斥。

案例学习 - Luvocracy的iOS7重设计 »

现在是阳光着的周日午后。接下来要敲的字,让我觉得很艰难。

2013年11月29日,我的小喵,推推,永远的离开了我。

仍然有些难以相信这是真的,哪怕是这样写下来。回头看看最近两个月博客当中的记录,从9月底开始,推推生病,确诊心脏病,到住院、监护、带回家调养、状态好转、恶化...终于到了这么一天,需要将终点记录下来。2006年到如今,这7年半的时间,我好想和推推一起再重新来过一次,好想。

每天都觉得眼泪已经哭干了,每天仍时不时的就会哭出来,心疼、想念、愧疚,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无法停下;夜里梦到她,也会叫着她的名字哭着醒来。这周末本不想再做任何事情,包括更新博客,但是什么都不做时,难受便没有止境一样,所以还是尽力做些事,尽力让自己知道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带着对推推的想念。总有一天,还会可以再见到的,推推一定还会记得我,会钻到我怀里窝起来,再也不分开了。

就说到这里吧,来看这次的译文,又是一篇iOS7重设计案例。

这里进入译文。iOS7刚刚发布时,我们正好在打造一款用在iPhone和iPad上的新应用,同时也在改良我们的品牌和视觉设计策略。iOS7的发布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独特的机遇,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推动视觉风格的转变,使其更贴近新系统的设计主题。

我们将iOS7的三大设计主旨——“依从”、“清晰”和“纵深”牢记在心,并运用到我们的界面和体验设计工作当中。

从外观的角度讲,iOS6版本的Luvocracy已经相当扁平了,界面元素简洁易用,其实在很多方面已经符合iOS7的设计主题了。在重设计过程中,我们很小心的将其中的重要元素保留下来,而同时对应用当中一些特定的部分进行了微调或大改。本文中,我将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次视觉升级工作中的一些重设计要点。

面对iOS7,设计师们该何去何从? »

目下是星期日晚间,吃过晚饭,把自己埋在沙发里,困倦的很。几乎练了一整天的车,风风雨雨,神马也看不见,倒库倒的一塌糊涂,话说两天之后就要小路了,坏天气的不要;好天气还未必能过呢。

过去的一周里,病喵又经历了一次住院,心脏病引起的肺水肿,还没到很严重的胸水程度。这次只住了一天,因为喵的应激反应实在过大,医生碰都碰不得,干脆还是带回来自己给喂药喂饭。话说,前面几天有没来上海参加User Friendly 2013的朋友?我在陪护病喵期间忙里抽了个“闲”过去参加了一个工作坊。大约,也就是那个样子吧;一向对这类东西没多大兴趣,较真说起来的话,信息量不会有自己每周能获取到的更大。何苦扎堆,又不是搞社会关系的。是吗?

这次放一篇iOS7重设计方面的文章,篇幅比较简短,但角度切合实际,一些观点和建议很值得参考;原文作者就是之前做Commit改版案例分享的那位。走。

眼下,很多设计师还在纠结于要不要将自己的设计过渡到iOS7风格。即使他们知道怎样去设计一款适配于iOS7风格的应用,要弄清楚如何让设计方案变得更加独特也是一件很难的事。

今年,当iOS7刚刚与世人见面时,我的朋友Jeremy Olson写道:

iOS7...有些地方看起来真的很赞。视差效果、界面的缩放、各种微妙的物理动效...我为这些新的、尚未被充分探索的界面概念感到兴奋。

但是,我说,那些应用图标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些无边框的按钮!?

对于干掉皮革效果一类的视觉元素这件事,我充分理解,但是,难道所有的拟物元素突然都失掉了全部的价值吗?

设计师与"少即是多" »

各位在看到这篇的时候,有没正在听歌的?我正在听The Rolling Stones的《Sticky Fingers》,这是滚石的专辑当中我最喜欢的一张(封面是一个穿着牛仔裤的下半身形象;据说上世纪70年代早期版本的封面上,裤链是真的可以拉开的)。你在听些什么呗?

