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交互设计

起步有道,进阶无阻 - VR开发工具一览(2) 3D建模篇  »

请允许我插嘴(记得有个表情就叫这名字,“请允许我插嘴”,画面脑补):如果你对游戏(传统或VR)设计开发及相关文化有热情和兴趣,如果你能搞到这套叫做《第九区》的季刊,请务必珍惜和认真阅读;鹅厂同事应该更容易拿到些。贴纸不包含在刊物中。

不知道,看情况 »

怕是入冬前最后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四点不到,已经眼见着阳光开始暗淡下来,那团柔和的光亮向着西边的天际线渐渐沉去,挂在床头的麻叶头巾与美国国旗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有些乖巧。

在一个天气仿佛文科班姑娘难以名状与揣摩的心绪一样的城市里,冬天从不会如此可爱,周末却很久没有如此安宁闲散,我甚至睡了午觉,并梦见在练鼓,将一首节奏机械的舞曲改编成了Dave Grohl风格,醒来之后依旧心潮澎湃。

太多是真的,太多是假的。记忆是真的,记忆是假的。亦真亦假的现实的气息就这样一周一周的通过一些弱不禁风的文字做着标记。我就是在做这件事。

VR休耕一周。回归传统UX话题。

下面进入译文。译文。译文。

UXer们很喜欢讨论,而且总会因为某些话题而最终升级为争论。在同行们碰面的时候,试着抛出这些问题:

  • Material Design(或“扁平化设计”等等)好还是不好?
  • 哪款原型工具最好?
  • 我是不是不应该在界面里使用轮播(或“汉堡包菜单”等等)?

多数人会侃侃而谈,你能得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形形色色的似乎都有道理。

但很少有人会说:“不知道,看情况。”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实战起步指南 »

还有些冷呢。天也早早的黑了下来。你们好吗,还都在吗。一年又一年的一个季节随着又一个季节,同样的温度和似有若无的气味、声音以及所有这些所承载的一年又一年的记忆。你们好吗,还都在吗。

继续VR话题。对此的探索、学习或哪怕只是浅尝,我自己在继续,也希望同样愿意继续的朋友(即便只有很少的一些)也能够一起继续。今天是一篇极具初学指南风格的初学指南,是那种,如果身边有同事说起“想了解一些尝试一下”的时候你会愿意把文章分享给他们看的初学指南,有作者自身的学习经验,也有她所推荐的更多学习资源(以及我所提供的译文学习资源)。

下面进入译文。

本文面向有兴趣了解和上手VR设计开发、却无从起步的朋友们。

为了更具实践性,我们将聚焦于最易上手的平台与技术,包括Google Cardboard和Unity等等,希望能够帮助尽可能多的朋友顺利启程,逐渐体会到构建VR世界的乐趣所在。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设计实战六原则 »

最近,我(英文原文作者)开始了为期十周的VR设计集中式培训。期间,最令我兴奋的莫过于可以使自己过去几年间在动画设计工作中习得的技术能力得到进化和重塑,重新思考设计流程,以适应全新的领域。

在第二堂课中,我们以小组的形式进行实践,任务是将传统的即时战略游戏模式(帝国时代、魔兽争霸等)移植到HTC Vive提供的VR体验环境当中。构思时间只有二十分钟,我试着在16x9的网格纸上绘画故事板草图,然后很快意识到,相比于日复一日所熟识的工作领域,面向VR的设计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事物。

对于实体屏幕的界面设计,我们习惯于从二维外观表现及操作感受的角度出发来思考,而在VR项目中,你需要面向三维场景综合考虑人机互动、视觉呈现、音效设计等诸多方面的要素,就像一名游戏设计师所做的那样,而且要对于用户在沉浸化的环境中的心理及行为模式有所洞见。

我需要扩展自己的设计思维模式,从传统的界面设计向空间感知、音效、触觉、人机工学等方面进化。坦诚的讲,在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里,面对这些扑面而来的新概念,我甚至找不到入手的方向。但无疑,如此具有挑战的实践课程真的可以让人大开眼界并学到很多东西。

他们雇佣我们,我们设计产品 »

开学第二天,周日,大家陆续返校。可有做事的心情?大致需要调整,看到有些同学格外不想讲话。

只言片语而已,不是正经做博客的心情与时间,闲话便不多说,茶点一般的小文一篇。“I’ve stopped designing for designers”,Michael Peraza。

作为数字产品的界面设计师,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时期。这个行业相对还很年轻,很多所谓的“标准”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成熟,甚至每隔数月便会有所演变。相信很多人有着类似的感受,那就是我们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抉择着自己的工作目标 - 究竟要面向产品与用户脚踏实地的构造上乘的体验,还是以老板、评委或其他设计师的审美为目标来精心创作美观的“作品”?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开发工具与设备平台的选择 »

不是很能写得出字的样子。这是扯谎。因为接下来就是有些人爱看有些人不爱看的前言,写起来也是收不住。“Where’d You Go”,混音,Eminem/Jay-Z/Tupac/Dr. Dre。“We was young and we was dumb but we had heart.In the dark where we survived through the bad parts.”

