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设计存在感令我厌倦

设计存在感令我厌倦

午后三点多才在漫咖啡坐下,也是有些不像话;熊孩子手舞足蹈地跑来跑去,健康而活泼;周围商务人士面目的客人们聊着互联网,“哇”,我想。

周五在“Julie Zhuo谈设计师的业余项目”里约定周末做新一期黑胶夜聊,怕是没时间搞了;且错过了周五晚间的时段便失去了某种夜聊的心情吼?另外毕竟蛮多朋友提过需求,于是昨天试着在云音乐上传音频了,近日会将之前的都搬过去。云音乐后台蛮难用的,几乎掀桌。

此后播客方面就叫做“FM7210”好了。与设计相关或无关,黑胶,音乐,读书或文章,日常,热烈与丧,任何。

“让该简单的就简单”

如今几乎全部在用QQ音乐;似乎从年初开始突然对所谓“音乐社交”、“评论社交”一类免了疫。为什么要用“免疫”这个词呢。像是突然之间感到不再需要将情绪、情感寄托在“和他人互动”这件事上了。

我开始如此地希望“音乐”就是音乐本身,而非一众人等费尽心机运维策划并寄托KPI的载体。希望“音乐”就像一张张黑胶唱片那样简单、真实、纯粹而安静。

朴树首张专辑2016年黑胶重印,下次夜聊播放他

承载了我的情感的音乐就是属于我的;不那么想在以情感共鸣为卖点的平台上听音乐了。

QQ音乐的社交性就从没真正做起来过;于是突然之间变成了我的首选;也是有些讽刺。我不那么在意它蹩脚的层级与导航交互了,上下,左右,抽屉,菜单。它至少是相对安静的。

顺便问鹅厂的视觉设计团队日安,深圳和上海的老同事们都是。嗨。

虾米音乐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想来也是陪伴自己最久的音乐产品,从桌面端时代起。前些天突然兴起,消息老友说到“这么多年了,我要用回虾米”一类;把app下到手之后又消息过去,“然后不会用了”。

没,不用站在任何设计师的立场上,无需任何启发式评估一类,你也可以比较迅速判断“这个app的设计不错哦”。当真不错,清朗而架构清晰,信息层级对比一目了然,表现层面的视觉风格毫不唐突地融入到了产品设计当中,而非刻意卖弄Trend。

然而我就是打不起精神。不那么想用哦。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设计存在感

哪里出了问题呢。

近来偶尔会和老同事老朋友讲起:我觉得过去一两年的工作历程让我失去了一些东西;很深处的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不,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失去“热情”、“自我”一类;这样一些玩意儿如今反而在内心愈发高涨;我从不会为此而担心。

我猜是在年复一年的工作中所见识的“设计”以外的一切,关于体制、掌权、控制欲、明争暗斗、趋炎附势、眼界狭隘、不思进取等等的一切,开始令我对任何有“设计存在感”的产品产生抵触。或是说,所抵触的并非产品本身,而是一旦感受到“设计存在感”,便条件反射一般地开始想象这个产品背后的设计团队的模样,进而想到自己过去一两年里所见识到的团队,进而开始生理反应般的感到反感与厌倦。

听上去像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妈妈我恶心,在他们的世界”

你猜怎样,我甚至感到那些设计团队内部的恩恩怨怨、压抑气息,都会真实的体现在界面上的一个又一个细节当中;如果你足够敏感的话。想来蛮可怕的。

我必须离这些操蛋的东西远远的才好。

设计存在感越强,这种厌恶便越发强烈。你似乎能真实的看到那背后的设计团队,那里或许也在发生着我所见识过的林林总总。而设计存在感较弱的产品,帮我完成任务便好,轻轻地来,轻轻地去,什么也不留下。

说起来,这倒与我们时常提起的关于“设计存在感”的种种问题有些殊途同归。只是通常意义上我们不希望设计的存在感过于强烈以至于牵扯用户的注意力甚至干扰心流。嘿讲真,当你们全心全意想要通过产品界面设计来彰显自我审美与格调而完全不在意目标受众在实际场景中的感受时,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话说回来,如今,还算幸运的可以在正式工作中专心从事Design System以及团队整体工作效率、质量与专业度提升方面的事务,即便感到挑战巨大,也是值得。我希望这一切努力最终都能作用于产品价值感的提升,而非设计存在感。

这种若即若离的状态,简直像小猫一样招人爱。

评论 (2)
同感,有的时候甚至可以还原产品、运营和开发吵架的过程,真的会泛起一阵阵恶心
你不是一个人 (ಥ_ಥ) 怀念个人开发者层出的日子,产品粗糙硬核却有温度;如今再小的团队也是背负着KPI的。