这个周末可以用来做事的时间非常有限,于是找来一篇较短的文章;读下来觉得是一篇很棒的小文,是我很喜欢的那类篇幅不长却高度聚焦于一个主题的东西。关于简化、关于动机、关于设计与功能的关系、关于片面的扁平化风潮;分享给各位,希望能带来一些共鸣。

这里进入译文。过去几个月当中,我一直在马德里的一家创业公司的设计团队当中任职。我的主要工作是为他们的一款主要应用产品进行重设计,这其中确实遇到了不少挑战。我们每天都会问自己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怎样在保证功能性与吸引力的同时尽可能的对产品进行简化。

每轮迭代,我们都会解决掉一些矛盾,然后再回头看看以前的版本,就会觉得从前的体验真是噩梦,看上去也不怎么漂亮。不错,我们是在进步。

作为设计师,我们不断的寻找着能够简化产品的创新方式。我们希望自己的设计方案能使产品用起来更有效率,更具功能性,当然,也要更顺眼。毕竟,我们是设计师。

案例学习 - Commit的iOS7重设计 »

我这套肠胃,从小到大就没消停过。最近一个月因为要打起精神照顾喵,着实煮了不少咖啡,到这一两周里果然开始盯不住了,每喝必拉。想想两年半之前有阵子咖啡喝过量了差点挂掉,最后还做了肠镜,而且是人生第一次用那种静脉麻药,还记得那股凉嗖嗖的东西被灌进胳膊里的赶脚,然后一下子就涌进了脑子里面,接下来就迷糊过去了;且醒来之后的几分钟是没有记忆的,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已经把裤子穿上了。

这是扯哪去了呢。还是说正经的。今次更新放上来iOS7重设计实战案例一篇。之前已经做过一篇Luke Wroblewski重设计他家Polar的案例了;而这次的故事讲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小App的iOS7重设计之旅,我们一起看看吧。

这里进入译文。几年前,我(英文原文作者)设计了一款名叫Commit的应用,它给我带来的间接收益比我做过的任何事情所带来的都多。所谓“间接收入”,是指Commit帮我形成的良好习惯,而不是它的销售业绩。

具体介绍一下Commit。这是一款基于Jerry Seinfield的生产力理论打造的习惯养成工具。大致的产品概念就是,如果你希望自己能够擅长某些事情(譬如写笑话),那么你应该每天都去做这件事。Commit可以追踪你每天的行为,将记录串联起来,长此以往,“保持记录连贯完整”就会成为你持续练习的动机之一了。

这个理念是奏效的。我从2012年3月开始每天坚持写一千个单词(书、博客、客座文章等等),截止今年7月,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超过400天了。

产品就介绍到这;接下来,我将和各位分享Commit的iOS7重设计历程。

案例学习 - 为iOS7设计的利与弊 »

搞的一写开篇语就想先聊下喵的事情了。推推本周情况仍然继续稳定着,上周一的复查结果还不错,血液化验、X光、B超一类检查下来,都有比较积极的进展,这让我自己的状态也好起来很多的赶脚;只是另外一位公喵略受冷落的样子。

这种日子过的不是非常顺心、需要付出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才能尽量扭转或维系状态的时候,反而会更加尽力让自己拿出些所谓的潜力或什么力,来保持一种不至于悲观和消极的状态,例如在零散的时间里多看些书,或是把哪怕几分钟的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上面。不过不能否认的是,一口清咖啡一口威士忌轮着喝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之前在微博上念叨了自己的想法,接下来可能会在这边做些iOS开发基础知识方面的内容,“目的是让更多做设计的兄弟姐妹少被忽悠,少受委屈,或是可以入手做些自己的产品”;我确实是抱着这样的目标来学习这些的,虽然完全没到能自己做东西的程度,但至少不能算一穷二白,所以拿些技术科普文章来翻译下还是可行的,况且之前已经做过一篇来着。

闲话说的有点多,进入今天的话题吧,Luke Wroblewski和我们分享了他们在为iOS7进行重设计的过程中所学到的一些东西;真真正正在实战中会遇到的一些问题,以及相应的思考方式及解决方案。

这里进入译文。和其他很多公司一样,我们最近花了不少时间来重新设计我们的iPhone应用Polar,使其能够适配苹果最新推出的操作系统。在漫长的重设计过程当中,我们真切地了解到了很多关于为iOS7进行设计的利与弊,甚至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

当我们开始着手将Polar已有的界面元素与iOS7的整体美学及设计语言进行适配的时候,有一件事情变得很清楚——我们不会仅仅满足于让应用适配iOS7,我们想要确保重设计之后的方案确实比之前的版本要更好。从某些方面来讲,iOS7让我们可以更轻松改进现有的设计方案;而在另外一些方面上,事情却变得困难了很多,我们的多数时间也正是花在了这些地方。

别再说iOS7是扁平化设计了,好吗? »

好短暂的周末,在一天当中压缩了很多事情。学车、照料喵、做博客、看书,还睡了个很久没那么舒服了的午觉。眼下已经快到晚上11点,发好这篇早点躺倒了。

仍然有很多朋友在关注关心着小喵推推的健康情况,我在这里再次向各位表示真心的谢意了;目前情况仍算稳定,看上去每天6、7个小时的照料还是有些正面反馈的;明天带去医院复查一下。想到上周有天下午实在困的不行,在桌前趴了会,很快就开始做梦了,梦到自己中午回到家里照顾推推,累了便睡会,突然想到下午要上班,要赶紧回公司;然后便惊醒了,发现自己就在公司;各种穿越和失真的感觉。