公众号版本的这个位置或许会有音乐供播放。微笑。

十月六日,看这数字怎样都觉得像是个需要记住的日子,是什么来的,过去哪一年的这个日子发生过怎样的事情。却也回忆不起什么嗯。

刚刚摘下帽子发现前面的头发已经长到会被压得贴在额头上,不如试着留长些?不再自己剪,也不再跑洗剪吹,就这样下去如何?时不时就会叨咕起这样的事情,纹身也是,念叨了不是一天两天,执行力好低嗯。怎样都觉得应该在胸前刺满歌词才好,却也不曾认真想过选曲的问题,像个没主意的DJ。“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Sometimes is all the time,and never means maybe”?无论怎样,龙飞凤舞嚣张跋扈的图案还是免了,简直像傻瓜;“7210”或“VII II X”的巨大字样又如何?像是猪肉批号,又过分自恋;Beforweb公众号二维码?脱光上衣让人家举着手机扫码的情景想想也是有些尴尬的。

说起来,很久没有度过这样不会每天都宅在家里做事或玩游戏的长假了。有多久,十年?至少十年。所以在过去十年间一直有着足够让自己安心宅着的家或家人?或许是,或许所谓的“家”从来不是我一厢情愿幻想出来的样子。想着却也飘渺了起来,无论怎样,只记得那些年的十一长假会一大早起来,既不睡懒觉也不出去玩,煮上一壶浓浓的咖啡,身心愉悦的对着博客或代码度过整个上午,因抓住了时光而充实着开心着。而今天是我十年来第一个真正闲散的十一长假的第,几天。Happy holiday嗯。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项目特质与设计开发流程的策略选择 »

今日,距离这个博客建成上线,已是整整五年的时间。

尝试边听Tupac边做博客,再一次不成功。Ice Cube或N.W.A也是差不多的样子。毕竟是所谓的文字工作(这样抬举自己不觉得羞愧?),总有那么一个或一群黑老哥在耳边一刻不停的絮絮叨叨哼哼唧唧算怎么回事?平日的设计工作则另当别论,多数时候的思考和操作对象并非文字,于是说唱这一类偏重“语言”的音乐便不易形成干扰;非但不会干扰,反倒很是享受,有动听的旋律、生猛的节奏、玩世不恭的黑人英语、自负又自勉的态度、黑黑白白的人间百味,简直像在播放电影 - 仅凭听觉这单一的感官所接受的刺激便可营造出如此丰韵的体验,于工作时间,夫复何求。可知道我究竟在讲些什么?

说到电影,上周看掉了《巴黎危机》(近来也真是再没什么片子可以跑去影院看,能看的几乎已看绝 - 这究竟是国产保护月还是保护年?),还不坏,小格局小故事,无功无过。昨天补了《老炮》,谈不上多好看,一众咋咋呼呼的小白脸儿也不禁让人揣摩片子究竟叫做老炮还是娘炮,只是那京腔京味与北方冬天的景观和气息,以及若干不那么真实的、甚至略为梦幻却又令人动容的情节还是让我触碰到了一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或是《顽主》里的什么东西,一些会闪光的东西,虽然所剩无几,但所幸仍在。

而我分明感到,于自身,近来同样有些什么在潜滋暗长一般的愈合着,复原着。与天台相关,与五毫克中南海香烟相关,与黑羊餐厅或是完成了人生大突破的酒吞相关,与周日傍晚的十九楼跑步机相关,与时不时看着落日温和舒缓的消失在西边的地平线相关。与很多美好而温暖的东西相关。甚至认真的有在考虑要不要打起精神重新拾起已经放下半年有余的iOS开发学习,或是能否投入更多时间更为专注的继续探索VR领域,平日中午要不要跑去鼓教室增加练习,公众号要不要再充实一些相关或不那么相关的内容,等等诸如此类。

关于“简”与“洁”的二三言 »

周日午间,Cafe In London,沉重的落地木窗努力隔绝着时至初秋却依旧苟延残喘的烈日,华丽的吊灯映照在马赛克玻璃墙上,轻柔的泛出红色、黄色、绿色与蓝色的光。

大吉岭茶,通红的壶与茶碗上下相扣着端了上来,莫名给人一种贴心的感觉,仿佛一个低语着“我是茶壶”,一个呢喃着“我是茶碗”,然后提升音量异口同声道“我们认真泡茶,请您务必安心品尝”,这样。

九月初了,九月初。历经了上个周末的大风与所谓的降温,酷暑这东西约莫难以再猖獗起来;而看看天气,距离“没错了一定是秋天了”的秋天怕是仍需时日。换季期间往往身心不定 - 健康状况高不成低不就,心智也极易迷乱,说不定在怎样的瞬间便会义无反顾的坠入暗处,而在另外一些时候又如鹅毛一般随着气流而飞舞起来,甚至奋不顾身的漫扬至云端之上,即便被阳光灼焦也在所不惜。