说正经的,来看本周更新吧。又是议论文一篇,简短而明了;正好前几天和老同事聊到这方面的事情,很共鸣,拿来分享给大家。

这里进入译文。苹果发布iOS7之后,我们听到最多的流行用语就是“扁平化设计”了。显然有不少人认定,iOS7特定的视觉美学使其看上去比iOS6要更平,因此,人们也应该以这种方式来设计应用。

问题在于,iOS7从本质上讲并不扁平。实际上,它是非常细腻且具有层次的;那些使用”扁平化“一词来描述iOS7的人,他们无非是在重复那些从一开始就这样误解iOS7的科技名人的话。道理何在?我们一起来看看。

点亮你的应用展示 - iOS设备及界面模板免费资源汇总 »

不知怎样形容刚刚过去的七天,感觉上像是度过了七年。上周的更新当中提到家里一只喵的身体出了问题;虽然当时很揪心,但觉得至多是消化道方面因为毛球一类而产生的问题。而这一周下来,整个事情已经变成,能否帮喵尽量稳定住心脏方面的病情,能否让情况不再那样恶化下去,能否找到一种相对有效的治疗方法可以给她更多希望。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尽量到医院去多陪陪她,而回到家仍旧难以习惯她不在这里的状态。

同样养喵的朋友们,到了他们6、7岁的年龄,一定要带他们去做体检,好吗?

这种状态下的时间精力完全没法得到保证,本周只能趁这一天不用上班的时间把前面看到的一些不错的资源汇总下。东西都比较新,iPhone 5S和5C的设备模板PSD为主打;找几款合适的拿去下载,用来展示应用界面或是制作原型,再合适不过了。如果你觉得有用,不妨也分享给更多道上的兄弟姐妹吧。开始验货。

Josh Clark谈移动设备与界面设计的未来 »

我正在采用卧佛的姿态倒在沙发上打着这些字,脚和傻喵的脚互相抵着,电视里放着过把瘾,方言和杜梅离婚了。话说这俩字在这个周末是热词了吧。说真的,人家的事我们似乎压根管不着,只是周五那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多少人都堵在路上和地铁上,一切都显得那么怪异与不真实;不知为什么,那晚虽然黑压压的,我印象里的各种东西却像是被闪光灯照着一样空洞的明亮着。

这周拿来一篇InfoQ做的Josh Clark访谈,译文稍长,相对务虚,左顾右盼,畅想未来;其间Josh谈到的话题包括移动应用界面设计、响应式设计、交互模式与隐私、传感技术、和智能手表等话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稍作阅读。今天不多说废话了,开始正经的。

这里进入译文。移动设备的崛起带来了用户界面设计的变革。除了我们所熟悉小尺寸触屏设备之外,物联网的概念也逐渐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新设备类型;相应的,我们在设计内容输出格式以及诸如语音和手势这样的自然化输入模式的时候,需要考虑的问题以及要面对的挑战就逐渐多了起来。

Josh Clark——业界知名的用户界面设计顾问,《触动人心 - 设计优秀的iPhone应用》的作者——时常在全球各地的设计开发大会中发表关于界面设计的现状及未来的见解。今天,我们(InfoQ)有幸与他面对面就这些问题进行交流探讨。

夏日清凉福利 - iOS7免费设计资源汇总 »

过去一周多的时间里连续跑去影院看掉了White House Down、环太平洋、速度与激情6这三部片子。对我来说,看电影和看Live没什么区别,只要够爽,够响,肝儿颤,就是极好的。说起来,还有8天的时间就可以去看Metallica了,还有16天的时间就可以去看Aerosmith了。不坏。你知道8天时间或16天时间里能发生多少事情?我不知道。

然则过去几周的时间里几乎一直沉浸在iOS7的事情当中,这也是事实,常来这边的朋友们也看的出来。我真的是越来越爱这东西了。btw,不觉得Beforweb博客皮肤本身就有点7的意味吗?...

上周破例发了一篇iOS7体验报告,而今次仍是与常规的风格有所不同。我确实很少做这种资源汇总一类的东西,除非是对自己很热、很有实际用处的玩意儿,那这次就是这样了。参考了几篇国外的相关介绍,另外到dribbble逛了逛,简单汇总了一些目前市面上比较过的去的iOS7免费设计资源,拿过来分享给各位,也留给自己平时找起来方便。资源包含图标、界面及控件、重设计mockup三个方面。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