有人说放任意识如此随波逐流未必有益(然而并没有人这样说),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认同的(然而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认同些什么)。只是窝在如此舒适的咖啡店,看着热气从茶碗中悠然蒸腾起来的样子,“我”这个存在本已变得似有若无;既然全无安定的所在,任其游离或流淌,又有何妨。

眼见为实的产品设计 »

倒是个秋天味道十足的周末,除了没有遍地的落叶。说起来也是常年被上海的气候折磨到失去了一些底线,仅仅因为气温伴随着一轮所谓的冷空气而降至最高31度,便几乎要大呼小叫到“好凉快,的确舒适又怡人”,而转眼看看北京、天津的下周天气预报,才略为尴尬的忆起自己在最初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所熟悉的“夏末秋初”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所谓入乡随俗,入了也有十多年,可以真切自然的随起来的却少之又少(什么么,分明是越来越少),对于“气候”这种既然生存就永远无法脱离干系的基本要素都要几年如一日的在几乎每个周末絮絮叨叨的抱怨一番(有些看上去只是中性的描绘,但抽象到本质也无非是“什么么,又湿又晒的鬼天气呢”一类),我也着实应该认真反省才是。然而说起来,追溯至十到十五年前,无论考取上海的院校,还是全家搬迁并落户,究其根本还是有着“实现爸妈叶落归根的夙愿”这个层面的原因;至于自我的角度,则并不能看到什么实际的动机,或是曾经有,而如今忘却了也未可知。总之整件事仿佛一场误会,时至今日无论对于双亲还是自己都更显尴尬。

本不属于这里,本不属于沪上文化所孕育出的任何生存与价值体系。而严格讲来对于“究竟属于哪里”这样的问题也难以回答,若如今得以回归北方城市,便当真可以释然与安心么?也未可知 - 简直一副归属感尽失的样子。唯一可以勉强确认的是在人生最为纯真的阶段所结识的一票故友还真真切切的生活在京津区域,若自己得以叶落归根,则至少不会形同如今这般孤独。

是的,孤独就是孤独,故作无畏的否认和回避这两个字并不会让人生显得更强大更洒脱。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怎样通过业余练手项目学习与实践 »

周六午夜,冰凉爽口的1664,以及同样沁人心脾的《Benny Goodman Carnegie Hall Jazz Concert》,1938年的爵士之声经由唱片与唱针的摩擦悠然的弥散到故作清凉的夏夜之中。

说起来也是惭愧,念叨过几期关于黑胶的事,从七月底到现在也收了约莫有将近二十张老爵士的样子(真的有吗?),期间百般观赏、把玩、爱抚...然而直到上周才收到播放设备 - 美的醉人的Crosley手提箱式黑胶唱机。所谓定制款(与普通款式的大致区别在于更为复古的材质、配色和logo字体,以及更为定制化的价格),花了些时日才从美利坚大陆运抵,一路漂洋过海(分明是搭乘飞机)十分不易,唱机君辛苦了,接下来请尽情欢歌才好。

330ml的1664不出两口便见了底,其余的还睡在冰箱里面,不想再去打扰它们。Jim Beam老伙计一如既往的在着,被昏黄的灯光映染的通体浓郁的琥珀色液体多多少少封存着一些木桶的香气,在这样的夜里,全然只有安心的体验。

在那之后便昏昏沉沉的做起了似有若无的梦,唱针也终于奔跑到了纹路的尽头。一把年纪,指望在午夜保持清醒或哪怕微醺着敲些字也不是很容易。现在已是翌日。这个词用的似乎有些不当,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讲出来才更加恰如其分一些,用来描述“转过天来”这样;而对于在时间线上并未经历断层的事件主体(我)来说,所谓“翌日”永远是相对于当前的“下一天”而已。

所以你看,这样一篇所谓文章或日志(“日志”这个说法太接近于“blog” - 或再向上追溯一层 - 即“weblog”一词的本意了,自己也很少用到了吧,会担心如今很多小朋友并不了解“博客”和“日志”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亦或是我多虑了?),成文历程却多多少少有些支离破碎 - 周六下午乖乖的窝在公司做掉译文本身,午夜开始写前言,然后是周日下午继续前言和彩蛋,整理之后更新上线,最后发布到公众号。而穿插在这些节点之间的林林总总,在慵懒的意识流里所呈现出的面貌却也星星点点的仿佛仍会被视觉、听觉、味觉等等器官所真切的感受到,像是田林路的沃尔玛、美味的干拌面与鸡汤、好看的《特伦鲍姆一家》、村上接力、仿佛受过诅咒一般的上海夏季的正午日光、一部名为《看见恶魔》的韩国片(给我印象最深的并非其中的任何情节 - 如果有 - 而是叫做这种名字的影片竟然真的可以长达两个半小时,简直匪夷所思)。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